下屆特首在頭100天應做什麼?

問特首參選人:如當選上任,你在首100天內的優先工作次序是什麼?你將會向社會傳播什麼重要信息,包括你的領導風格、如何改善管治及提高施政成效、如何重建互信、如何回應市民對改變帶來希望的預期? 美國特朗普宣誓上任美國總統後,即在改造過的白宮網頁上,提出了新一屆政府在頭100天的優先政策列表。 自從1933年羅斯福總統(Franklin D. Roosevelt)提出「首100天」(the First 100 Days)的概念,並在其上任後頭3個月成功在國會通過一些重要法案,奠定「新政」(the New Deal)的基礎以後,歷屆美國總統上任後的頭100日內所計劃和開展的重點政策,都成為美國社會特別是傳媒所十分重視及關注的焦點。 傳統智慧以及日常生活工作經驗都告訴我們,一個好的開頭將會使其後工作較為順利。當然現實上,這並不表示以後都會一帆風順,但一個壞的開始必然令跟着的工作倍加困難。諺語亦謂「第一印象是持久的」(first impressions are the most lasting)。 全港市民都期待改變 在香港現時的情況下,為何要向特首參選人提出這份試卷? 首先,因梁振英不會競逐連任

詳情

如何轉化對立面? 向下屆特首提出的「教育」問題

問特首參選人:如何重新建立教師群體對政府的信任,爭取大部分教師都能站在政府的這一面而不是對立面? 擾擾攘攘了大半年,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終於較為明朗。胡國興、葉劉淑儀、曾俊華和林鄭月娥先後宣布參選,雖然誰能最終拿到150張選舉委員的提名票,真正入閘參選,現時還說不準,但下任行政長官將在這4人中產生,幾無懸念。可惜的是泛民手擁300多票,雖有「長毛」梁國雄自動請纓出戰,卻遭冷待,得不到支持,估計是把票留待「造王」之用,但這也失去了兩大政治陣營通過特首選舉互辯治港理念的機會。從這角度也反映出泛民其實並無爭取執政之雄心,而是甘於扮演反對派的角色,伺機而動而已。 放諸四海 教師都應是建制派 現時參選的4人,其實都是來自建制陣營,大家的政綱雖會有所不同,但總不會是南轅北轍。因此,選委甚至市民要比較的,可能是他們的執政能力,其中駕馭複雜局面的能力就更為重要。複雜局面有很多種,佔中、旺角暴亂當然是一種,斯諾登的去留也是一種。那麼站在教育界的立場,最複雜的局面又會是什麼? 教導學生奉公守法,是普世教師的天職。因此,放諸於四海,教師都應是建制派,使用公帑維護現有秩序。當然,間中也會聽聞某國某地的教師走

詳情

你願意為學生源頭減壓嗎?

問特首參選人:未來政府會否將教育重回正軌,並有短中長期的計劃,切實而全面地為學生源頭減壓? 行政長官選舉將於3月舉行,作為高等教育界選委,眼看過去近5年來梁振英政府在教育上不務正業,上任不久即強推洗腦國民教育,再而肆意踐踏大學自主;即使在這短短數月的餘下任期,仍趕緊重提去年因無法獲立法會通過而撤回的「一帶一路」獎學金,以及繞過修訂課程的正常程序,強行安插初中規定教授基本法的時數,是公然將教育淪為服務政治的工具。反而,教育界最水深火熱、最急待處理的問題,特別是學生長期面對的沉重壓力,政府卻漠不關心。前年已有家長群起反對小三TSA(全港性系統評估);去年多名學生相繼輕生,為社會敲響警號,政府竟然仍推卸責任,指問題與教育制度無關!情?如此嚴峻,我對特首參選人的首要提問,是未來政府會否將教育重回正軌,並有短中長期的計劃,切實而全面地為學生源頭減壓? 源頭減壓:取消小三TSA 簡化中學校評 年輕人捨棄生命,整個社會都要反思,但新任特首是否聽取民意、制訂政策是否會把學生的身心健康放在優先地位,對解決問題非常關鍵。當前,無論從官方抑或民間研究,都有確切數據顯示學生輕生與教育制度衍生的壓力有關,而且比

詳情

新特首能否進退有度護「兩制」?

問特首參選人:你們能不能、懂不懂,甚至敢不敢進退有度地「擦邊球」?核心任務是維護和捍衛「兩制」,免被「一國」吞噬? 新一屆特首選戰在即,編輯囑我模擬向參選人提問,並闡述有關問題的重要性。老實說,在目前的扭曲制度和內地政治不斷收緊之下,對新特首有過高期望,只是緣木求魚。所以,倒不如問:你們能不能、懂不懂,甚至敢不敢進退有度地「擦邊球」?核心任務是維護和捍衛「兩制」,免被「一國」吞噬?(圖1、圖2) 綜合各方實踐可見,只做順民而不敢倒揑虎毛,唯有死路一條。儘管有人嘗試走溫和或「中間路線」,但北京「經濟鬆,政治緊」,溫和路線也被逼上「反」路,被貼上「反對派」標籤;所謂「中間路線」,又變成另一種「以身相許」。反過來說,如果只懂橫衝直撞、以民間的勇武方式抵抗官方的政治暴力,同樣是代價大而成效小。所以,新特首有否政治道德和政治勇氣,在「順」與「逆」之間發揮政治智慧,取得平衡,緩解甚至化解「一國」與「兩制」之間的矛盾呢? 兩點最基本要求 為免提得太高而變成空談,我提出兩點具體的、最基本的要求。 (1)當北京的政策過了頭、錯誤,甚至破壞「兩制」的時候,新特首懂不懂利用北京對他/她的信任或使用,站在香港

詳情

新特首的首要任務是什麼?

問特首參選人:有能力在未來5年帶領香港應對外圍的不確定環境(如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上台後可能帶來的經濟衰退和財政波動),以及處理香港內部的不穩定和挑戰(如落實普選、中港關係、社會不公平、個人收入增長停滯及房屋問題等)嗎? 隨着財政司長曾俊華和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先後辭職獲中央批准,新一任特首選舉的形勢可說是明朗化和白熱化。不論鹿死誰手,行政長官作為香港這個城市的最高官位,千頭萬緒,他的首要任務應該是什麼? 《基本法》第48條列舉了行政長官有13項職權,當中有3項是與立法會直接有關的,包括第3款「簽署立法會通過的法案,公布法律;簽署立法會通過的財政預算案,將財政預算、決算報中央人民政府備案」、第10款「批准向立法會提出有關財政收入或支出的動議」,以及第11款「根據安全和重大公共利益的考慮,決定政府官員或其他負責政府公務的人員是否向立法會或其屬下的委員會作證和提供證據」。 另外,基本法第64條更訂明行政長官領導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必須遵守法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負責:執行立法會通過並已生效的法律;定期向立法會作施政報告;答覆立法會議員的質詢;徵稅和公共開支須經立法會批准」。 這個說明什麼?

詳情

土地問題迫在眉睫 填海造地實有必要

問特首參選人:眾所周知,香港目前最迫切面對的便是土地問題,短中長期的土地供應均嚴重不足。新加坡、澳門及深圳等城市都因應經濟及社會發展需要,大規模填海造地。當中,香港的直接競爭對手新加坡已有20%土地是填海得來,而未來更會將此比例增加至30%。請問各位參選人若成功當選,將如何增加土地供應?又會否在現有計劃的5個地點和可能會研究的東大嶼都會之外,另覓新地點填海造地,並建立土地儲備? 香港人最關注的問題,一定是樓價及租金連年飈升,影響社會的各個範疇,使香港人生活質素大幅下降。除了外圍環境和資金因素外,歸根究柢,這實源於住宅用地短缺,導致近幾年住宅單位供應緊絀(圖1)。早於去年中,筆者所屬的團結香港基金已預言政府2016年1.82萬個單位的私樓供應預測過分樂觀。而早前政府公布,去年首11個月私樓落成量只有1.2萬個單位,幾可肯定全年不能達標。根據基金會的估計,包括2017年在內,未來3年的私樓供應量為每年平均1.8萬個單位,而這亦只能追回2016年落後的進度,短期供應只能僅僅達標。而在公營房屋方面,根據運輸及房屋局最新披露數據顯示,未來5年(2016/17至2020/21年度)的公營房屋供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