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劫》終於被看見

又得感謝科技之賜,數碼修復令電影還原本來面目。許鞍華的首部電影,1979年《瘋劫》,剛過去的周五晚在文化中心大劇院首映修復版本。 多少年來,戲迷之間流通的《瘋劫》,是幾翻複印的錄影帶版,重點只是能「看到」,但其實是「看不到」:戲裏極重要的場景西環羲皇臺,因為夜戲甚多,在畫質差勁的錄影帶裏幾乎無法辨析。是夜重看新版,舊街景、建築、樓梯及山坡(曾楚霖角色被疑似女鬼嚇到滾下山),陰森可怖的氣氛一目了然。《瘋劫》錄影帶我看過多次,之前沒法為意,影片首尾原來有兩個蝴蝶鏡頭(到底是怎樣拍的?)。黎灼灼演失明的嫲嫲,在幽幽的舊唐樓愁容滿臉,她記掛孫女李紈(趙雅芝)。片初,一隻蝴蝶停駐在她左肩;差不多到結尾時,蝴蝶又靠在她額頭,她把手一揚,蝴蝶飛走。不用對白旁白,兩次化蝶歸來,對孤伶仃的老人家意義深遠。 「香港新浪潮」作品不流通 《瘋劫》的放映,為電影資料館「再探新浪潮」節目之一。是的,又是「香港新浪潮」的老生常談;但坦白說,放映、談論似乎仍不夠,因為作品都不流通。那代人由電視到電影,在七十年代末陸續拍出平地一聲雷的處女長片,嚴浩《茄喱啡》,徐克《蝶變》,方育平《父子情》……可悲的是,今天的「電影台」

詳情

自主映室 連結過去與當下

在香港看電影怎會不「自主」?我們的生活,早就塞滿了電影節、電影院線、網上平台等觀影經驗,但這些不同的選擇真的等於「自主」?當觀影形式愈趨個人化與商品化之際,電影及觀影本身,都欠缺了應有的「行動性」與「實踐性」。自主映室的出現,就是為了培育出一種新的觀影文化,並且讓電影創作落地生根。 今天,自主映室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下稱「書院」)最近落成的放映室,以新面貌、新方向示人。我們特意從意大利博洛尼亞電影資料館,租借貝托魯奇1976年史詩巨構《一九○○》的35mm菲林拷貝,並於今天下午三時作首場放映,為一連串的電影活動拉開帷幕,重新定義「戲院」一詞。 《一九○○》的菲林拷貝由意大利博洛尼亞電影資料館提供。(圖﹕自主映室) 自主映室於2015年初創立,為使學生接觸更多本地獨立電影作品,以及將本地學生的作品向外推廣,初期成員是書院教授電影的老師。現在有更多不同背景朋友加入,包括影展策展人、電影創作者、影評人、中學生,都因對電影的喜愛聯繫起來。這校園一隅的影院之成立,或可從又一城AMC於2016年初結業說起。 當時很多戲院轉向全面數碼化放映,即使MCL院線在原址繼續營辦戲院,很多台仍能運作的35米釐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