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兒女》Barry Lyndon的可說與不可說

拜電影節Cine Fan節目所賜,又看到史丹利寇比力克的《亂世兒女》(Barry Lyndon)。 應是去年在英國重新發行的修復版本。1975年片子,節奏很慢,當年較受忽視——美國票房不理想(反而歐洲觀眾識貨,單是巴黎票房進帳三百萬美元),好些評論有保留。無法子,寇比力克的電影要再看三看,跟貪新厭舊的電影消費、日報的印象式批評只有錯配關係。惟時間證明,《亂世》經得起歲月洗刷、反覆賞評。影片一定要在影院看,美術、攝影及音樂皆美不勝收(被喻為影史上攝影最美電影)。寇比力克重塑十八世紀的歐洲生活,氛圍一絲不苟,構圖與調度精雕細琢,不在偌大銀幕,看不出味道。 (一)不可說 看後讀回Vincent Lobrutto寫的寇比力克傳記,在記述《亂世兒女》一章之末,轉載了當年《紐約時報》的寇氏訪問,說:「電影作為一門生意,老闆或監製總希望編導什麼都寫下來,以舞台劇本的標準衡量電影劇本,忘了兩者之根本差異。他們要精彩對白、緊湊橋段、戲劇發展。我卻發現,愈是富『電影感』(Cinematic,這字不好譯)的影片,劇本愈是沒有趣味。因為,劇本不是用來讀的,乃是用影片去呈現的。若說我早期電影比後來的更『言辭性』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