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樂:為何日本人不轉工

跟日本朋友敘舊,談起工作。聞說近年日本興起打自由工,我以為根深蒂固的「終身僱用」傳統,快將淡出。豈料,朋友卻說,別傻了,天變地變,「終身僱用」始終是主旋律。作為香港人,從來難以理解(遑論接受)終身僱用。永不炒魷,即是「做又卅六,唔做又卅六」,那還用努力嗎?「但日本人總是很努力的。」朋友說。這個,我知,但不明白。別說人性本善,我不信的。「若公司倒閉,你就永久失業。怎能鬆懈?」「公司倒閉,就另謀高就啊!」我想當然地說。朋友搖搖頭:「別的公司,一樣是所有人終身僱用。無人離職,哪來高就讓你謀?」原來如此。當所有人都沒有離開的選擇,自會合力把身處的環境變好。同坐一條船,船在、人在;船亡、人亡。無船可跳,至少不要攬住一齊死。「終身僱用」既是蘿蔔,也是棍子,鼓勵忠誠,也強迫忠誠。這樣的團隊,安定、投入、團結,生產力差不到哪兒。由起初因為無選擇所以留下,到後來賺大錢人人分一杯羹,誰還想離開?把公司和員工的命運綑綁在一起,造就了匪夷所思的穩定性。對比香港轉工/裁員當食生菜的文化,簡直是兩個極端。然而近年,連日本的年輕人都開始打自由工,因為就算簽下賣身契,都分享不到經濟成果。同樣道理,又能解釋香港年輕人何以不安於室嗎?[黃明樂 wong_minglok@yahoo.com.hk]PNS_WEB_TC/20180510/s00196/text/1525888956715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