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被政府售賣的人權——開發尼加拉瓜運河的代價

「發展、繁榮、經濟得益、效率」彷彿成為政府規劃土地用途、決定基建優次的不二法則 – 這對香港人來說,相信已毫不陌生。然而,偏重這些「金科玉律」的結果,就做成小市民實際生活以及環境生態,被輕視、被忽略。這現像當然不止在香港,遠在中美洲的尼加拉瓜同樣發生這樣的景況。 2013年6月13日,尼加拉瓜國民議會通過尼加拉瓜基礎設施和運輸發展特別法 (840號法案),允許開展尼加拉瓜跨洋大運河、自由貿易區及其附屬基建項目的計劃。這條近300公里長的運河橫跨尼加拉瓜東西兩邊,將國土分成南北兩塊大陸;整個計劃造價高達500億美元,開支龐大。而840法案批准並授權尼加拉瓜政府,簽署與兩間公司就此發展項目的特許權和執行協議,而其中一家公司就是在香港註冊的「香港尼加拉瓜運河發展投資有限公司」。據報,該公司為中國商人王靖所擁有。[2] 尼加拉瓜政府以經濟利益為由力推修建運河,將特許權售予外資企業,卻對受影響群體的聲音充耳不聞。 剝奪人權 毀原住民家園換取利益 運河標榜有利經濟發展,但是否所有人均可得益?國際特赦組織近日發表的報告指出[1],當地公民組織的調查發現,相關工程將直接影響12萬名居於運河

詳情

從科研、再工業化到新市鎮就業

林鄭月娥七一走馬上任,教育將成為施政的「重中之重」。報載除了要回應關注基礎教育的選委訴求,大學研究撥款亦可望大幅增加。撇除在政治上需要「找數」之外,後者似乎更具有某種前瞻性的意味,對未來香港命運存在深刻的影響。 科研「為財是用」 作為在「象牙塔」供職的基層教員,我自然深深體會現時香港的八大院校學者,已不單以產出「甲級研究成果」為志業,更是以擄取巨額「甲級研究經費」為己任。尊貴的教授們年年為爭逐研究撥款竭盡所能,就連授業解惑的教學工作也難以兼顧。原因無他,此乃存教席、保飯碗的基本門票而已。 因此有社會科學背景的教授曾私下說:我的研究從來都是用腦做的,根本就不用花一分一毫,學術也不應淪為「向錢看」;但從大學管理層的角度來說,我不參與這個研究撥款爭逐的遊戲,便是個疏懶研究的學院寄生蟲!結果教授不久也離開了學院崗位。 大學以研究經費金額而非單研究成果來作為衡量學者表現的重要指標,一個顯而易見的客觀效果,就是令研究資助局介入學術的權力大增。在審批研究撥款的過程中,早已命定哪類研究和哪些學者「大有錢途」,能在大學體制中拾級而上;相反那些官方不歡迎或不重視的研究課題,在這「議題設定」(agenda-

詳情

我向林鄭提議3個經濟政策

筆者記得大約在3個多星期前,曾看見一篇報道關於林鄭月娥從3位「靠山」——任志剛、查史美倫和陳智思——學得經濟及金融的知識。至於林鄭真的學到幾多,當然是考過才知道。但從她的競選特首政綱中所提出的經濟政策,筆者沒有感到眼前一亮,只能說是普通材料,絕對不是「含金量高」的政策措施。 與其逐一評核林鄭的經濟政策,不如向她提出自己的意見,相信這會較有建設性。總括而言,筆者對林鄭的經濟政策有3個意見: 加快推動自動化科技 首先,在人口快速老化的社會,以自動化(automation)補充勞動力不足,是可以令產業的生產力得以維持甚或有所突破。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香港人口年齡中位數已上升至43.4歲,較10年前的39.6歲高出接近4歲,反映人口老化速度正在加快。此外,政府統計處估計本地勞動力將於明年開始下降,這將會影響勞動生產力和中長期經濟發展的潛力。 雖然林鄭曾處理過人口政策,並提出多項措施支持勞動市場健康發展,無奈,政府不斷面對種種社會及政治壓力,令人口政策未能發揮出預期效果,最終拖累本地勞動市場發展。 不少發達國家的政府憂慮人口老化會持續窒礙經濟增長,甚或造成經濟長期呆滯(secular

詳情

香港司機受罪 Uber逍遙法外

隨着法庭裁決5名拒絕認罪的Uber司機罪成,長達19個月的Uber案件終於暫告一段落。Uber於2014年進入香港市場,其後被發現是以普通私家車經營載客取酬業務,即是俗稱的「白牌車」,完全無視香港法例。 自7名Uber司機被捕以後,該公司不斷使用法律程序,包括多次更換代表律師,令此案件的審訊期遠較一般同類型案件為長,而警方亦以案件未有結果為理由暫停執法,令非法載客取酬情况愈加猖獗,令4萬多名願意遵守香港法例、按照政府規矩經營的的士司機生計和士氣受到嚴重打擊。就此,警方應立即採取嚴厲的打擊行動,杜絕一切非法載客取酬活動,令香港的公共交通重回正軌,絕不能繼續選擇性執法。 今次受挑戰的不止是的士業界,而是香港整個公共交通系統。香港地小人多,一個高效率的公共交通系統至為重要。多年來政府透過嚴苛的監管確保市民可以使用便利的公共交通,各種公共交通工具營辦商亦確實跟隨政府的規定提供服務。但在今天發現不法之徒可以與公共交通直接不公平競爭,試問誰人還會遵守政府的規定?香港整個公共交通系統勢必土崩瓦解,後果不堪設想。 不應以「分享車輛」混淆盈利行為 諷刺的是,裁決出來以後,有人反而提出要求因法例過時或不清

詳情

不平等條約

民選議員如何定義「不平等條約」?我的原則很簡單,就是條約能否確保公帑運用得宜,確保港人利益最大化。倘超越這些原則,建制派也不能隻眼開隻眼閉,更應用盡洪荒之力阻止。最近有兩份合約就觸及我的底線,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一份是港府與迪士尼公司簽訂的合約。迪士尼公司每年對香港迪士尼「兩度抽水」,第一次是抽取收入5%-10%作專利權費。我們一直大幅投資,109億元的擴建計劃伺機而動,投資增加,人流收入必然增加,專利權費只會節節上升。而大幅投資設施,又會引致折舊急升,最終可能都會出現虧損。因此聰明的迪士尼公司在第二次「抽水」、收取管理費時,是與未扣除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盈利(EBITDA)掛鈎,收取EBITDA的6.5%。無論香港迪士尼出現盈利或虧損,迪士尼公司都有利可圖。 當年正值金融風暴,香港為吸引迪士尼落戶,簽訂協議時欠缺話語權。時至今日,迪士尼連續兩年虧損,此時政府又來立法會要求「泵水」,怎可任由迪士尼公司繼續盡情「抽水」?專利權費抽取10%沒有問題,管理費抽成幾多亦可再商討,但必須與扣除利息、折舊及攤銷後的稅前數字掛鈎。若當年出現虧損,便與專利權費對沖。如果政府無法迫使迪士尼公司讓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