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子祺:金錢之外說電競

這幾年,電子競技這一新興產業冒起甚快。香港一眾政界和商界人士齊趕潮流,大力推動,政府也在財政預算案中給予電競官方地位。很多世界級體育比賽,例如一級方程式和NBA ,都已經着力發展電子聯賽。一時之間,萬千寵愛,大家一起高呼:電競「錢」途無限!翻查網上關於電競的新聞,差不多全都和金錢有關,什麼經濟規模、選手收入等等。難得的是,看到中大黃錦輝教授的文章:〈「電競」運動發展 不宜過分標榜「錢」途〉,就有如一股清流。黃教授用體育角度分析電競,以桌球比較。作為桌球愛好者,我認同很多相對靜態的競技也有體育元素。我非常認同黃教授的看法,如果我們只着眼電競的金錢回報而忽略體育元素,不去鼓勵年輕人從中學習其他正面特質,對他們可說是福禍難料。畢竟電競和其他體育項目一樣,能成為職業選手發展事業的人佔非常少數,我們鼓勵小朋友多運動更多是作為一種鍛煉。而我更關注其負面副作用。無論如何包裝,電競的本質就是電玩遊戲。在未發展成為「錢」途無限的競技之前,很多國家和地方,包括香港,正為網絡成癮和電玩成癮這些新世紀的心理病和社會問題煩惱,怎麼發現電競選手可以賺大錢之後,那些問題就突然藥到病除無人提起了?詳情可參閱協恩中學出版部的專題報道:〈電競狂潮——我們真的準備好嗎?從台灣經驗說起〉。[謝子祺]PNS_WEB_TC/20180411/s00315/text/1523383569728pentoy

詳情

陳文敏:一地兩檢是高鐵的唯一方案?

就一地兩檢的討論,政府的態度似乎是政府所提出的方案已是無懈可擊,任何其他方案都不屑一提。反對者提出的方案,它似乎都不假思考便一口拒絕,這是令人惋惜的。 我對政府的方案最大的憂慮是它根本無法符合《基本法》,政府嘗試用第20條來繞過《基本法》,更令人擔憂此例一開,《基本法》內不少保障皆會形同虛設。支持這建議的人或許會說這是杞人憂天,即使有違《基本法》,也只局限於高鐵而已。然而,誰能保證此例一開就不會有其他的例外情况?香港賴以成功的地方是它的法治根基,如果連《基本法》的保障也可以這樣繞過,只要有足夠的經濟利益便可以置法理於不顧,那法律還可以提供什麼保障?香港還有什麼法治可言? 假如一個人從廣州乘坐高鐵南下,他什麼時候才離開內地?按政府的建議,他是在抵達西九站通過內地的邊境檢查後才算離開內地。同樣地,一個人從西九前往廣州,在西九站經過香港和內地的檢查後,他忽然有要事要改變行程,返回香港,他是否必須經過內地批准才能離開西九車站的內地口岸?按政府的建議,一旦他通過內地檢查,即使他仍然在西九站內,他已經是在內地口岸,要回來便必須得到出境批准。這兩個例子說明,西九站內的內地口岸已經成為內地的一部分,換

詳情

陳景祥:打倒「守財奴」 公共開支可以去到幾盡?

有關香港公共開支的爭論,由來已久;最近加入戰團的,有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任志剛過去5年蟄伏,很少在公眾平台發表意見,今年初特首選舉他成為林鄭月娥助選團成員。林鄭月娥當選之後他出任行政會議成員。上周四,他復出發表觀點文章〈香港公共財政管理〉,演繹《基本法》第107條,並批評「過去10年,政府一直採取『守財奴』政策,導致大量盈餘出現,拖着經濟後腿,可說是穩健有餘,進取不足,亦不合時宜」。 任志剛從港英年代的金融科做起,然後掌金管局達16年,一直以來他的公開評論都講金融,絕少觸及公共財政。金融範疇「專業性」比較強,較少受政治影響,傳統上中央銀行更以其「獨立地位」為傲——當然,「獨立」只是相對而言,央行的貨幣政策要有延續性,故此要盡量減少受短期的政治波動(如政府換屆)左右。公共財政則不同,「政治性」強得多,公共開支如何分配、哪一個階層可以受惠多些,往往視乎政府的管治理念和價值取向,沒有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是否因為身分轉換,任志剛開始由金融轉論公共財政? 任志剛文章目的何在? 林鄭月娥在她的競選政綱中提出「理財新哲學」,要「把握機遇,投資未來」、要「及時投放資源,防患於未然」、要「有效運用財

詳情

阮穎嫻:「社福劏房」 杯水車薪

運房局長陳帆探望劏房居民,流下眼淚,終於肯承認香港低下階層的居住質素比1960年代更衰。他建議政府資助非牟利機構租私樓間劏房,確保劏房安全衛生,再以成本價租予有需要的市民。這個建議,跟很多社福項目一樣,採用「政府出錢,社福營運」的模式。本文想探討以公營、私營及社福模式解決房屋問題的優劣。 解決劏房問題的四大方法 劏房問題纏繞香港日久,問題是貴、細、劣。第一個解決方法是「政府出錢,政府提供」,加緊興建公屋,但現時覓地數目大幅落後目標。以僅有資源增加受惠人數的方法,是將未來公屋人均面積縮小,我在5月3日的《蘋果日報》已經寫過(〈劏細公屋救劏房居民〉)。但公屋居民反對,劏房居民繼續慢慢等上樓。 第二個方法是「市場出錢,市場提供」。政府使劏房合法化,訂立劏房的安全及衛生最低標準。這牽涉到放寬法例及監管私人市場。規管可能有兩個效果,一是為符合規管使成本上升,市場供應減少;相反的效果是因為將規矩寫清楚,令本來不想犯法的業主可以光明正大做生意,令更多業主願意做劏房。這樣劏房的整體質素會提升,但究竟會增加供應還是減少則是未知之數。另外,政府在私人市場的角色是監管,踢走違規者,好像上次去工廈劏房「封舖」

詳情

陳景祥:中港矛盾之外 尚有階級矛盾

新一屆政府上場之後,致力打造新形象,與人為善,積極修好行政立法關係,處處顯示出跟上屆政府「有所不同」的決心。初步反應,在政圈和輿論中都相當受落。 近幾年因佔中和港獨勢力萌芽,北京多番強調要打擊分離力量、維護國家安全、彰顯「一國」的權威,令人覺得中央不斷收窄港人治港的空間,中央和香港之間的張力拉得繃緊。新一屆政府在中央的「訓示」下,敏感的政治問題可以暫時封存,全力發展經濟、搞好民生,希望在沒有「政治干擾」的情况下做些實事,爭取更多港人支持,令香港社會增添更多和諧氣氛。 經濟民生政策也有政治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介紹她的新團隊時,說新班子務實,屬於「實幹型」,言下之意,是本屆政府會集中精力做實際工作。涉及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會否重啟政改、為23條立法,都關乎中港關係,容易產生矛盾;能夠避開,自然就會減少衝突。然而,經濟和民生政策雖然「貼地」,但其實也有政治,只是性質不同。一國兩制牽涉的是中港矛盾;經濟民生觸及的,則是階級矛盾。論「尖銳性」,後者絕不低於前者。 香港的經濟民生問題千頭萬緒。要做,必須先搞清楚要抓住哪些關鍵議題。習近平主席七一講話對經濟和民生問題有以下說法:「經濟發展也面臨不少挑戰

詳情

程騰歡:房策「新風格」 糾正舊錯誤

新一任特首林鄭月娥是香港第一名女特首,她強調要為管治注入「新風格」。香港樓價不斷創新高,已經嚴重脫離一般家庭收入,亦證明政府多年的土地、房屋政策行之無效,實在有必要注入「新風格」,樓價才有望「正常化」。她提出「港人首置上車盤」,目的是讓一般家庭有機會擁有自置物業。更重要的是,「新風格」能否糾正政府多年來的政策失誤? 以往最大的政策錯誤是曾蔭權政府(2005年6月至2012年6月)沒有建立土地儲備。雖然梁振英政府(2012年7月至2017年6月)迅速地制定「長遠房屋策略」,定下房屋供應目標,銳意增加房屋供應,但奈何土地供應有限,而增加土地供應需時多年。土地供應不足,房屋供應自然不達標。 梁政府沒有周詳地制訂「長遠房屋策略」,定下不切實際的建屋目標,其間不斷向市場發放「不能達標」信息,即房屋供不應求。樓市本來已熾熱,這些信息簡直是火上加油。 樓價不斷上升,遠遠超過一般家庭收入升幅。隨着購買力減弱,新建單位的面積愈來愈小。原本一個大單位,現在「劏」成多個小單位,單位數目自然增加,卻完全是因為樓價愈來愈難負擔。負責任的政府應為此擔憂,但梁政府卻厚顏無恥,把小單位增加的問題當成是供應量增加,列為

詳情

回歸20年:領展奪去的尊嚴、選擇及人情

回歸20年,市民生活好過了嗎?有錢人還是基層過得好?客觀可看GDP(本地生產總值)看恆生指數看樓價,有錢人大概過得不錯;但看貧窮人口看堅尼系數看租金,基層過得辛苦。主觀可問生活感受:過得開心嗎?生活自主嗎?過得有尊嚴嗎?有錢人不懂說,就是聽過很多基層說過得差——愈來愈差。 這10多年,香港各個社區起了根本的變化,直接影響基層的生活方式。回歸以來,要數一件「改變香港走向」的事,關於民生、關於社區,非「領展霸權」莫屬。領展前身領匯於2005年正式上市,10多年來罵聲不斷,問題並不新鮮。但在回歸20周年,尤其在官方全力隱惡揚善、製造歌舞昇平卻無視小市民困苦之際,無法不回顧我們失去了什麼,亦希望為未來香港的社區民生尋找出路。 失去尊嚴的商戶 今年香港已連續第23年被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不過,這是什麼人的自由?屬於小市民小商戶嗎?筆者曾在社區跟進領展議題,見證領展如何令香港市民失去自由。 先說商戶,做生意不等於風光,尤其近年的小商戶,變得慘無尊嚴。一天,商戶突然接到消息,指要「升級」裝修,要求商戶離場,願意的可在裝修後再租,但將面臨大幅加租。商戶都十分不滿,有做運動用品的,表示由開邨服務

詳情

不夜之城:從「夜間經濟」看韓國蓬勃的網上購物

是次文章不是關於影評或劇評,「不夜之城」是在形容韓國於深夜時份的不夜狀態,即是仍然有人在夜間活動、消費。而最近於韓國,「夜間經濟」一詞不斷得到討論,而且讓人在思考究竟韓國晚間是否不屬於作息時間。而我想從這詞所指的現象,去看看究竟韓國的網上購物如何發展,而且變得日漸蓬勃。 「夜間經濟」一詞廣義來說,可以包含夜生活區、或晚上還開門做生意的經濟活動。但於韓國,其一最蓬勃的經濟活動,是「深夜手機購物」。現今於韓國有越來越多年輕人上班過後,晚間在家時,用手機進行網上購物,這不斷發展成一個網購熱潮,為夜間經濟活動發展更多更廣泛。而這經濟活動如何得到數據證明其發展程度?其一最直接的,就是年輕人們的信用卡使用紀錄。因為電子貨幣或手機付款於韓國這數年發展得非常迅速,看韓劇時都不難看見主角們是利用信用卡,或電話付款,即我們香港去年才有的Apple Pay或Android Pay等。 根據新韓信用卡公司的數據顯示,他們從不同時段中均有信用卡消費的紀錄。於2016年,以晚上9-10點為例,利用手機付款的比率由2014年的1.7%升至3.3%;最明顯的數據,則是凌晨12-1點的時段,2014年的數據為5.5%,

詳情

新型經濟帶動時代巨輪

日本參議院今個月通過了新法案,立法規管Airbnb等民宿經營者,只需登記接受審查,並且在門口標明此單位是民宿、每年出租不超過180晚,就可以合法經營民宿。 熟悉日本Airbnb狀况的朋友可能都知道,在住宿區內經營的Airbnb不時被隔籬鄰舍投訴,噪音啦垃圾分類不跟規矩啦太多人出入啦,帶來不少社區問題。這次修例原因無他——2020年東京就要辦奧運了,不預早規管民宿業,就難以確保到時有足夠房間應付到訪旅客。 轉眼飛到法國,看看新上任的總統馬克龍有什麼搞作。在6月15日開幕的法國創新技術展上,他宣布將會推出「法國高科技簽證」,目的是吸引投資者和創辦人到法國去發展創新項目,只要投資30萬歐元搞創新start-up,就可以獲發4年居留許可,亦可以續簽。 回到香港,近日大家談Uber、Gobee.Bike、Airbnb等等「共享經濟」談得不亦樂乎,有人指這些根本不是共享經濟不是新科技,又有人說這些模式會嚴重壓縮既有行業生存空間,還有人說:「犯法就是犯法。」無論你支不支持這些模式,也無論它們是叫共享經濟也好叫新型經濟也罷,you name it,總之,這就是世界趨勢,是當下的人們對未來生活的想像。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