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風景依然是人

前財政司長曾俊華一手推動的美食車計劃面臨觸礁了。繼華星冰室後,另一營運者小甜谷又宣稱因「技術問題」而退出。個別營運者是否真的因為「技術問題」而未戰先降,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舶來美食車計劃的失誤絕非技術不足,而是緣於離地的長官意志及狹隘的文化目光。 舶來美食車計劃的失誤 2015年初,曾俊華很「薯片式」的宣布:看了電影Chef而憶起自己昔日的校園生活,並萌生美食車的概念。由於計劃從外地移植,沒有事前諮詢,不單引來民間團體批評漠視本土街頭熟食文化,更即時出現部門分工協調問題。計劃原來建議在6個旅遊景點營運12部美食車,後來增加至8個景點及16部車。而經營成本亦由初期宣稱的豐儉由人,確認為60萬元左右(實際上卻遠超這個數目)。加上後來才落實的經營條款,包括不能移動、不能集合、不能更改食物、要付場租、要固定地點、要參加食物比賽、要符合各式車輛規格等要求,計劃一開始就被看淡。大家對於政府願意接納民間意見不存厚望,但也估計不到先導計劃「未開導,先結束」,部分營運者已經下堂求去。縱使「薯片叔叔」選舉工程光環四射,但仍掩飾不了其離地中產的政策建議。 港民間團體推動不受注重 與其落井下石繼續批

詳情

合理規管共享經濟:非不能而是不為

6月7日楊偉雄局長回答議員質詢時,強調不同意「創新就可違法」,表達政府對科技應用採開放態度,但字裏行間實際上已將網絡出租車、網絡短租住宿等共享經濟模式「判死刑」。近日楊局長更公開反駁,洋洋千字回覆中卻沒有正面回應核心問題:為何創科局成立將近兩年,仍未推動更多政策局檢視政策,更新不合時宜的法例? 香港曾經有不少顛覆行業生態的創新業務都曾被視為觸犯法例,而被執法部門高調採取行動打擊,但最終都能夠成功納入規管,成為貢獻社會的正當業務。而當最近負責推動創新的官員,振振有詞地宣告共享經濟「罔顧法紀」、衝擊傳統商業模式和規管制度,表示政府會大力取締,就有如與歷史遙相呼應。 上世紀70年代,點到點的直送郵件速遞服務DHL違反當年的法例規定,即所有文件的運送都必須經過郵政局處理。因此,該公司被警方三番四次要求停止營運,創辦人更被起訴,最終裁判官判DHL勝訴,而港英政府仍不罷休,尋求透過《郵政條例》封殺之,後來DHL成功獲得商界支持令政府讓步,速遞服務才得以繼續發展。 至1990年代互聯網興起,筆者當年亦創立互聯網服務供應商(ISP),然而香港電訊的專營權仍受電訊法例保護。1995年一宗轟動的事件發生:

詳情

港資退中資進:誰做未來10年領航者?

筆者篤信一條真理:生產力是社會發展的火車頭。鄧小平以更通俗的話表述,「發展是硬道理」。於是,回顧香港回歸20年的歷程,應該主要看經濟發展;對政治的檢討,也只能以其是促進了生產力發展,還是約束限制經濟發展作為判定標準。事實上,一國兩制的初心,就是認為是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最佳模式。但是,前無古人的一國兩制內裏是存在矛盾,因此才會有「迷失的20年」的說法。 回歸20年檢討,多數人會分析香港的政治力量對比,諸如泛民與建制「六比四」的格局;或者說,當下新提法,非建制與建制的選票格局,是否發生變化?選票決定立法會席位,立法會席位決定特區政府施政是否順暢。相信,這是一個永恆的課題。只要香港特區在未來30年堅持一國兩制、堅持落實《基本法》,香港就會有立法會選舉,就要計算「選票格局」。但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是否這種計算也應從「經濟成分結構」開始計算?倘若香港真的變為中資的「一統江山」,要不要再實行一國兩制的確成為問題,至少那時的一國兩制一定不是「不走樣、不變形」。 中資早佔香江「半壁江山」 今天,要告訴讀者們的數字可能令人驚訝或者震驚:香港的大財團正逐步退出內地的投資,減持在內地的資產。近兩年來包

詳情

競爭力第一,人權保障呢?

上週,瑞士洛桑國際理發展學院(IMD)發表的《2017年世界競爭力年報》,香港被評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各大傳媒均有報導,政府亦特別發出新聞公報,似有沾沾之意味。 然而,競爭力高,是否就代表香港市民有好生活? 香港小市民生活難,特別是住;香港除了競爭力是全球之冠,樓價亦然;根據美國顧問公司Demographia 公布《全球樓價負擔能力調查》,香港樓價入息比率 (樓價中位數除以家庭全年入息中位數) 為18.1 倍,即要不吃不喝約18年才可置業,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的城市,連續7年登上榜首。 聯合國經社文委員會亦在2014年就《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香港實施情況的審議結論中指出:「委員會感到關切是,香港在提供價格為居民可負擔的適足住屋方面投資不足,導致較高比例的人口生活在沒有適當服務和公用設施的非正式住所、工業建築、籠屋或床位寓所之中。」 而除了住,是否有充足基礎醫療,令市民不論經濟狀況都能享有適切醫護服務,亦屬基本權利,然而,香港公營醫院資源嚴重不足,似乎已不是甚麼新聞;根據醫管局資料,各聯網專科(兒科除外)穩定新症輪候時間,動軏39星期;有聯網的骨科穩定新症候時間更達179星

詳情

再探綠色運動的終極目標

二十五年前,香港電台一個名為《思考十三輯》的節目,曾經邀請周兆祥先生擔任嘉賓,討論何謂群眾運動的理想。作為香港綠色運動的先鋒,周兆祥的看法是:香港的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是理想死亡的年代,是只向錢看的年代,在他的眼中,只有兩個全球性的運動是有理想的,一個是馬克思主義運動,一個便是綠色運動。 二十五年後的今日,大抵應該很少人會認為馬克思主義運動繼續能夠引領全球風潮,而綠色運動則成為環境保育與永續發展。當年李天命先生便曾經如此分析,指兩個運動都是烏托邦式的理想,言下之意是很難站得住腳:一種他稱之為「投射式的烏托邦」,把理想投放在遙遠的未來;另一種他稱之為「回歸式的烏托邦」,意味著理想的目標是回到原始的過去。 李天命的區分,相當精準地反映了一般人對綠色運動的憂慮,特朗普宣布退出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固然震驚全球,以至於香港討論常會觸及到的保育與發展的二元對立,甚至乎近日死灰復燃郊野公園是否可以用於建屋的討論,大概就是這深層焦慮最真實的寫照。 當然,投身綠色運動的朋友大抵會回應,回歸原始並不意味要完全拋棄科技,更不是說保育就不可以發展。於是乎,我們有「可持續發展」這詞彙,也有種種環保團體與商業機構共

詳情

最具競爭力經濟體的悲傷

昨天陳茂波歡天喜地說香港連續第二年獲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評選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你會興高采烈,得啖笑,還是悲從中來呢? 評估是基於「經濟表現」、「政府效率」、「營商效率」及「基礎建設」四項競爭力因素,其中「政府效率」、「營商效率」兩項不可思議地三連冠,是還有老本可食?還是統計數據的問題? 不必翻俯拾皆是、天天新款、日新月異的舊賬,最新鮮滾熱辣的美食車,世界各地的美食車無數,成功例子多不勝數,我們的卻未做已被嚇退,多得旅發、食環、環保、機電、路政,幫人創業變助人失業蝕錢,稍有效率稍有 business sense, 就早應發展曉有本土特色的熟食車仔檔,平快靚正,皆大歡喜,為什麼總要倒行逆施呢? 「基礎建設」微升一位至二十位,涵蓋技術、科學、教育、衞生和環境,當香港大學可以因為無人讀,而把「天文」、「物理/數學」主修科取消,你就會明白不幸不單是連大學也輕蔑自己,更是整個社會氛圍和結構也根本地蔑視科學和科學精神,還談什麼科研創新?當醫療事故不斷重演,當最具競爭力的都市竟會老而無依、有病無得醫,當世界已在upcycle (升級再造),香港還在垃圾無分類、乏回收、乏再造上原地踏步,那微

詳情

穆迪降級代表乜?

如前所料,穆迪下調中國主權評級後,在二十四小時內也把香港主權評級下降。穆廸已經把26間中國國企降級,相信很快也會調整與香港主權評級掛勾的企業,如港鐵、香港按揭證券公司等。 自從去年三月穆廸把中國和香港評級展望調至負面,市場已經預期最終會有降級,只差時間問題。今天早上港股未受影響,恒指未見波動。 其實,信貸評級與股市關連較低,對債市及機構借貸的影響較大。評級下調,一般代表借貸成本會上升。就香港及評級與其掛勾的企業而言,因為它們大部分的借貸不算高,而銀行考慮貸款時只會參考但不全倚賴國際信用評級,所以,總借貸成本受影響應較少。但如果香港企業要發外幣海外債券或票據,成本就會受較大影響。 另外,有某些基金對買入或持有債券有評級規定。就這點而言,中國評級由Aa3跌至A1(由”double-A 雙A”落 “single-A 單A”),就意味有某些投資者可能要考慮減持中國或相關企業所發債券。香港仍在「雙A區」,影響較少。 香港本地債券市場並不發達。相反,中國債券市場最近數年發展極快,可惜流通量不高,因此中國積極希望吸引外資投入其本地債券市場,而「債券通」

詳情

一帶一路:從非洲賣鞋說起

相信很多人都聽過市場學的經典故事「非洲賣鞋子」。內容是有一間鞋公司派了兩名銷售員去非洲賣鞋,第一名銷售員就認定了非洲人沒錢又不喜歡穿鞋,賣鞋這生意注定做不成,兩手空空就打道回府了。第二名銷售員則認為這是一個未開發的廣大市場,就根據當地的需要,設計了幾款又便宜又方便的涼鞋,後來賺到盆滿鉢滿。 我先提及這個簡單故事,是想闡明關於態度和觀點的問題。即是在同一個處境,有些人只看到困難,但有些人則看到機遇;同一個現象,有些人仍停留在舊觀點去分析,有些人則用發展的觀點去看待。這就猶如香港近年欠缺發展新動力,特別是青年人欠缺向上流動的機會,我們極需要一個新機遇,讓我們去突破這個差點令人窒息的樽頸。 社會能否形成共識 把握機遇? 將香港這一小點放在地圖一看,我們最有利的、難以動搖的優勢,仍是地利。用較開闊一點區域角度看,以香港為中心的5小時飛機航程,就可以覆蓋世界一半的總人口,這個就是上海和新加坡也有所不及的。這個廣大人口的市場,就是「一帶一路」主要的區域。正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問題是我們的社會能否形成共識、爭取人和,在客觀的基礎上把握這機遇? 說到在剛剛過去的兩個星期,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議撥款6

詳情

「共享單車」和「出租女友」是共享經濟嗎?

近來單車被掟落沙田城門河,繼Uber之後帶熱「共享經濟」的討論。有人爭論城中的「共享單車」是否符合「共享經濟」的定義。 共享經濟的定義 坊間有人將「共享經濟」定義得非常廣,包括交換、集體採購、協同消費、共享所有權、共享價值、合作社、共同創造等等。但定義太廣就顯得寬鬆無用。有學者提出十分狹窄的定義,剔除了大部分社會認為是共享經濟的模式。本文會採用歐洲議會的定義。 歐洲議會對「共享經濟」的定義為:使用數碼平台減少參與消費者市場的所需規模,以減少資產閒置。這個定義包含了兩個元素,一是以租貸形式減少物品的不被使用狀態,二是以科技減少交易成本使更多人可以共享,從而擴大租貸市場。 有人認為Uber職業司機的出現扭曲了Uber「共享汽車」的概念。根據歐洲議會的定義,師奶利用小孩上學的時間去做生意,減少汽車閒置,令本身無法做司機的師奶可以加入共享行列,是共享經濟。職業司機本身已是行業一分子,不符合「使更多人加入共享行列」的條件。如果Uber只有職業司機,沒有業餘司機,就不是共享經濟;兩者並存,有渠道讓業餘司機加入,就是共享經濟。因此,Uber是否共享經濟,得看當地Uber的具體運作模式及業餘司機的比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