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麒匡:從《中國有嘻哈》抄襲《Show Me The Money》看在亞洲一枝獨秀的韓國Hip-hop文化

最近於中國,有一檔來自愛奇藝的綜藝節目《中國有嘻哈》於香港亦受到關注,因為在香港已眾所認識的MC Jin參賽從而引起話題。不過,和《我是歌手》一樣,值得注意的是,其實這節目亦涉及抄襲韓國綜藝節目的問題,原創其實是Mnet的節目《Show Me The Money》(下文將稱之為SMTM)。而作為一個韓國研究者,這次我反而想從另一角度了解究竟《SMTM》有什麼精彩的優勢,以及當中反映了什麼文化現象。 兩個節目最大的主題,正是來自美國黑人的嘻哈(Hip-hop)文化,一首歌曲全以說唱或饒舌(Rap)形式帶出。而於70年代,本身來自紐約市貧民區黑人青年的饒舌文化慢慢形成一種音樂風格,其後於80-90年代更變成主流音樂文化並廣傳到不同國家,其一正是當時文化產業在起步階段的韓國。而在90年代,把Hip-hop饒舌文化帶到韓國樂壇的,正是組合「徐太志和孩子們」。他們的出現,把整個韓國樂壇的歌曲製作完全顛倒,他們破格地融入Hip-hop文化於韓國音樂中,把將批判社會或不同風氣的饒舌歌詞放進歌曲中,舞台上亦穿著Hip-hop服飾及跳著起勁的舞,這些風格完全擺脫80年代韓國樂壇泛濫的抒情歌謠。 其一例子

詳情

伍麒匡:韓國選秀節目已令人視覺疲勞?從《Produce 101》到YG籌備中的選秀企劃

選秀真人騷節目是從哪裡開始,其實沒有一致的答案,但若說誰把這題材的電視節目發揚光大,除了美國之外,不能不提的,就是韓國。現時在中國看到的不同形式選秀節目,有九成五都是來自韓國的製作,如《我是歌手》、《不朽的名曲》、《蒙面歌王》等,而最近這兩年均話題性高的選秀節目《Produce 101》,第二季再次掀起韓國及海外的討論,不過關於選秀的批評卻四處燃起,而且後續對於同類節目即將企劃的消息,亦有頗大反應,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呢? Mnet繼去年推出《Produce 101》選拔女子組合後,因為人氣高企的關係,今年再推出節目第二季,而內容則改為選拔男子組合出道。不過自第二季男團選秀中,鬧出的是非和醜聞卻比第一季多很多,令節目的話題性及討論強度均上升不少。根據Gooddata數據顯示,《Produce 101》第二季連續數個星期成為韓國綜藝節目話題性排行榜冠軍,而且出演人物亦成為韓國綜藝出演者話題性最高的頭十位。而涉及的是非及醜聞由節目開始到完結依然爭拗不斷,例如節目進行的過程,韓國傳媒及網民先揭發有練習生對女生進行性騷擾,其後從節目中下車。另外還有幕後對於練習生的苛刻操練、嚴格規訓等傳聞亦不斷傳出

詳情

《Produce 101第二季》讓有夢想的孩子走花路吧!

上星期五《Produce 101第二季》終於完結,101位來自不同經紀公司的男練習生由國民選拔出11位成為新男團Wanna One的成員,這個生存實境節目以第一季的女團I.O.I選拔為藍本,首先以練習生的能力分為A-F級後進行組合對抗、再由練習生以個人專長由Rap、Vocal、Dance三選一作評價、最後由主題評價選出20強。由今年3月9日全員101位登上韓國綜藝節目《M Countdown》發布主題曲「我啊我」,直到上星期五的現場直播的最終評價四個多月,儘管能夠出道的11位未必符合大家的預期,但每位練習生都付出了不少汗水,才換到今日的機會。 Wanna One 11位成員包括第一名的姜丹尼爾、朴志訓、李大輝、金在煥、雍成宇、朴佑鎮、賴冠霖、尹智聖、曾為〝NU’EST 〞成員的黃旼泫、裴珍映和河成雲。由4月7日開播,本人已經很偏好MMO的姜丹尼爾,所以當他最終1等取得出道曲Centre 位置,實在欣喜若狂。不少人會覺得就算22歲的丹尼爾就算不能在這次出道,也可以和其他同在CJ子公司MMO的孩子,包括同在MMO的27歲的尹智聖一起出道,但只要作過一點資料搜尋,就會了解到原來丹尼爾和尹智聖

詳情

沒完沒了的剽竊?《尹食堂》、《Produce 101》已被中國抄襲

早前亦寫過兩篇文章,說中國製作人在限韓令實行後,依然抄襲韓國的劇集及綜藝節目。而來到現在文在寅時期,一直纏繞中韓關係的薩德系統,亦未有任何結果或跡象顯示有百分百可能被叫停。不過,即時限韓令已實行,抄襲韓國製作的情況只見日趨猖獗,最近於韓國頗受歡迎的綜藝節目《尹食堂》及選秀節目《Produce 101》就已經成為被抄襲的對象,究竟韓國的網民或電視製作人怎樣看這件事呢? 2017年的韓國綜藝節目出現新浪潮,出現多樣新式類型的綜藝節目,而且逐漸取代不少老牌綜藝的知名度及話題性,其中成績最為顯眼的,就是有線電視台JTBC及tvN的新式綜藝,如《認識的哥哥》、《請給一頓飯Show》、《尹食堂》等,而另一剛才提及過的《Produce 101》其實早於去年已有同名節目,而今年第二季是以男生為選秀對象,話題性亦與去年女生選秀相若,現在經此選秀節目出道的男團女團的歌曲在韓國,甚至海外均頗受歡迎。不過,韓流的影響力只見上升沒有下降,這些受歡迎的節目均吸引了其他國家的觀眾收看,連製作人亦注意著一直在變的電視製作,中國自限韓令後,抄襲韓國節目的頻率有增無減,那究竟《尹食堂》和《Produce 101》如何被抄

詳情

網民示範第五權:法眼看穿《1+1幸福》宣傳片「插畫」疑團?

  第五權,一般可指網際網路的監察,由西班牙記者兼作家伊格納西奧‧拉莫內特(Ignacio Ramonet,1943- )所創的詞語,作為孟德斯鳩三權分立及第四權大眾傳播媒介的延續。第五權也指由網際網路或網民所組成、對社會甚至政府的網絡監察,其代表了不被「較狹窄、單向領域(one-way scope)的第四權傳播媒體」所包含的一種新社會大眾媒體。現時,拉莫內特為非政府組織「全球媒體觀察」(Media Watch Global)的創始人之一。 大台TVB最近剛播完《1+1的幸福》,每集都有不同情侶、夫妻、甚或平大小對住鏡頭真情(哭泣)對話。本來,大曬結婚生仔女好幸福無問題。怎會料到一粒老鼠屎會弄髒了一鍋粥? 有網民發揮「第五權」眼監測到大台「第四權傳播媒體」的《1+1的幸福》節目的宣傳片畫作佈置,居然係擺放了日本同人誌畫家Ki的畫。 網民最厲害是在千里追查之下,即時以社交工具twitter私訊該畫家,問及大台TVB有否得到當事人同意取用畫作的「出街權」! 好可惜一問之下,原繪畫者Ki其並不知情,更反問:「係點樣嘅節目宣傳廣告呢?」由此可見,大台TVB有可能未經原創者同意的。(至

詳情

從《有樓萬事足》到《1+1的幸福》看「後真相+Gimmick時代」

前言:充滿「Gimmick」的年代 注定話題處境實況節目《有樓萬事足》(2017)會成為人們的熱話。在這個要有「Gimmick」(花招噱頭)才能熱賣的年代,我們怎能責怪相關製作團隊要「語不驚人」地吸引人們的注意力?怪只怪充滿各式各樣資訊轟炸的年代,人們早已對資訊泛濫變得見怪不怪,甚或麻木不仁!這又要如何吸人眼睛及為人多談呢? 於是,在《有樓萬事足》中所強調的真實個案,譁眾取寵也好,語不驚人也好,真真假假都好,我們早有心理準備,因為大家都知道這類型的節目,都含有不少「水份」;「唔爆唔搶」一如女明星胸口事業線不露,又有誰看誰Like誰Share誰分享? 始作俑者可能是《窮富翁大作戰》(2009) TVB製作過多個類似的話題處境實况資訊節目,《盛女愛作戰》(2012)、《求愛大作戰》(2013)、《沒女大翻身》(2014),美其名以「真人真事(改編)」來反映「(某程度)社會現實」。然後再輔以「(所謂)專家」教路矯正,以求達到有「Gimmick」、有話題,卻又不致於「堅離地(太不現實)」。 而這類型真假難分的話題處境實况資訊節目,始作俑者可能源於香港電台的《窮富翁大作戰》(2009),當年我有

詳情

又再提防 假人騷

此情此景,何其熟悉。 本周初,電視台推出預告片,宣傳以買樓為主題的新節目,聲言要用受訪者的置業故事,「交織出樓價瘋狂飈下光怪陸離的社會百態」,非常偉大。結果一如所料,節目未正式出街,主角金句(「有樓有高潮」)、故事(與富商的陳年關係)、五官(白鴿眼),已如病毒在各大媒體廣泛傳播。很多人看,很多人罵,於是有更多人看,又有更多人罵。 「社會現實」——定型 過去幾年,同一團隊為電視台製作過多個實况綜藝節目,標榜為廣大觀眾呈現「真人真事」,反映「社會現實」(一定要加上引號)。這類節目的第一波,名叫「真人騷」——《盛女愛作戰》(2012)、《求愛大作戰》(2013)、《沒女大翻身》(2014),內容全部大同小異:主角盡是(編導眼中)「不正常」的男女,或一直單身,或內外不討好,或身分特殊。於是,節目安排「專家」出手,大力改造,務求令主角回歸「正常」,達成夢想。 全球各地很多真人騷,之所以成功,靠的是一眾真人流露真情,打開心扉。而無綫「真人騷」靠的,則來來去去都是三道板斧: (一)性別——沒什麼比性別矛盾更能挑動觀眾情緒,因此節目圍繞「剩女」、「港女」、「港男」等標籤,將都市男女逐一捧上枱面,被談論

詳情

無限挑戰LA特輯:對於歷史的尊重及放下沉重

有人都認為歷史很沉悶乏味,當談到歷史時自然會「烏眉瞌睡」;亦有人認為歷史絕對值得細看,因為要從中學習各大歷史人物的智慧,並以之為鑑。而電視節目作為一個關鍵在傳播消息的媒介,向觀眾訴說歷史亦有一定難度,因為始終有不少觀眾會嫌棄這種說教式論述節目。而韓國長壽綜藝節目《無限挑戰》最近一期美國LA特輯的做法,絕對值得一讚及應記一功(含劇透)。很多人本身亦認為《無限挑戰》最近去了美國拍攝只是為了渡假或者有海外遊玩任務,這次卻來了個逆轉。有一幕是劉在錫等成員們坐在車上聽著導遊介紹沿途韓國城的特色及建築物,卻不讓他們下車親身參觀。另外,到了荷里活星光大道時,導遊指示尋找三位韓國人的指模及名字,但全員失敗。當聽了製作人(PD)介紹時,即時令他們驚訝,因為那位是朝鮮半島獨立運動家安昌浩的兒子安必立。不過,當先說明了是安必立時,成員們並不熟悉,而提到是「安昌浩兒子」時,他們大為驚訝。而他們亦為自己之前沒太專注聽導遊介紹或覺得無聊的說話感到內疚,因為沿途所介紹的特色大部分刀均以島山安昌浩命名。而當讓成員們了解簡單的歷史背景後,就開始利用各種形式講述安昌浩為朝鮮半島爭取獨立的歷史。這「各種形式」正是這篇文章所說的應記一功的地方。這次對於歷史的論述縱使有加強韓國人的愛國情懷意味,但作為嚴格來說仍在未停戰狀態的南韓,有這種民族意識的灌輸絕對不足為奇,而且不是不合理。首先,剪接上聚焦於成員們的「後知後覺」或對歷史的不認識絕對吸引觀眾。歷史敘述了數千年的事情,未必能全部知曉,而PD提到安必立時,他們都反映出不熟悉因為是50年代的韓國演員。而且當提到安昌浩時,鏡頭不斷聚焦於他們恍然大悟及震懾的表情,其實這會成功讓觀眾代入成員們的角色,並思考一個問題:其實我知曉誰是安必立嗎?誰是安昌浩?成員們成功在讓觀眾感同身受,從而產生一種共鳴感讓觀眾跟隨成員們的情緒。之後當講述安昌浩的歷史時,自然會讓觀眾產生求知慾去追尋究竟這期《無限挑戰》除了遊玩外,還想帶出什麼關於歷史或政治的訊息,而不是轉台的慾望。這種逆轉式引領觀眾去講述歷史的拍攝手法,絕對相得益彰。不但能讓觀眾跟隨成員們的表現去思考,而且能夠摒棄枯燥乏味地講歷史的手法,絕對能帶觀眾新鮮的感覺。其次,標題上的「放下歷史的沉重」亦是這次《無限挑戰LA特輯》值得稱讚的地方。剛才亦提及過,普遍認為歷史是個枯燥煩悶的課題,一遇到歷史資訊性節目自然會厭倦及想轉台。而《無限挑戰》這次講述歷史的方式除了一般資訊性外,還有到安昌浩的孫子家作客,以及與安昌浩的次子對話。當中除了感人地講述爺爺或父親的故事外,還有有趣可笑的地方讓大家紓緩的氣氛,如成員稱讚翻譯員的精湛翻譯及表情等。而且,除了利用相片講述歷史外,還用了很多人喜歡的沙畫來繪畫每一段論述的情形,這會令觀眾一邊欣賞沙畫的藝術外,一邊亦在了解安昌浩的生平,這會讓觀眾「更易入腦」地知道自己國家獨立運動的由來。歷史向來予人莊嚴甚至沉重的負擔,而《無限挑戰》成功在能夠將這次歷史的講述變得生動,而且有各式各樣的方法讓「挽留」觀眾去了解歷史。在放下歷史的沉重方面,《無限挑戰》這次特輯絕對勝了一籌。雖然這特輯的收視率及話題不算很強,但是我覺得這個特輯帶給了我新鮮感以及認識韓國歷史的機會。雖然我喜歡研究歷史,但亦有覺得沉悶的時候,而這次《無限挑戰》除了讓我認識獨立的歷史外,亦能深入地了解他們多元化的製作模式。所以《無限挑戰LA特輯》應記一功。反觀香港,關於歷史的節目,只剩下陳腔濫調地說教式節目,一泛只講述卻沒有什麼方式讓觀眾投入其中。如果這些節目是想讓香港觀眾了解所謂的「國情」,這絕對是失敗的,因為很多觀眾看到這些節目時肯定轉了台或「熄了機」。最失敗的是,對於香港的歷史卻輕描淡寫,多次只論述「香港以前是漁港」、「英國殖民地時代」、「三年零八個月」等。其實並不全面,在秦朝或更早以前,已有關於香港這土地的歷史,卻在觀眾眼中,上述已是香港發源的歷史。香港的歷史節目不但不能吸引觀眾了解歷史,而且在論述上亦不及韓國般仔細及全面。在讓香港觀眾了解歷史的層面,絕對有點可惜。 歷史 韓國 綜藝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