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再回頭已是百年身

大學民主牆與港獨標語風波愈演愈烈,特首林鄭月娥本周二出席行政會議前三度說「不再評論了」,似為降溫。不過,唯恐天下不亂、欲小事化大、乘勢整治年輕人和大專學府者,大有人在:有39個保皇派議員聯署聲明施壓,要大學校長開除學生、逼教育局長督促各大專院校處理反港獨事宜;有保皇網媒懸紅起底;有法律界搬出殖民地年代用作政治檢控二等公民的「煽動罪」,義正辭嚴地聲討大學生如何犯下十惡不赦的刑事罪行;還有大學校長拉攏八大校長聯名高調反港獨等等。整治行徑,並非始於今次風波。香港人當然不會忘記在此之前律政司長袁國強已經有權用盡,利用檢控和上訴窮追猛打年輕社運人士;更不會忘記梁振英當特首的五年期間與保皇陣營如何明目張膽干預香港大學的內政,並強加港獨在港大學生身上。獨裁者為自保權位,只想人人皆順民,最忌知識分子。中共解放後一度「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鼓勵知識分子批評自己批評黨,及後發覺這樣會危及掌權者的地位,於是反撲知識分子,遂發生「反右運動」。中共過去幾十年來在學校和共青團推動思想教育、在大學任命政治上可靠的校長和黨委書記,從不鬆懈。可想而知,在其眼中香港的大學教育太自主,知識分子的思想行為太自由,未受應有的駕馭和操控。近年打壓新生代及損害大學自主的事情並非偶然,中共明顯一手對付大學院校和知識分子,一手以抹黑欺騙群眾手段爭取民意以孤立他們。以史為鑑,以古證今,香港人必須時刻警惕防範。港獨,根本就是梁振英與中共一手製造的偽命題,作為在香港建立維穩體系的切入點,收緊言論自由與大學自主;換了林鄭月娥當特首,中央治港政策無改變,只是交由這位白臉酷吏來執行,應該比梁振英更容易收效。香港人要醒醒,中共正有策略部署地開動國家機器,以無恥無底線的謊言,在香港重演其在大陸建政以來搞大型群眾運動的伎倆,企圖把香港固有價值和制度連根拔起。只要看清大局就不會中計,不知不覺站在高牆一方對付雞蛋。言論自由、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一旦失去,再回頭已是百年身![梁家傑]PNS_WEB_TC/20170914/s00202/text/1505325745399pentoy

詳情

「政協走進校園」開教育倒車

3月13日全國政協會議閉幕,通過的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最後版本,當中的港澳部分新增了「堅決反對『港獨』行徑」,以及「助推港區政協委員走進校園開展國情教育活動」等內容,因而引起教育界及至社會大眾的關注。 在得悉政協報告的有關內容後,教育局長吳克儉在還未深入了解教育界的意見之時,已第一時間對「政協走進校園」表示「歡迎」,並且批評質疑者「信口雌黃」。如此漠視教育界的關注與憂慮,卻急不及待向政治任務靠攏的局長,實在叫人難抱任何期望了。 「一切如常」說法自欺欺人 將「政協走進校園」寫在工作報告中,究竟將會為教育界帶來哪些隱憂,逐一細論。 首先,港區政協人大代表,自2011年起,已透過「香港友好協進會」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學校講座」,有系統地接受邀請到學校為學生進行國情講座。有建制人士認為這既非新生事物,就毋須大驚小怪。然而,正因為人大政協到校演講早已進行中,根本毋須透過工作報告去推動實行。如今將既有的操作寫在全國政協的工作報告中,意味着工作力度要加強、規模要加大,否則一眾政協委員來年如何向常委會交代?因此,「一切如常」的說法是自欺欺人。 以往,學校處理這些講座的邀請時,與其他不同的民

詳情

權力用到盡 愈維穩愈不穩

近年,有5件事清楚展示中港當權者在香港事務上怎樣為了目的,不惜一切地權力用盡。第一,中央為了各種「國情」與「港情」,決定不讓香港人有真普選(不要說這是因為香港人「不聽話」而造成的,澳門「很聽話」都不見得有真普選)。所以,他們不惜一切,粗暴地以「8.31決定」模式來把篩選夾硬說成普選。這個決定觸發了一場比原本各方預料的佔領中環規模、影響力大得多的雨傘運動。而當中港當權者在群眾力量前都一步不讓後,這亦促使到本土、自決、港獨等運動的萌生。第二,中港當權者為了政治整頓香港高等教育界,不惜一切地把一個國際、獨立遴選制度拋出窗外,阻擋陳文敏成為港大副校長。他們更在不同大學的校委會/校董會加插極度親共的社會人士。這些舉動促使大家不再相信政權不會有權用到盡,因而間接搞垮了版權條例與醫委會改革等草案,更令就讀大學的年輕人對政權更加反感。第三,內地為了不讓一些在內地被視為政治敏感的書從香港流入,就不惜一切,把一家小書店的人員以各種方法扣留在內地,然後要在視像錄影片段內「招認」一切。其中一名書店人員更是從香港「被自己方式」進入內地,惹起強烈跨境執法嫌疑。這事故引起不少港人對言論自由、人身安全、一國兩制失去信心,亦為「一地兩檢」等議題成為重大憲制危機的可能性大大增加。第四,中央為了要香港一些人士在國際社會寸步難行,就不惜一切,令到黃之鋒不能在與中國友好的國家入境。他們更向外國政府施壓,弄到他們連李柱銘與陳方安生等溫和派人士都不敢會見。一些中國公民出外受到自己政權這些對待,只會令更多香港人對於他們是中國人的身分認同更薄弱。第五,中港政權為了不讓他們因政治理由不想兩名民選議員(雖然我對他們的言行舉止十分有保留)就職成為議員,就不惜一切,做出各種東西。他們企圖「依法」干預立法會事務,採取法律行動。與他們友好的立法會議員無視法院現階段不禁制這兩名議員宣誓就職,利用程序偽術繞過、矮化法院的決定。他們與其友好不時說「現階段」不會人大常委釋法,但一時又說「相信」香港法院會解決問題,一時更說要出白皮書「協助」法院處理案件,變相向司法機關「出口術」。這些行為嚴重影響港人對三權分立、法治的信心,而且把一件政治事件升溫至憲制危機層面。「顧及國家穩定」說法不合邏輯所以,當政權不斷為求目的、權力用盡時,反而只會愈維穩、愈不穩。當然,有些人會說,政權不能只顧香港穩定,其處理香港事務手法亦要顧及國家整體穩定。但這種說法並不符合邏輯:上述的各種措施的原意都是為了控制香港一些不穩的初步迹象,使其不會影響內地的穩定;但如果措施只是令香港更不穩,內地又怎會因此更穩定?作為一個在非建制支持者中日漸買少見少,而又不盲目地否定政權在中國改革開放後某些經濟與民生政績的「大中華膠」,我對上述的用權到極情况感到十分心痛。(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6日) 中港關係 一國兩制 維穩

詳情

留名等睇71消防維穩Show

淘大時昌迷你倉大火導致消防員枉死後不久,我便看到facebook有很多朋友呼籲政府停辦71慶祝活動,記者亦就此詢問過梁匪振英,他的反應是黑面,粒聲唔出調頭走。以匪共一貫做法,香港特衰政府當然唔會取消71慶祝活動啦,反而會越做越大,喪事當喜事辦,係咁搬班消防員出來,盡情維穩。未到71,一班香港偽人已經磨拳擦掌,一個二個舉起撐消防員的A4紙,影相維穩,聽講又有人作好了維穩歌,由一眾香港偽人獻唱,讚美消防員之英勇。如斯嘔心的歌曲我聽都免得去聽,但當然,大把歌豬會沉醉於維穩歌曲之妙韻,如沾甘露。香港越來越像中國大陸,連災難後的維穩工作,都同一套路。天津大爆炸發生一年都唔夠,記得當時匪共高層都高度讚揚一眾消防人員為「英雄」,至於這些「英雄」為何白白犧牲,事實的真相如何,永被活埋。至於香港的淘大時昌迷你倉大火,我認為兩名殉職消防員是枉死的。講到這裡,一些扮理性的人會撲出來罵我為甚麼未審先判。然而,一個真正理性的人,自然會明白,我們平民百姓,既無能力去調查和審理案件,亦沒有權威性去做判決,何來未「未審先判」之理?一個理性的人,自然會明白,當權者往往會在災難事故後掩飾真相,以圖推卸責任。傳媒和市民大眾可以做的,就是努力提出質疑,向有關當局施壓,釐清責任,制定改善方案,避免悲劇重演。如果當局敷衍了事,要是社會上有足夠的輿論壓力,就可以鼓勵一些內部知情者爆料,迫使當局直接面對。提出質疑和施壓,是民間社會制衡政府的手段。當然,政府和政府的幫兇,總會扮理性叫你唔好質疑,同時又會組織各界人士轉移視線,極盡維穩之能事。香港偏偏就有一大班偽人,平日出現各種大是大非問題,佢地自恃清高,莫不關心。到了政府要人維穩的時候,佢地就不分清紅皂白,配合煽情。消防員個個都係打份工,每個月正正常常有糧出,根本就唔駛人特登去撐。況且個個消防員都希望平安開工,成隊人整齊收工,安安樂樂做到退休,根本無人想做乜鬼嘢「英雄」!真正要撐消防員,就係要合力施壓,查明真相,避免再有消防員無辜犧牲。兩名消防員之所謂無辜殉職,近因可以是現場指揮失誤;遠因可以是政府監督迷你倉不力。一眾香港偽人,有冇關心過消防員無辜殉職的背後種種可能性?你們對消防員死亡原因莫不關心,變相繼續將消防員置於險境,好讓下次大火再有消防員犧牲時,你們又有機會出來做維穩Show,這不是吃人肉饅頭又是甚麼?仲有幾日便是71,我好肯定這幾天有關71的「慶祝」活動必定繼續,而且這些「慶典」一定會突兀地加入歌頌消防員的環節,令人嘔心的節目會接踵而來。 迷你倉大火 維穩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