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這樣的勞福局長 !

九巴炒人事件峰迴路轉,且看後續的所謂上訴結果如何。值得注意的是,一位被炒司機說收到大信封時,沒被告知或提醒有權上訴,馬上停工,馬上執包袱,勞動者常因處於「資訊劣勢」而盡吃眼前之虧,是另一種不著痕迹的不對等遊戲。面對有形無形的不對等,勞動者除了自力抗爭,亦得依靠政府撐持和輿論壓力,在網絡年代,輿論聲援不愁欠缺,但政府撐持卻常惹人憤怒。羅致光日前的表態便是最佳範例。在九巴暫時「跪低」以前,在特首回港表態「巴士公司處理手法有改善空間」以前,勞福局長羅致光出席電台節目,用一貫沉靜平淡的表情說,不方便評論已在上訴的個案,而香港又沒有集體談判權,一間公司內又常有多個工會以致不易對抗資方,諸如此類,諸如此類,不管內容觀點或聲音語調都是一幅事不關己之冷漠取態,比任何一位三流評論員更三流。充其量,他只輕輕說了兩句,一旦有不公平的情况,勞工處必會「義不容辭」介入。簡直角色錯亂。不方便評論?勞資糾紛不是法庭判決,巴士公司以如斯粗暴的方式秋後算帳,即使用最簡單的常識去看,亦知道不妥不妙不公,勞福局長怎可能置身事外或低調如斯?用低調制衡粗暴,可能成功嗎?若等到勞動者上訴失敗再來斡旋,豈不更難以翻案?或到那時候才來尋求翻案之道,豈不更不可收拾?還有,沒有集體談判權,乃港人之耻,羅志光作為勞福局長,作為曾為民主黨大將的勞福局長,作為研究福利政策據說還有些小功立智的勞福局長,豈可對此只講三言兩語甚至幸災樂禍?古語說「一為文人,便無足觀」,看來,在香港,「一為局長,便無足觀」,羅致光讓我們看見學者的沉淪(另一例子當然是楊偉雄)、民主派的沉淪。這自是九巴事件以外給我們的另一個蒼涼啟示了。[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309/s00205/text/1520532003202pentoy

詳情

潘麗瓊:葉蔚琳,你如何對得住巴士亡魂?

一場導致十九亡魂的巴士車禍,誰會忍心踩在屍體上,去撈自己的好處? 名不見經傳的女巴士車長葉蔚琳,在一夜之間,變成街知巷聞的工運領袖,在幾天內拉雜成軍,自稱「月薪車長大聯盟」召集人,但連正式的會員登記和數字也沒有,單靠臉書和通訊群組,突然要求九巴對話,又霎時衝動搞罷駛,騎劫巴士乘客利益,迫使九巴就範。當司機同事反應冷淡,葉蔚琳不承認失敗,而是藉行動撩起的烽煙,把自己推上「癲」峰。 葉蔚琳在港台《千禧年代》和九巴傳訊及公共事務部副主管林子豪對話,愈說愈激動,把要求改善待遇一事,和九巴十九死意外,混為一談。她騎劫十九個亡魂,要脅九巴。但話鋒一轉,又反過來,站在涉嫌危險駕駛導致十九死的巴士司機之上,慨嘆:三十歲就要坐監!邏輯混亂,不知所云。 她出爾反爾,當知道九巴是以她個人身分會見她,而非「月薪車長大聯盟」身分時,她如做騷一樣,當眾反面,拒絕答應好的會面,還要脅進一步把工業行動升級,但同一天,當她見到勢色不對,估計九巴不會讓步,於是急轉彎,反口再反口,偕同丈夫和九巴會面,改稱什麼身分是不重要。 上一刻的我,不斷打倒下一刻的我。葉蔚琳為了己方利益,騎劫乘客利益,騎劫巴士亡魂,如此不道德的行為,令

詳情

九巴罷工事件:罷工車長錯了?略談罷工兩難局面 文:余照

九巴車長「忽然」罷工事件,源於大埔公路意外後,經「檢討」並與「工會」磋商後,巧立名目地調整「月薪車長」薪金福利,指薪金上升三成,迅即被揭發算式與項目可疑,結果竟然是比之前還少了一蚊!而「代表」各層級的車長協商的「工會」,是張建宗口中「歷史悠久」的工會「工聯會」的屬會。於是,有車長上周得悉方案後,在社交App組織起來,一呼百應,百呼千應,終於成為一宗發人深省的罷工事件。事件在撰稿當天,仍未結束,不過回顧五年前碼頭工人罷工的社會反應,今次九巴車長另組工會式的組織來罷工,再看支持9A狀元「巴膠」(現已成為九巴管理層的狀元司機)言論的乘客,更有不少知識份子趁機分享他們乘搭巴士時的不良經驗,加上罷工車長葉蔚琳與伙伴接受訪問時,提到九巴是「公營機構」,認為身為「公營機構」,應以市民大眾安全為前提云云(根本沒有告知大眾,九巴實際上的大股東是某地產商),就可猜想今次罷工事件,凶多吉少。 回憶五年前一場罷工事件 有人認為車長自己不團結而招至失敗,有人認為泛民工會組織沒有撐場而道德失格,不管以上指控屬實與否,與罷工成敗似乎毫無關係。五年前碼頭工人罷工的其中「班底」是大專學生聯會(學聯),既有學生組織與左翼

詳情

罷工的啟示 文:潘毅

編按:九巴車長罷工事件,揭示歷史悠史的公司工會繁多的問題,並因香港維護工人權益的機制不成熟,以致前線工作人員在大企業裏,難以表達訴求,終以工業行動爭取對話。本文刊於2013年碼頭工人罷工時,五年過後,香港似乎不進反退?見證碼頭工人罷工後的香港市民,或可重溫此文,看看罷工的本質與背景。 自3月28日(2013年)以來的香港碼頭工人罷工,十多天來牽動了廣泛的社會關注,包括大專師生在內的60多個社會團體連日積極參與並支援這次工人抗爭運動。一度,400多工人的罷工現場,嘯聚起數以千計的支持者。在一個長期對勞工運動冷感的香港社會,出現這種場面,不得不讓人嘖嘖稱奇。這場罷工已超過了一般意義上的工人運動,正顯示從工運走向社運的趨勢,反映了香港社會日久累積的深層次矛盾,如勞工剝削、分配不公、貧富懸殊,以及通過個人奮鬥而達至富足的中產夢的破滅,終於通過一個小小的罷工爆發出來。 回歸後香港社會先後經歷兩次金融風暴的衝擊,產業空洞化日益明顯,貧窮人口不斷增加。特區政府只依靠國內外湧進香港的資金及其所帶動的投機炒賣活動維持本土經濟增長,然而這種整體經濟增長並不能借助「涓滴效應」惠及中下階層。2010年香港統計

詳情

超時工作時薪增多,乘客還會放心坐巴士嗎? 文:王虛

九巴司機於24號八時停駛,向資方抗議新薪酬制度。我對這種以引起公眾關注的抗爭手法持開放態度,皆因我不知自己何時會成為被壓迫的一群,留一條尾巴、後路給自己是合理選擇。 工會時間選為星期六晚上八點,為非繁忙時段。經濟學角度看是巴士司機們盡量將停駛社會成本降到最低,避免社會反響太大。這點要讚一讚工會智囊,用這種抗爭手法,除了要給資方壓力外,還需要輿論幫忙,爭取大部分人的同意,仗會易打一點。當年雨傘的革命的支持度比起真普選的支持度低,就是因為有人覺得,自己雖然支持真普選,但覺得佔中手法太激,太影響香港日常運作,過不了自己心理關口,所以不支持運動。這點是大型抗爭者需要留意的。 睇返今次的九巴司機薪酬調整,我理解到的是將以往的安全獎金和服務獎金一併加入底薪之中,使原來拿不了獎金的司機也獲得與原本又「安全」、又「服務好」一樣的薪金。第一點,其實實際薪酬並沒有提升,原本安全、服務又好的司機人工沒有增加。公司解釋這不是每年薪金調整,但如果司機不超時工作,薪金反而少一蚊。這種少一蚊的核突情況出現,是司機們攻擊點之中,你加一蚊都好,都叫有提升,為何要少一蚊咁肉酸呢?第二點,這是變相鼓勵司機用不安全、服務差的

詳情

鄭美姿:沒指紋的人

最近有一單充滿生命力的新聞,有着電影的情節。在長沙灣深旺道,有一個入伙僅十幾年的公共屋邨,叫海麗邨。跟其他屋苑一樣,清潔工是外判的,大老闆雖是房署,但政府以價低者得為採購原則,跟承辦商「民順」交易。兩年合約總值1211萬,惟去到約40個前線工人身上,每人每月只獲出糧8617元。 合約期滿,舊承辦商要工人簽名自願離職,以逃避支付遣散費、將他們年假歸零等等。工人遂發起罷工,竟然撐到10日,最後小勝。點解?點解咁基層的工友,竟能打贏大老虎?這些清潔工究竟姓什名誰? 這40人當中,有很多人連指紋也幾乎沒有,手指給打磨得光滑,是長年打掃、頻密洗濯雙手之故,才會連指紋都差不多一併洗掉。有幾個阿姐說,她們出入境也不能通過e-道。目不識丁的工人,早前被要求簽名離職時,其實完全看不懂合約內容。直至聖誕節才搞清楚自己發生什麼事情,但在12月27日發起的罷工中,竟有接近30人參與。 其間上級向願意復工的工人,發放500元獎金。不少阿姐其實跟管工關係良好,明白大家都只是受薪的打工仔,但阿姐還是斷然拒絕。她們直言寧得罪上級,也要跟罷工工友捱義氣。博弈遊戲,愈多人歸邊承辦商,工運必然輸硬。因此戰友有沒有骨氣,往往

詳情

陳帆川:《蘋果日報》罷工15分鐘 其實好可悲

《蘋果日報》外判制激起員工強烈反彈,壹傳媒工會發起罷工15分鐘。觀乎工會的行動宣言,字裏行間充滿無力感,跟《蘋果》報道一貫的銳利筆觸,天壤之別。這可謂傳媒業悲歌。設若今次勞資糾紛發生在其他行業,受害者不是新聞從業員而是楚楚可憐的勞苦階層,再配合傳媒廣泛報道,社會反應未必如此冷淡。 新聞從業員難吸引市民關注 記者經常為他人爭取權益,但說到爭取個人權益卻舉步維艱。要爭取高層關注麼?記者不值錢,公司容易聘請新人生產廉價稿件濫竽充數;要爭取社會關注麼?則面對三大障礙。 第一,記者形象每况愈下。對市民來說,新聞從業員就等於記者,而記者就等於吹噓「老作」的騙子,或者揭人八卦的狗仔隊。雖然不少記者仍致力做好具有社會價值的報道,但有價值不一定多人看,多人看的通常都無價值。有趣的是,讀者又會在無價值的新聞下踴躍留言,炮轟記者「垃圾」,形成一個畸形的惡性循環。而即使讀者發現了好新聞,也僅聚焦新聞主角,急不及待送上咒罵或祝福,絕少會為意到記者在背後的付出。 第二,傳統媒體不得人心。在社交網絡時代,媒體形象比公信力更重要。成功的新媒體皆以KOL(網絡紅人)姿態經營,累積忠實擁躉。《100毛》小編以「毛毛」自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