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真正顛覆華盛頓政治的狂人

友人從「美帝」回港小歇,敘舊時提起特朗普,旋即收起笑容,「炒蝦拆蟹」。友人住在加州,陽光明媚,已home-office多年,典型知識中年及民主黨積極支持者,怎會「頂得順」特朗普?但友人畢竟打滾「美帝」江湖多年,旋曰:要拉倒特朗普,不易。 這與「美帝」社會面臨知識經濟分水嶺有莫大關係。加州是「美帝」科技社會風氣之先,友人亦知人工智能將臨,已沉着應對,盤算轉身搵食。但其他州份的社會基層,到底不是要追逐科技順勢而行,而是追逐生活,至少有工開,不要往下沉淪。所以,特朗普的行為,即使乖張妄為,甚至其前度的公關大員斯卡拉穆奇,上任10日就下台,連「含×」也講得出口,粗口爛舌,堪稱一絕。但從陰謀論觀之,特朗普藉「粗口公關大員」公開罵走幕僚長普里伯斯,借力打力,不用總統開金口叫走,其實任務已經完成,上班10日就幫大老闆完成任務,然後藉故而退,此乃「美帝」企業文化最極端一面:借刀殺人也。但放在政界,卻令人目瞪口呆,足證總統行事,不理政治倫理,乃無規無矩之典範。 特朗普要的不是東西岸的科技巨賈又或者知識界精英的選票,而是予人感覺他正用一己之力幫社會底層找工作。他知道,只要一堆基層人士覺得將來有工開,即使明

詳情

劉慧君:由特朗普醫改敗北看美國政治核心

自7年前「奧巴馬醫改」出台後,共和黨人口誅筆伐,一直矢志將其推倒,特朗普更以此為重點政綱之一,上台以後,即動作頻頻,卻挫敗連連。 連月來,共和黨在國會上演一場又一場的倒戈行動,好不容易才能在眾議院通過《美國醫保法》(American Health Care Act),但議案交到參議院再經修訂後,又有4人變陣表明反對。幾經波折,終於成功「等埋麥凱恩(John McCain)」投票通過程序性動議,硬要把修訂方案《更好醫保和解法案》(Better Care Reconciliation Act)交到參議院表決,但一如所料闖關失敗。其後僅要求推倒「奧巴馬醫改」的修正案,以及被稱為「瘦身版」的《醫保自由法案》(Health Care Freedom Act),亦接連遭到戲劇性否決。原本共和黨取得參眾兩院的大多數,推倒舊有法案可謂易如反掌,惟一路走來始終失敗,原因到底為何? 在共和黨的新醫保方案下,最為人詬病的是大幅削減專為殘障及低收入人士提供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的補貼,此舉在社會造成極大的反彈。7年以來,早有不少低收入的殘疾人士只能依靠政府補貼才可取得合理的醫療水平,當中更有不少嚴重

詳情

彈劾特朗普成數幾何?

特朗普怒炒FBI(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一事,一如所料地迅速擴展為政壇風暴。 過去數周,美國政壇進展令人目不暇給。特朗普5月12日在推特(twitter)上「威脅」科米要小心說話,否則「有錄音帶伺候」。但5月16日則爆出科米有備忘錄:原來在2月弗林辭職翌日,特朗普把彭斯、塞申斯等人請出去,與科米在單對單的情况下,「希望」科米「放弗林一馬」,不要再調查弗林。5月19日,科米答應在參議院公開作證。同日爆出,一名高級白宮顧問在被調查之列,此人正是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5月22日,在弗林曾被國會拒絕成為污點證人之後,弗林宣布引用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不得自證其罪」拒絕在國會作證。套用特朗普多次指摘為希拉里設置電郵伺服器的工程師以同樣理由拒絕為國會作證是「沒有犯法,何必拒絕作證」的邏輯,弗林也是其身不正。 戰線擴大 特朗普自食其果 經過一系列事件,「通俄案」擴展為兩個問題:有沒有「通俄」?有沒有妨礙司法公正?兩個罪名都可以讓國會展開彈劾。但是否能彈劾,既與調查能掌握多少證據有關,也與政治角力有關。 在「通俄案」方面,雖然基本可以確信弗林與俄羅斯存在不正當的聯繫,甚至是「拿俄羅斯的錢辦事」,但是否夠得上

詳情

特朗普已成華府建制囚徒

特朗普就任總統超過100日,痛恨他的自由派照舊日日取笑謾罵。繼承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大衛牙擦騷」的The Late Show主持人Stephen Colbert,在2015年接手節目後收視不振,更有公司想將他換掉的傳聞。但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他晚晚以恥笑特朗普的「棟篤笑」開場,結果收視飈升,擊敗了全國廣播公司(NBC)的長期對手The Tonight Show,人氣更勝當年的「大衛牙擦騷」。 很多自由派都預期,民眾極度痛恨特朗普,他進入白宮後執行激進政策,最後一定搞到一團糟,到了2018年國會中期選舉時,民主黨「躺着」也能贏,重奪議會多數;2020年的總統大選,就更不用說。特朗普政府民望低迷,確是事實;但也有民調顯示,他的基本盤支持者,仍然十分忠心。根據Gallup 5月中發表的民意調查,大選後共和黨的支持度一直穩定維持在40%左右;但民主黨的支持度,則在大選後的45%跌到現在的40%。這對民主黨來說,不得不說是一個警號。 反建制國師敵不過華爾街 特朗普上任後,重用「另右」(alt-right)運動主將班農(Steve Bannon),委他為白宮戰略司長(chief strategist

詳情

受盡委屈的政客

現在全宇宙最受委屈的政客,特朗普恐怕會點頭稱是。堂堂一個大國總統,怒炒聯邦調查局長科米竟然還會受盡攻擊。為了對付中國,又大玩北韓牌,還威脅什麼攻擊云云。結果金正恩的地位不單穩陣,還可以不斷射飛彈,一副「奈我唔何」之模樣。至於特朗普日前出訪中東,一方面簽下合約,另外原來沙特王室私下捐款給特朗普女兒倡議的基金。特朗普家族的貪盡式搵食風格,歎為觀止。 特朗普之「犯眾憎」,在於他恣意破壞規矩,將「美帝」近百年來,政治體制內各方人馬攜手立下的文明規則,不斷踐踏,毫不避嫌,貪之食之,而且更會反咬對手造謠攪局,例如特朗普團隊等人會說:民主黨以前都係咁做啦,點解要鬧我?又或者批評媒體造謠生事「搞搞震」,針對特朗普云云。如此抵賴之政治作風,確實不斷迫使世界政壇下試政治倫理的底線,讓人們明白,求其選一個「破壞王」來當總統,其破壞力可以多麼的嚴重。 因此,當全球各地理解得到,「選領袖不能太求其,厭體制不能為啖氣」之禍害後,各國公民亦意識到,不能因為個人厭惡體制,又或者無得上位而要找一個「破壞王」擔任領袖。選民面對選舉,縱使覺得現有黨派百般不堪,但投票時,總好過找一個光譜內,政見最極端的三四流政客當總統,反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