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覆巢之下

特府財爺陳茂波指摘美國總統特朗普挑起貿易戰,冇信用兼霸凌,希望美國能回歸理性。看起來陳茂波確實勇武,帶頭開名批判特朗普,比林鄭的隱晦批評更進一步。但細看陳茂波的遣詞用字,原來是鸚鵡學舌,跳不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框框,只是向中央表態顯示忠誠而已。美國提高中國進口貨品的關稅,頭炮五百億,未及招架,又加碼二千億。美國是香港第二大貿易伙伴,香港也是一個獨立關稅區,但中美貿易戰,來自中國的轉口貨物已受影響,金額高達一千三百億,特府官員稱要嚴陣以待,但會佈什麼陣式對待,除了一句空口號,便一無所有。這場硬仗打下去,香港單靠「獨立關稅區」這個地位,覆巢之下無完卵,起不了什麼作用。九七前,美國立了《美國—香港政策法》:「美國政府將繼續把香港視作一個在政治、經濟、貿易政策方面與中國完全不同的地區,並在對外政策上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區別對待。」有了美國這條法律,芯片禁運也好,提高關稅也好,貿易制裁也好,香港雖未至完全置身事外,也可減少影響,保存元氣。美國對香港和中國有這個區別對待,完全是因為「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美國定期檢討《美國—香港政策法》,看看可以「區別對待」的元素是否存在、狀態如何,才決定是否繼續。當中港加速融合,京官不停指手劃腳,中國憲法自動適用香港,司法獨立受損,港官口脗似足京官,「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名存實亡……一國只有一制,不再需要區別對待,《美國—香港政策法》就會馬上取消。[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719/s00193/text/1531937316487pentoy

詳情

葉劉淑儀:美中貿易逆差的真相

醞釀多時的中美貿易戰在7月6日正式揭幕,美國開始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25%關稅。中國亦隨即宣布對美國同等價值商品加徵關稅。不過,這場史上最大規模的貿易戰並未引發全球股市震盪,當日全球主要股市表現「冷靜」。雖然美股表現反覆,曾一度下挫逾700點,但中港股市均不跌反升。我相信這是由於中美貿易「口水戰」已持續多時,市場有足夠時間逐步消化負面影響。 近日,經濟分析師George Kesarios在知名美股投資網站Seeking Alpha上發表一篇文章,指美國蘋果公司也要為美中貿易逆差負上一定的責任。據美國統計,2017年美中貿易逆差總額為3752億美元,而蘋果公司去年的營利為900億美元,佔了美中貿易逆差總額的24%。但George Kesarios指出現時計算貿易逆差的方法極具誤導性,無法反映中美貿易的實況。 按HIS Market估算,蘋果生產iPhone X的成本為370美元,其中近90%來自南韓、日本、台灣、美國及歐洲等地的零件供應商,中國富士康公司負責的最後組製工序只佔成本的3%至6%。然而當前的貿易統計數據只看中國的出口總額,錯誤將大部分製造成本算到中國上。若將其

詳情

葉劉淑儀:債台高築的美利堅

上篇提到,美國人習慣了富裕的生活,不惜靠借貸也要維持自己的生活水平。美債是受歡迎的投資工具,一旦美元貶值,大家都會蒙受巨大的損失。難怪中國一直力推人民幣國際化,目的想必是要擺脫「債仔」美國的操控。美國政府欠債多眾所周知,然而他們陷入債務深淵之深可能超乎大家的想像。根據美國的一些數據分析指出,美國政府2018年的官方債務數字高達34萬億美元,是該國GDP的120%,預計20年後將達到GDP的240%,可謂天文數字。更令人吃驚的是如果將社保及醫保等淨債務計算在內,今年的總債務高達110萬億美元,是該國GDP的390%!要滅債,只有加稅及縮減開支兩個途徑。然而美國是民主國家,官員及議員都是民選的。為不開罪選民,很少人會提加稅或縮減開支。特朗普在選前曾誇下海口要在8年之內還清美國的債務,但他的稅改法案及大灑金錢的預算案將令美國在未來10年每年產生平均2.1萬億的赤字。其實美國是有人知道自己的國家身陷破產邊緣,有評論指出其他人尚未察覺到是因為負債的影響尚未反映在他們的生活質素上。社保基金將於2034年消耗殆盡,而醫保基金亦將於2026年「乾塘」。美國的經濟其實已經千瘡百孔,政客為討好選民而揮霍無度,最終將拖累全世界。特朗普現尚可以軍事及經濟實力,威迫全世界配合他的保護主義政策,實已帶領大家來到危機的邊緣。港人必須深刻反思在這局勢下如何自強,投資要格外小心。[葉劉淑儀]PNS_WEB_TC/20180709/s00193/text/1531073865510pentoy

詳情

馬家輝:侵侵之亂

自上台以來,特朗普帶領他的美國退出這個退出那個,頗有「拳打七省,腳踢六州」的霸王氣概, 造就了另一種形式的「美帝霸權」。難怪《紐約時報》的評論說他既終結了舊有的world order,也建立了新形態的國際關係,令全球政經陷入前所未有的不確定年代。依我看,這樣的關係在本質上是「以美為尊」和「唯美獨尊」,以霸道和粗暴打底,已非傳統的「單邊主義」足以描述,更非止於「不確定」這麼簡單,而是嚴重破壞國與國之間的信任和尊重,即使能替美國帶來短期利益,或就算能夠暫時緩解某些區域緊張,但長遠而言,所有國家──包括美國自身──都要付出無比大的代價。沒有人是贏家。為什麼?理由簡單:國與國等同人與人,共存交往必須以信任和尊重為基礎,否則,大家都要耗費大量時間和資源來做「應變準備」,以便隨時回應突然出現的變動危機,由此,許許多多的長遠計劃根本無法開展,或開展了亦無法實現,朝令夕改,變化多端,到最後,所有人都疲於奔命,形成國際關係的「內耗」,各自在危機漩渦裡轉轉轉個不休,有朝一日,發現大家都在原地踏步,沒有人能夠走出腳下的圈圈。一個欠缺信任和尊重的world order必是一個分崩離析的world order,也就是說,world仍存在,卻沒有order可言了。特朗普的獨斷獨行也打破了美國政治的傳統迷思。一直以來,許多人說「美國政治三權分立,行之有效,絕非任何一位領導者可獨斷行事,所以,誰當總統其實差別不大,誰都必須在原有的政治軌道上運轉前行」云云。看來並非這回事。特朗普雖或在內政上受限,卻在外交上能夠大手大腳粗鹵行事,內政資源隨之不得不調整配合,「出口轉內銷」,他等於做了美國皇帝,「特帝」成形,變成美國的大獨裁者。幸好,天祐美國,美國猶有民主,幾年後將有選舉,特朗普或輸或不輸,「特帝」當下的權力再大亦沒法令自己永續,雖然新任總統必須耗費大量精力來重建特朗普所造成的國際廢墟,但至少,新人新政新機會,希望總會在明天。特朗普之出現倒確認了另一項傳統政治智慧:民主不一定能夠選出最好的領袖,但民主可以換人,選錯了,有機會重來,換人做做看,不至於永續沉淪。這便是「侵侵之亂」的最佳啟示,不是嗎?[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22/s00205/text/1529605523198pentoy

詳情

陳文敏:美朝峰會

朝鮮核問題曠日持久,美國過往一直依賴中國對朝鮮施加壓力,這次美朝峰會,美國直接和朝鮮對話,繞過了中國,雖然協議未有實質的具體內容,但對解決朝鮮核問題已踏出了一大步。協議能否落實,還要視乎美朝雙方的態度。對特朗普而言,這是歷任總統未能達至的成果,大大提高他在國際社會和國內的聲望,而且繞過先前的六方會談,再次肯定美國雙邊談判的策略成功。對朝鮮而言,美朝峰會亦大大提高金正恩的個人威望,亦證實朝鮮發展核武以增加談判籌碼的策略成功。在過往的六方會談中,朝鮮完全處於被動,近年的一連串核試終於帶來轉機,既能維護政權,亦可望解決朝鮮的經濟問題。在未來的一段日子,朝鮮相信仍然會游走於中美之間。中國是美朝峰會的大輸家,旣被削弱對朝鮮的影響力,還要面對美國的貿易戰。中國近年恃財生驕,以強大的經濟力量不斷干預正常的經濟活動,早已在國際社會引起不滿。中興事件和美朝峰會是一記當頭棒喝。要成為一個真正強國,除經濟和軍事力量外,還需要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道德影響力,即使今天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在國際社會,她依然是一個踐踏人權、壓制維權人士、法治落後的封閉霸權。中美貿易戰如箭在弦,香港當然希望能置身事外。諷刺的是當天高喊愛國的人士, 第一時間提出香港是獨立關稅地區,和祖國劃清界線!愛國?開玩笑吧?[陳文敏]PNS_WEB_TC/20180620/s00202/text/1529432643135pentoy

詳情

馬家輝:黃金機會的浪費

據聞特朗普已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金三胖亦是。兩人可厭歸可厭,但,若不以人廢言,也不以人廢事,朝鮮半島的和解確是世紀變局,深遠影響強國之間的權力關係和世界經貿動態,把獎頒給他們,不能說是完全沒有理由。奧巴馬不是在上任之初已取得了和平獎嗎?以事比事,如果奧巴馬的作為可以,特金二人組的世紀握手亦應及格有餘。所以,可以想見,當特金二人組他日站到領獎台上,趾高氣揚,高舉獎狀,滔滔演說,必又是另一場荒誕戲碼,清楚地告訴世人,「妓女從良」可贏得掌聲與喝彩,「烈女失節」則易遭受萬人唾罵,尤其在意想不到的時候做成一樁意想不到的好事,足抵先前所做的百樁荒唐混帳。你可以說這很不公平,卻又可視之為吸引和鼓勵壞人「改過自新」的方便法門;如果連這法門亦被關上,壞人可能乾脆一壞到底,反正沒有回頭路,唯有拚命前行做個終極壞人。公平與否是一回事,能否促成好事發生又是另一回事,後者許多時候比前者更為重要,給暴君一條活路,說不定等於給了未來的無數的老百姓一條活路;這是我的「實用主義」,這是我的保守犬儒。頒獎有頒獎的道理,領獎也該有領獎的姿勢,我們期望當特金二人組站到台上的時候,可以拿出多一些的大國領袖風範,在言語演說上,在態度神情上,多向世人展示超邁的價值和信念,千萬別像先前的「特金會」一樣,只像兩個有著年齡差的生意佬,坐上談判桌,各取所需,各施其策,然後向股東們公布我方成功爭取了多少利潤商機和合作單目,絲毫不提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多麼可惜。現實利益和普世價值根本可以不相違背,絕不是有此即沒彼,可惜特金二人組卻偏不強調,白白錯過百載難逢的黃金演說機會。換上林肯,換上甘迺迪,換上列根,換上克林頓,換上奧巴馬,若逢特朗普的和解處境,必能留下激盪人心的精彩名篇。特朗普終究只是特朗普,寵壞的闊少爺,放肆的生意佬,低而俗的商場惡棍,要他說謊容易,要他口吐金句則甚為難,他的國家或許獲利了,他的國家卻氣度變小了,得失之間,視乎你要的是什麼。至於金三胖,只不過是個被迫害幻想症的獨裁者,不再濫殺已經很好,沒必要旨望他來令我們感動了吧?[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18/s00205/text/1529259215967pentoy

詳情

馬家輝:不知恥者更勇

美國批准軍事企業把潛艇相關技術售給台灣,雖然只是初階技術,卻是明顯的信號,尤其在中美貿易戰即將開打的時刻,等於向世人宣布,特朗普將把台灣作為棋子,大打「台灣牌」,向北京施壓:若你不加速開放市場,我們將跟你的敵人愈走愈近——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老狐狸特朗普是心狠手辣的謀略騙徒,沒有任何事情他做不出來。就此階段而言,蔡英文當然是高興的。白宮准許台灣官員訪問,開放潛艇相關技術在後,對台灣而言,是極佳的「外交成就」,讓蔡英文取足面子,也替綠營的年底選戰增加了若干口號籌碼。可是,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今天有理由給你,明天也有理由收回,一旦他跟北京談妥了貿易條件,對台灣翻臉不認人是可以想見之事。「信用」對他來說是屁,以美國利益之名,他不管做什麼都理直氣壯。內地有句老話說「無恥者無畏」,香港網民亦有句潮語說「知恥近乎勇,不知恥者更勇」,套在特朗普身上,百分百合身。然而北京亦非善男信女,枱底談判歸枱底談判,白宮在枱面上愈打「台灣牌」,北京必愈會打「勇武牌」,加強對綠營政府的威迫力度。外媒近日說北京將在數年內施展閃電戰,先取釣魚台,再攻台澎金馬,因為眼見日本已建自衛隊,亦見台灣漸行漸遠,更受不了美國反覆脅迫,像被特朗普伸手一把抓住了褲襠,是可忍,孰不可忍,乾脆先發制人,打它一場硬仗。難怪屢有人說第三次世界大戰並非不可能。「人」的條件已經存在了,美有老狐狸,中有習永帝,俄有萬年普京,北韓有個金三胖,台灣有位蔡菜子,都是好戰敢戰的硬男女,如果日本再選出一位右翼首相,又遇上一回國際經濟風暴,世亂不堪聞問——看來應該多買幾支金條傍身了,對嗎?[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410/s00205/text/1523297803763pentoy

詳情

鄭志文:全民血壓高?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和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上星期發布有關血壓高的新指引,將血壓高定義由140/90mmHg下調至130/80mmHg。這指引一出,即引起廣泛報道。有報紙指出近50%美國人會被定義為血壓高,而65歲以上人士,更達80%會是血壓高。 大家不用擔心,這只是定義問題。之前的指引,早已經將130/80mmHg至140/90mmHg群組界定為前期血壓高,需要關注心血管疾病風險因素,注意健康生活以控制血壓,例如減體重、飲食少鹽少糖少脂肪、戒煙、適當運動等。對於這群組的人士,無論新舊指引都並不是建議以降血壓藥作第一線治療,所以實際分別不大,並非突然多了很多人要食血壓藥。假如大家量血壓發現略高於130/80mmHg,不用緊張。控制略高的血壓並非分秒必爭的事,先作記錄,再找家庭醫生評估和討論。 這次下調血壓高定義,其中一個原因是提高患者警覺性,及早預防。不過,也要注意反效果。有些人視血壓高為疾病,不想自己被標籤為病人,於是對量血壓甚至其他預防方案有所抗拒。另外,其他方面,例如工作需求、保險投保等,可能也會有影響。 原文

詳情

趙崇基:過度自由

有些中國人,無論骨子裏多親美崇美,遇到美國出什麼大事,他們還是會幸災樂禍,或乘機說幾句「不要以為美國有多好」的話。拉斯維加斯出事之後,除了有大陸網民循例發出幸災樂禍之聲,香港那位經常語出驚人的保皇議員,在臉書有偉論,她認為槍擊案是「過度自由的代價」。今天在大陸的中國人,上不了臉書、YouTube、Google以及絕大部分香港傳媒,最近連WhatsApp也看不到。每逢開會大日子,什麼話題都可以變成敏感字,統統被禁。還有上訪人士,經常被拉被鎖。更不要說像劉曉波這種書生論政,付出半生自由,最後送上性命。這位連五星旗代表什麼也搞不清的愛國議員,對以上種種「過度不自由」的專權行為,從來不置一詞。如今美國人出事了,她就來慨嘆,美國太自由了。美國槍械氾濫,不是因為「過度自由」。那是跟美國的開國歷史、美國人的自我防衛傳統,以至國內千絲萬縷的利益集團有關,美國甚至有憲法保障人民的擁槍權力。可是,另一邊廂,美國也有很多人致力推動槍支管制,質疑濫用擁槍權。即使各地法律也有不同,紐約、華盛頓等城市,對於槍支管制,就非常嚴格。Michael Moore的《美國黐Gun檔案》,質疑槍械政策,還得了當年的奧斯卡最佳紀錄片。除了天生奴性又脫不掉的,大概沒有人會嫌自由太多,過度自由總比沒有自由好。美國人至少有正反兩面的自由,而今日中國,因為一部韓國電影,連「出租車司機」也成了屏蔽詞了。[趙崇基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71006/s00305/text/1507226406111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