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真正顛覆華盛頓政治的狂人

友人從「美帝」回港小歇,敘舊時提起特朗普,旋即收起笑容,「炒蝦拆蟹」。友人住在加州,陽光明媚,已home-office多年,典型知識中年及民主黨積極支持者,怎會「頂得順」特朗普?但友人畢竟打滾「美帝」江湖多年,旋曰:要拉倒特朗普,不易。 這與「美帝」社會面臨知識經濟分水嶺有莫大關係。加州是「美帝」科技社會風氣之先,友人亦知人工智能將臨,已沉着應對,盤算轉身搵食。但其他州份的社會基層,到底不是要追逐科技順勢而行,而是追逐生活,至少有工開,不要往下沉淪。所以,特朗普的行為,即使乖張妄為,甚至其前度的公關大員斯卡拉穆奇,上任10日就下台,連「含×」也講得出口,粗口爛舌,堪稱一絕。但從陰謀論觀之,特朗普藉「粗口公關大員」公開罵走幕僚長普里伯斯,借力打力,不用總統開金口叫走,其實任務已經完成,上班10日就幫大老闆完成任務,然後藉故而退,此乃「美帝」企業文化最極端一面:借刀殺人也。但放在政界,卻令人目瞪口呆,足證總統行事,不理政治倫理,乃無規無矩之典範。 特朗普要的不是東西岸的科技巨賈又或者知識界精英的選票,而是予人感覺他正用一己之力幫社會底層找工作。他知道,只要一堆基層人士覺得將來有工開,即使明

詳情

王慧麟:回到中道的關鍵

「美帝」參議院議員麥凱恩,臨門一腳,把特朗普與參議院「靜靜雞」傾好的共和黨醫保方案打掉,震動政壇。當然,特朗普是希望在內政上有一個比較亮眼的建樹,以堵住圍攻他的民主黨及自由派媒體,結果功虧一簣,大發脾氣。 不過,罪不在麥凱恩,而是7年以來,共和黨也沒法找到一個更好的替代方案,而且過往囿於政爭,逢民(主黨)必反,一直避開與民主黨談判一個較好的修改方案。如果有細看奧巴馬醫改方案的執行情况,有些州份基於人口結構,沒有足夠的保險公司競爭,結果中產階級被迫選擇年年狂加價的醫保,而基層一樣沒有辦法得到保障。有些地方因為保險公司套餐花多眼亂,易墮入醫保陷阱云云。所以,即使是奧巴馬醫改方案的支持者也同意,需要一次比較大幅度的修補,讓基層也可以有機會得到醫保的支持。 問題是,特朗普主政之前,共和黨內部仍就醫改方案上,沒有一個主流。最激烈的,就要全面廢除;而取態溫和的,受惠於醫改的州份,基於選情考慮,不想有大幅度的改動。所以,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共和黨也是吵吵鬧鬧的。特朗普在上台後,威逼利誘也好,也與參議院多數黨(即共和黨)領袖談好了一個表面小修小補,實際上要大幅改動的新方案,趁會議中途忽然排上議程,要在幾

詳情

阮紀宏﹕行政權力不能退讓

「特朗普時代」將進入第200天,上周是他就職以來最「艱難」的一個星期:法案通不過、人事問題一團糟。他一意孤行,原因是手上確實有可以使用的權力。反觀香港,行政長官任命副局長,同樣有她的權力;如果受到某部分人的非議就「棄械投降」,今後5年也甭想有效管治。 白宮發言人斯派塞辭職,特朗普任命斯卡拉穆奇為通訊主任;僅10天又將斯卡拉穆奇「炒魷」。連帶撤換白宮幕僚長、司法部長是否辭職等等,人事問題令特朗普纏身。這個重要的信號在於,他跟共和黨內各個派系的關係,已經迹近「攤牌」階段,原因還追溯到之前特朗普任命他的女婿庫什納為白宮高級顧問,引起不絕的非議。 特朗普跟議會和司法部門的關係也受到挑戰,為了廢除奧巴馬醫改政策,他三度要求表決都遭到挫敗,但他要議會就範的決心不改。特朗普是上任短時間內發出最多行政命令的總統,其中旅遊禁令就屢遭法院挑戰。 有人建議特朗普要收斂,否則今後的執政將會舉步維艱。但熟悉特朗普的人都知道,如果他肯聽意見一改風格,他就不是特朗普。美國的憲制賦予總統很大的行政權力,他不惜跟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鬧騰,也會堅持使用他手上的權力,這種做法不單單是個人風格問題。 香港無論從任何角度都不能跟

詳情

劉慧君:由特朗普醫改敗北看美國政治核心

自7年前「奧巴馬醫改」出台後,共和黨人口誅筆伐,一直矢志將其推倒,特朗普更以此為重點政綱之一,上台以後,即動作頻頻,卻挫敗連連。 連月來,共和黨在國會上演一場又一場的倒戈行動,好不容易才能在眾議院通過《美國醫保法》(American Health Care Act),但議案交到參議院再經修訂後,又有4人變陣表明反對。幾經波折,終於成功「等埋麥凱恩(John McCain)」投票通過程序性動議,硬要把修訂方案《更好醫保和解法案》(Better Care Reconciliation Act)交到參議院表決,但一如所料闖關失敗。其後僅要求推倒「奧巴馬醫改」的修正案,以及被稱為「瘦身版」的《醫保自由法案》(Health Care Freedom Act),亦接連遭到戲劇性否決。原本共和黨取得參眾兩院的大多數,推倒舊有法案可謂易如反掌,惟一路走來始終失敗,原因到底為何? 在共和黨的新醫保方案下,最為人詬病的是大幅削減專為殘障及低收入人士提供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d)的補貼,此舉在社會造成極大的反彈。7年以來,早有不少低收入的殘疾人士只能依靠政府補貼才可取得合理的醫療水平,當中更有不少嚴重

詳情

林燕妮:特朗普握手神功

美國總統特朗普每次出現傳媒鏡頭前,總會為大家帶來驚喜,驚的是不知道他會出什麼言論,甚至行動。喜的是傳媒對他每次出現,總會製造新聞,完全不用怕沒有話題,單是「握手」場面已是新聞報道熱點。 最叫人記得的是他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那一握,何止是握,簡直是被特朗普捉住不放,為時差不多二十秒,相信特朗普的力度不輕,否則那一下鬆手時,安倍晉三也不禁呼了一口氣,可以感到安倍回國後要搽按摩油。 此外,就是法國靚仔總統馬克龍一握,這位法國新任總統,有備而戰,兩人旗鼓相當,也許是拳怕少壯,握手也一樣,今次特朗普先鬆開手指時,馬克龍依然握着不肯放,就鏡頭前顯示,這一次是馬克龍贏了一仗。 特朗普愛標奇立異,總之不理什麼特別場合,要握要捉全仗心意。所以,經常出現令對方尷尬的場面,那次接見德國總理默克爾時,就是拒絕跟對方握手,十足個跟人拗氣的小孩子,相信默克爾也真氣在心頭,只不過拿這個不可理喻的美國總統奈何。 不過,特朗普終於在鏡頭前吃檸檬,那是他與夫人到訪波蘭,在波蘭總統與總統夫人陪同下到華沙起義紀念碑前擺放花圈後,互相握手,當特朗普伸手準備跟波蘭總統夫人握手時,夫人直接與站在遠處的特朗普夫人握手,簡單交談後才回頭

詳情

為揭示人權侵害而受牢獄之災的曼寧

「喂!你有冇聽過曼寧嘅故事?」 「萬寧?你講緊藥房呀?」 「唔係!希望揭示美軍侵害人權真相而被判入獄的曼寧。」 在不少國家,洩漏國家機密文件是可足以構成刑事罪行的。的確,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下,洩漏國家機密文件或對社會整體構成危險,但若果文件內容是記載著政府濫用權力,以及剝削人權的罪行與記錄,而你又是手握文件的人,你會如何決擇? 為人所熟悉的斯諾登Edward Snowden面對嚴重侵犯市民私隱的稜鏡計劃,就選擇公開(公開甚麼?);而作出此選擇,成為吹哨人(Whistle-blower)的,不止他一人。 曼寧(Chelsea Manning)曾入伍美國軍隊,深入伊拉克戰地服役,擔任情報分析軍官;因此,她接觸到多份紀錄,知悉美軍在伊拉克侵犯人權的狀況:包括在未按排審訊下就把涉嫌違法者監禁。她是個愛國而富正義感的人,當看到這些紀錄,在公義與對愛國之間掙扎 – 最後,她還是決定,將這些機密文件讓「維機解密」公之於大眾眼前。[4] 這一個決定,卻換來近半生的牢獄之災的判決 — 一般來說,洩漏政府機密文件可能只會被判罰入獄一至兩年,可是曼寧卻被判罰入獄三十五年![1] 而其

詳情

看了美國科米聽證會 不想回首香港UGL委員會

6月8日,美國人都在看新聞直播,看一個被革除的FBI局長如何在全世界面前指證總統滿口謊言。如果太平洋對岸的香港人也有看的話,或許會倒抽一口涼氣,心裏納悶為什麼香港的立法會是完全另一個模樣。 美國議員把握時間 盡量不作廢話 美國的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找了FBI前局長科米作證。經歷改期之後,科米終於在6月8日親身赴會,逐一接受每名委員的提問。你問,我答,就這樣兩個多小時。也只兩個多小時,已經問出了很多細節:總統特朗普如何打電話給局長、科米如何反應、他與同袍心裏作何想等。 之所以能夠這麼有效率,因為大部分議員也把握自己的發言時間,盡量不作廢話。當然,美國民主黨的議員可以趁此機會,在電視直播面前痛罵特朗普一番。但幾乎沒有人會這樣做。他們反而有條不紊地質問科米,答完了又再追問,或緊接下一個問題。在席的都知道,自己要在有限的10多20分鐘內,從科米口中得到最多的資訊。 回看香港的立法會,他們也有一樁待查之案:UGL事件;拖了又拖,到6月1日公開會議,還是毫無寸進,流於議員之間互相指摘。建制派又再投訴有人向外泄露閉門會議的內容,甚至要全體簽署一份法律聲明云云;另邊廂的人又再說周浩鼎容許梁振英修改文件,令

詳情

小眾與大同

沒人懷疑美國總統特朗普面對落實競選承諾的壓力,但可能更多人不敢相信他真的會退出《巴黎協定》。全球暖化是整個地球人類面對的問題,而個別行業興衰只是經濟轉型問題,為了短暫的經濟利益而漠視整體人類面對的重大生活問題,突顯了特朗普完全缺乏核心價值觀的一面。 當然,假若特朗普沒有美國中部藍領階層的支持,他未必能當選美國總統。而煤礦工人和汽車業工人正是這藍領地帶的主要票源;但美國人的價值觀只在於有沒有工做嗎?面對鐵證如山,特朗普卻說全球暖化是一大「騙局」,只是一個「欺騙」美國人的伎倆。為什麼全世界要「欺騙」美國工人?他沒有解釋。便是氣候變化科學證據不足,節省能源、改善空氣質素始終是每一個國家的責任和對整體國民負責的重要政策。放棄環保,重振煤礦業及耗用燃油的汽車業,便可令美國重新「偉大」? 特朗普的例子證實了廿一世紀之民主選舉已不看重個人魅力,或政治理念。今天的政治只看社會各階層的利益。這是赤裸裸的政治交易,也是民粹主義最可怕的一面。看來這是大勢所趨,個人民主觀念已發展到變為個人利益觀念,連我們特區最近的特首選舉也跳不出這可怕的框架。君不見那些所謂甚得民心的候選人完全缺乏任何實質的政治理念,而只懂得

詳情

特朗普之禍

特朗普悍然退出《巴黎協議》,咬牙切齒地說,協議對美國不公平,中國可以為所欲為十三年,美國卻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言下之意,是美國優先,冇美國著數的事情,即使是好,他亦不做。 他是美國總統,理論上這邏輯不算太錯。可是,問題來了:地球的利益又被他擺在哪裡?美國不是向來以「全球頭領」自居嗎?為了全球利益,為什麼他能以美國利益之名而說不做就不做、說反悔就反悔、說食言就食言?國際之間,不是有許許多多事情,有些國家可以任意做——譬如無限量地發展導彈和核試——而其他國家就不准做?兩種邏輯,兩種考慮,特朗普又如何自圓其說呢? 這裡想談的並非《巴黎協議》或全球抗暖化,而是談論特朗普的人格品質如何影響美國和國際政治。一個字:爛,是爛仔的爛。當堂堂「全球頭領」由爛仔擔當,不守信用,公然扯謊,口沒遮攔,悲哀的已非僅僅是美國而是全球。 特朗普絕對是美國史上最奇特的總統。 其一也,在於他的造型和儀態。高大卻猥瑣,魁梧卻粗鄙,活像蠻荒時代的西部惡漢,若是一齣荷李活電影,一看即知心術不正。就算不論長相,且看打扮,此公經常衣不稱身,一套又寬又垮的西裝披在身上,不像富二代,而似暴發戶,有了財富卻不懂穿著品味,嚴重地失禮美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