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風景依然是人

前財政司長曾俊華一手推動的美食車計劃面臨觸礁了。繼華星冰室後,另一營運者小甜谷又宣稱因「技術問題」而退出。個別營運者是否真的因為「技術問題」而未戰先降,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舶來美食車計劃的失誤絕非技術不足,而是緣於離地的長官意志及狹隘的文化目光。 舶來美食車計劃的失誤 2015年初,曾俊華很「薯片式」的宣布:看了電影Chef而憶起自己昔日的校園生活,並萌生美食車的概念。由於計劃從外地移植,沒有事前諮詢,不單引來民間團體批評漠視本土街頭熟食文化,更即時出現部門分工協調問題。計劃原來建議在6個旅遊景點營運12部美食車,後來增加至8個景點及16部車。而經營成本亦由初期宣稱的豐儉由人,確認為60萬元左右(實際上卻遠超這個數目)。加上後來才落實的經營條款,包括不能移動、不能集合、不能更改食物、要付場租、要固定地點、要參加食物比賽、要符合各式車輛規格等要求,計劃一開始就被看淡。大家對於政府願意接納民間意見不存厚望,但也估計不到先導計劃「未開導,先結束」,部分營運者已經下堂求去。縱使「薯片叔叔」選舉工程光環四射,但仍掩飾不了其離地中產的政策建議。 港民間團體推動不受注重 與其落井下石繼續批

詳情

美食車試後感

由鬍鬚叔叔提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統籌的美食車,從構思出台到營運政策都受盡批評。 構思上,不少人指美食車是一個離地的意念,高昂的入場費不但非普通小生意可以負擔,也使美食車出品的價格不會太便宜,消費者不能受惠。而且政府一邊廂不發小販牌,另一邊廂大鑼大鼓搞美食車,顯得「無嗰樣整嗰樣」,非體察民情之舉。 營運上,不用再說也知道,近日很多美食車的車主都投訴政府支援不足,某些營運地點人流疏落、生意冷清。而且因美食車只能固定營運,因此抽中不好的地段,差不多只能「認命」。據報導,華星冰室就是因為無法爭取流動營運而決定退出。 面對這些批評,政府的取態是,美食車計劃是一個旅遊項目,旨在推廣香港,因此不能與小販同日而語。至於地段不佳引致生意慘淡,蘇錦樑先生則指有個別車主錄得最高一天3萬元的生意額,言下之意是指生意額取決於個別美食車出品的吸引度。 為了一探究竟,我趁午飯時間到了被評為人流冷清首位的中環海濱,順道試試美食車「美食」的虛實。是日為星期一,下午一時多。人流沒有想像中少,目測一直也有約20人圍在兩架美食車前,這樣的情況維持到兩時左右我離開為止。不過,美食車的確位置偏僻,而且由於位置剛好凹了進去,從遠處

詳情

「美食車」與曾俊華

曾俊華任財爺九年,最「輝煌」的政績,可能就是他主張的美食車先導計劃。但此計劃啟動逾月,營運者已經大叫救命,大部分地點日均顧客人數,低於約二百人次或以下,有些已加入賣魚蛋來救亡了。 美食車屬「計劃經濟」,乃未經巿場驗證,是曾俊華忽發奇想的點子,認為可以吸引遊客,其構想充滿先天缺陷。 首先,一如港人極愛的台灣夜巿,賣小食必須成行成巿、五花八門,東篤一串、西篤一串,才會過癮,孤伶伶一架美食車在吃西北風,難以吸引人專程去幫襯。 其次,美食車的分量少、定價貴,二十元的鮮忌廉菠蘿包、三十八元美式叉包、四十元有五隻五色餃子,又不能當正餐,相比香港著名街頭美食,十元八塊有交易的燒賣魚蛋,美食車高不成、低不就,兩頭唔到岸。巿民要花費三四十元填肚,寧願去吃快餐店,有冷氣有座位。旅港遊客中,大部分是內地客,也一定會嫌貴。據報道,首幾天幫襯美食車大多是貪新鮮的本地人,遊客寥寥可數,但新聞效應一過,美食車老闆已叫苦連天了。 我很同情美食車經營者,由於政府要求嚴格,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需要投資過百萬元訂做美食車才能開業,加上食品是特別研製,非大路貨色如魚蛋豬皮,價錢當然貴。 香港潮濕炎熱,要客人露天排隊十幾廿分鐘

詳情

美食?唓!

那一次,在蘇黎世湖邊的小食亭,買了三文治啤酒,與湖中的天鵝共晉午餐,愜意非常,印象難忘。但絕不是因為甚麼「美食」,人家賣的,就是一般市民吃的三明治、香腸之類。因為,小食亭就是小食亭,沒有所謂針對遊客的小食亭。由於土耳其人愛吃麵包,所以隨處可見由電動三輪車甚或人力車改裝的流動麵包檔。雖然賣的是平民百姓日常吃的麵包,更不是政府推動的旅遊項目,但卻形成地方特色,不少旅客也樂意光顧。車仔麵之所以稱為車仔麵,就是因為那輛「車仔」。從前,香港大街小巷隨處可見推車仔式的小食檔。但今天,車仔麵不但沒有了車仔,而且進了店,甚至走上「高檔」路線!陪伴不了港人長大的蘿蔔餅、炸蕃薯、煨魷魚、碗仔翅、豬紅豬皮、魚蛋蘿蔔……,因奉市容衞生之名,全都被消失。誰又會料到,煨魷魚被踢走多年,美食車卻引入「神級燒鮮魷」,而且歸入國際組。不過,單看圖片,長約一隻叉大小的魷魚,加上沙律、車厘茄,還有醬汁青瓜等配菜,整整齊齊地置於長形大碟,恍如餐廳的「廚師推介」。不禁問,如此「美食」,這般搭配,叫客人如何邊走邊吃呢?完全「阿茂整餅」的美食車計劃,選出了十六款「美食」,稱之為招牌菜式,包括八中、四西、四國際。但有趣的是,只有三款菜式同時由參賽者提供中英文名稱,有些只有英文名字(中文譯名),有些則只有中文名字(英文譯名)。「神級燒鮮魷」是該三款之一,但其英文名字卻是「Super Grilled Squid」,這明顯是「超級」,不是「神級」。中英文名字不相配的例子,還有那個令人以為周星馳上身,只有中文名的「黯然銷魂漢堡」,這個包的英文譯名,卻真的教人黯然銷魂:「BBQ pork burger」。至於那個只有英文名的國際組「Victoria Peak (BBq Pork Cru-batta-wich)」,中文譯名卻是「烤豬肉意大利包三文治」,那個「Victoria Peak」被消失了!想不到,今天在香港,做個包也要避諱。這個聲稱是針對旅客的美食車計劃,不知到底針對什麼旅客呢?這十六款主菜的英文名稱,有些也真的教人摸不着頭腦。那個「蘿蔔豬軟骨飯」,被譯成「Rice with turnip and pork softbone」。豬軟骨不是叫「Pig cartilage」嗎?而「雞球大包」,又是否需要用那個「Big」字呢?話說回來,特府心目中的美食車,說到底,從來也不是香港本土地道的街頭小食。而是類似美國那種由小貨車改裝而成的快餐車。雖然美式快餐車歷史可追溯至十九世紀初,但近年大行其道,據說卻與金融海嘯有關。因為金融海嘯令不少美國人因為被裁掉而要設法另謀出路,於是低門檻的餐廳創業,便應運而生。相對於實體餐廳,快餐車成本較低,價格也低於實體餐館甚或快餐連鎖集團,因而催生了市場,刺激了需求。也就是說,這完全是市場的產品,從來不是政府主導,更加沒有打着招待遊客的旗號。反觀香港的美食車,已有報道指那個「BBQ pork burger」每個售價約九十港元,這個價錢也真的很美!《莊子‧天運》篇云:「故西施病心而矉其里,其里之醜人見而美之,歸亦捧心而矉其里。其里之富人見之,堅閉門而不出;貧人見之,挈妻子而去之走。彼知矉美而不知矉之所以美。」話說西施胸口痛,因而經常緊皺眉頭,但卻益顯她的美態。同村醜女東施認為非常好看,也學西施用手按着胸口、皺着眉頭。但村裏的人見到東施這副樣子,卻只見其醜。富人嚇得緊閉大門,更有窮人帶領妻兒離開村子,躲到別處去。東施只知道西施皺着眉頭的樣子很美,但不知道西施本是天生麗質的絕代佳人。誤以為因「顰」而美,故而效顰,結果卻是醜態畢現。所以,莊子說,「故禮義法度者,應時而變者也。今取猨狙而衣以周公之服,彼必齕齧挽裂,盡去而後慊。觀古今之異,猶猨狙之異乎周公也。」學習他人的成功之道,本來無可厚非,但猨狙畢竟只是猴子。 美食車

詳情

為什麼不是炸魚蛋豬腸粉牛雜滷味炸大腸臭豆腐?

不是評判,不敢武斷美食車入選的美食不是美食,但問題是:1. 你和我外遊都想吃地道美食。請問有多少香港人吃過黯然銷魂漢堡(我很有興趣知道黯然銷魂漢堡的英文翻譯會是如何傳神),美食車是不是應該賣有香港本土特色的美食呢?炸魚蛋豬腸粉牛雜滷味炸大腸臭豆腐無一上榜,香港人的摰愛,香港人的集體回憶真的不能登大雅之堂,真見不得人?2. 食物和吃的環境是不可分割的。你會在郊外「据和牛」?會無啦啦去海洋公園門囗吃碗花膠瑤柱羹?旅客去景點,觀光終究是重點,選吃靚正平方便的美食,而不是fine dining的變奏。3. 對大部份遊客來說,他們已見慣,甚至幫襯慣美食車,香港的美食車為什麼不可以是全人手制的木頭手推車呢?或者是「囗立濕」乾果車和雪糕伯伯的車呢?既充满香港特色,更展現真正的香港精神和人文關懷呢?4. 營運模式可不可以加入自由市場部份,像從前上環的平民大牌檔,有牌照便可在指定地方營運,由食客(不單是旅客,香港人也會去),用味覺用感受一起決定什麼美食會繼續存在,不是更有生氣,更面向市場,更皆大歡喜嗎?遺憾地,最有特色的似乎是「堅離地」,怎不教人黯然銷魂呢。 本土 美食車 小食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