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秉權:寫在劉曉波頭七

劉曉波先生「頭七」,他的妻子劉霞仍然與外界隔絕;想悼念的朋友大部分繼續沒有人身自由,通訊時有時無。結集劉曉波文章的專頁「Free Liu Xiaobo & Liu Xia——我沒有敵人」昨天忽然無法運作了。 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由病至死至火化到海葬,大哥劉曉光說「體現了社會主義和舉國體制的優越性」,讓他3次在中外記者面前「感謝黨和政府」,似黨國發言人多於似家屬。 「社會主義和舉國體制優越性的死亡和葬禮」與大家連日來看到的「死亡直播」和「謊言實錄」實在讓人感到天淵之別。 「死亡3天內火化」真的是瀋陽習俗? 到底劉曉波的後事安排有多「細緻周到、完美、出乎意料」?如何體現「人文關懷和人道主義」?我們一起來檢視一下。 第一,劉曉波死後被「速戰速決」,草草了事。劉曉波由7月13日下午5時35分病逝,到7月15日早上6時半舉行簡單告別儀式後火化,前後不足40小時,可以說屍骨未寒。「死亡3天內火化」到底真的是瀋陽當地的習俗嗎? 誠然,在當地,3天火化(連死亡當天計)確實是有的,但三五七天的也不少。 以下是當地的一些個案:瀋陽市政協原主席張鴻鈞,2006年8月12日死亡,7天才火化;瀋陽飛機工

詳情

二維碼墓碑

到香港仔掃墓後,照例開口跟大女孩說說墳場內的「名墓」故事。葬的是名人,故我戲稱為「名墓」,蔡元培、熊希齡、黃克競、馮平山、唐紹儀、花影恨……各人悲喜與哀樂,是民國史的縮影,可以說上幾個鐘頭。 豈料大女孩沒聽幾句即打呵欠道,算把啦老豆,講過幾十遍了,每次都悶到我想死。 話雖如此,我仍是正色地繼續說下去。如果連把話說完的權力都沒有,我這老爸尊嚴何在。於是,她假裝在聽,我認真在說,直到回到家中。 可是我忍不住想,到底有什麼方法能令她對名墓感興趣?難道真要再等一段日子,到了「二維碼墓碑」大行其道,有聲音有影像有情節,她才覺得吸引?若是,祈求此日快來,好讓她有機會更懂民國名人的浮沉往事。 「二維碼墓碑」是新鮮事物,僅在網上有人宣傳,倒不知道是否真有人這麼去做。話說湖北有某公墓推出收費服務,你付錢,他們替你在先人的墓碑上雕刻一幅二維碼,孝子賢孫或任何人站在墓前,用手機輕掃墳上barcode,即可連結到由你預設的網站,裡面當然可以上載任何你想上載的文字和音影資料,讓瀏覽者能夠全方向、多層次地悼念和認識亡者,不必再只看碑上的短短兩三行生卒行狀。 嘩,這其實是好主意。「萬物聯網」的時代到了,既然幾乎所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