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會否攜手「一帶一路」?

距離北京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各國政要近期紛紛登門拜訪確認參會。習近平主席在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晤時也向他發出了參與「一帶一路」的邀請。特朗普會否對「一帶一路」感到興趣,以及會何種程度參與此次論壇,可以說是論壇的一大懸念。 「一帶一路」到今天已經提出3年多時間,內地對這一詞彙已經有些「審美疲勞」,但是習近平向特朗普發出參與邀請,正明確告訴人們:是時候重新認識「一帶一路」這個爛熟字眼背後的真正內涵了。 首先,習邀特參與「一帶一路」本身就是個重大啟示。「一帶一路」具有充分的開放性,並非西方輿論形容的「新馬歇爾計劃」,也非有意挑戰美國的地區主導權,拒絕「冷戰思維」是「一帶一路」的鮮明特徵。 其二,「一帶一路」初衷是針對不發達的亞歐腹地的繁榮計劃,反映了中國解決結構性困境的戰略思維和改革意志,這正是當今世界的稀缺價值。以雄安新區為例,其設立就是要將「價值窪地」打造成新經濟增長點。儘管類似的大開發計劃對於美國等並不陌生,但是現實中具有條件和實力同時具備強大改革意志的發起者和合作者可遇不可求,更何況是一個涉及眾多國家和地區的超級大計劃。至於這一計劃落實後的效果,沒人比

詳情

習特會:「特朗普翻轉劇」緣何發生?

外孫女和外孫演唱中文歌曲《茉莉花》並背誦《三字經》和唐詩;男主人在媒體面前連用3個「great」狂讚來客的夫人;以強悍示人卻在中國來客面前「強自調動」臉部肌肉而「全程都是微笑」以向客人示好……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夫人對美國的訪問受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盛情接待,其美好程度或許無以復加。前述「橋段」只是信手拈來的幾個例子,比如特朗普當面讚美習夫人彭麗媛,美國媒體這樣描寫「(特朗普使用)incredibly talented(令人難以置信、才華橫溢),並連用3個『great』,稱彭麗媛是a great great celebrity(大大明星)、a great singer(大歌唱家)」,而西方媒體還注意到「中國竟然是特朗普第一個確定要出訪的國家」,在在令全球新聞界匪夷所思。 所以如此,乃是因為各國媒體在今年短短3個多月時間看到一幕劇情180度翻轉的「大戲」,特朗普則是無處不在的主角。以與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悍然通電話之「電話門」為發端,特朗普嚷着「『一中原則』也可談判」以「對華硬漢」亮相,旋即任命「中美必有一戰」的主張者班農為首席策略師及一眾對華強硬派的班子,擺開對中國「將要出手」的架勢,

詳情

習近平訪美的最大成果

習近平千里迢迢飛到美國佛羅里達州,旋風式訪問24小時,與特朗普在其私人莊園會晤。而為了這次歷史性會面,中美勞師動眾,莊園所在的棕櫚灘固然出動全部警力去封路,還要向鄰市借來警察,而中方也動員數以千計華僑及留學生,沿途歡迎習及反制抗議的台灣、西藏的支持者及越南僑民。那麼,習近平此行收穫如何呢? 這次會面安排有很多破格之處,不符中國外交慣例,甚至有點令習近平「屈就」。這是近年中國領導人訪美最倉卒的,不僅規格上不合常規,既非國事訪問,也不是工作訪問,且不遠千里飛到美國,連白宮的歡迎儀式和正式會談也欠奉,就直接飛去佛羅里達州。過去,中國領導人訪問美國都帶着龐大採購團,最短也有五六天,絕不會連華盛頓、紐約等美國城市也不去,僅逗留24小時,畢竟來回都要24小時呀! 據報,中方曾建議先訪白宮再到佛羅里達,卻被特朗普拒絕,一派「你來就來,不來就拉倒」的姿態。為什麼如此倉卒,仍要飛去見特朗普呢?中美之間確有很多共同利益和潛在衝突,需雙方元首會面去解決,更要建立可及時通話的聯絡管道,避免日後誤判而變成不必要危機。從克林頓到奧巴馬,中美元首都有可信賴的非官方溝通渠道去傳遞信息。 美國前財長保爾森在其著作《與中

詳情

從「習特會」看特朗普的膽略與手腕

一個是權力如日中天、繼毛澤東以來最具權勢的中國領導人,另一個則是勢要再次壯大美國、建國200多年來最不尋常的「超另類」總統。單憑這兩位身具獨特個性、數十年來難得一遇的大國領袖聯袂演出「莊園高峰會」,就已足夠吸引所有國際媒體。甚至有評論在事前就將此次中美元首會晤的重要性,與同樣是共和黨籍的總統尼克遜於冷戰時期的1972年2月歷史性訪問北京相提並論。然而萬眾矚目的「習特會」,卻是以「沒有實質成果」收場。 特朗普牢牢掌握戰略制高點 也正因為為期兩天的「習特會」沒有爆出任何火花的亮點新聞,許多前來採訪的國際媒體記者只好掃興地把焦點放在特朗普外孫女唱中國歌曲《茉莉花》,或乾脆迅速將報道的重點轉移到會面期間美國攻擊敘利亞的軍事行動上。然而,倘若細嚼特朗普安排習近平此次訪美的整個過程,就不難窺視出特朗普深藏不露、令人刮目相看的膽略與外交手腕。而在這次不同尋常的中美高峰會所伴隨的兩大領袖的外交角力中,毋庸置疑,特朗普從頭到尾、牢牢地掌握了戰略的制高點。 首先是特朗普奪得先機的中美主客地位。45年前是尼克遜主動出訪,千里迢迢地來到陌生的「共產中國」,目的是要拉攏新中國,以牽制蘇聯;而毛澤東則從容自信地迎

詳情

習特會安排倉卒 京怠慢來客

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4日啟程,前往芬蘭官式訪問,然後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佛州莊園與其舉行重要的莊園會晤。習特會預訂於周四、周五兩日舉行,習近平最快也要周六(8日)才能回到北京,但應他邀請,緬甸總統廷覺周四就來訪華了,這意味着廷覺最快要到訪華的第3日才能見到習近平。 緬甸總統挪威首相本周訪華 與此同時,挪威首相索爾貝格(Erna Solberg)也於周五(7日)訪華,雖然邀訪她的是總理李克強,但按慣例,凡掌實權的外國政府首腦,習近平也會與之會談。好在廷覺和索爾貝格兩人的訪華日程都是到下周二(11日)才結束,兩人都不會與習近平失之交臂的。 由此可見,習特會的安排確實是較為倉促,一般國家元首的會面安排,都要至少提前數月準備,但今次習特會應該直到2月尾國務委員楊潔篪訪美,在白宮與特朗普會面才八字有了一撇,直到北京兩會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訪華才最後敲定,中方直到上周四才正式證實了相關行程。 為此,外交部就要設法調整習近平原來的外事活動表,緬甸總統、挪威首相在華的行程,多少也受此影響,要先作別的參訪或會晤,與習近平的會晤排到行程的後半段。 廷覺今次來訪,是他就任總統後首度訪華,全民盟上台一年,其背後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