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易幟二十週年與習近平之亂

6月29日,中國獨裁暴君習近平踐踏香港土地,打算出席中共佔領香港20週年活動,耗費49小時,出席20場活動,勞民傷財,草木皆兵,不知所謂。當天前夕,來自香港眾志、社民連、人民力量、大專政關等至少26名抗爭者發起「黑紫荊」行動,佔領金紫荊廣場上的金紫荊雕像達4小時,呼喊「我是香港人,釋放劉曉波,我要真普選」,然後被警方以莫名其妙的「公眾妨擾罪」拘留長達24至33小時,刻意禁錮他們,拖延筆錄口供。同一晚上,支聯會也在終審法院門外舉辦「釋放劉曉波」燭光晚會,約有200位市民參加。有良知的香港人沒有沉默,沒有放棄,用盡辦法令全世界知道:「習近平你這個殺人兇手,香港人討厭你!立即滾蛋!淪陷不是回歸!暴政不是祖國!」 我深知習近平完全知道。當他趕走了那兩個搶上航機獻媚的梁振英夫婦,不讓他們陪伴自己步出機艙之後,他開始踐踏香港土地,奢言所謂「表示祝福、體現支持、謀劃未來」、所謂「行穩致遠」,其實這裏每一個字都一直是香港人要用來送給劉曉波的,不需要他用來告訴香港人。在他話音剛落,轉身離開之際,香港某位記者高呼:「會釋放劉曉波嗎?會給他在外國治療嗎?會給劉曉波、劉霞自由嗎?」就隔這麼近,但他卻裝作完全沒

詳情

吳志森:無綫聲明 詞窮理屈

香港電台《頭條新聞》被無綫粗暴抽起,事情發展,愈演愈荒謬。無綫發表超過700字聲明回應,詞窮理屈,盡顯語言偽術。 習近平來港,發表多次「重要講話」。6月30日會見社會各界人士,對着政商各界,也發表了演講。按以往做法,可能是場地問題,也可能是保安原因,未必所有傳媒都可以入內採訪。今次由有線全程拍攝,然後將新聞片段交給其他媒體,這種做法,行內叫做pool,這也是國際慣例,並非特別安排。 習大大的講話,下午5:09 now新聞台搶先播出,負責拍攝的有線,遲了兩分鐘5:11也播出了講話內容。無綫有個24小時的互動新聞台,也在5:15將新聞片段出街。 奇怪的是,無綫電視翡翠台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仍繼續原定節目安排,這個時候翡翠台播的是什麼節目呢?卡通片。 直到5:50,翡翠台突然以特別新聞報道,播出習近平的演講片段,距離now播出已遲了41分鐘,比無綫自己的互動新聞台,也遲了35分鐘。 各大電視台播出習近平講話的時序,清楚說明無綫以播出「突發新聞」為名抽起《頭條新聞》,即使不是刻意說謊,也是極不專業。突發,就是突然發生、不可預計,而且極具新聞價值,非播不可,任何節目都要讓路。舉個例子,2001

詳情

阿果:「不合時宜」的頭條新聞

老實說,近年我愈來愈少看《頭條新聞》。別誤會,我曾經是節目的忠實擁躉,盧科長古秘書的笑話、太后與小豪子的雙打,令我心動。然而踏入網絡年代,針砭時弊的資訊俯拾皆是(我多轉台看CapTV),《頭條》式戲謔(即替社會大事配上流行曲),於新時代的波濤裏看來不再獨特,甚至「不合時宜」。 我以為自己對《頭條》已無感覺,但上星期當節目(再次)出事,我和許多百姓的腎上腺素竟然飈升,一同肉緊。很明顯,在不少港人心目中,《頭條新聞》絕對不止一個電視節目咁簡單。 6月30日傍晚,無綫電視為播放習近平的講話錄影片段(及「更重要」的卡通片《靈裝戰士》),突然抽起《頭條新聞》,以財經新聞及風水節目取代,更於播出前8分鐘才通知港台。事件引起社會輿論關注,港台與觀眾不滿做法,紛紛向通訊局投訴。面對爭議,無綫發表聲明,再次使出大時代看家本領﹕丁蟹上身——一方面轉移視線,指習近平講話屬「重大新聞」,遠比《頭條新聞》重要;另一方面亮出武器,控訴今時今日在無綫頻道播港台節目乃「歷史遺留」、「不合時宜」。 《頭條新聞》再次成為頭條新聞的這幾天,出於肉緊,我努力重溫舊節目、舊剪報,過程中除了重拾心跳,還發現這個現年28歲的電視節

詳情

袁彌昌:不留痕迹的習旋風

習近平3天的訪港之旅,香港與外界都翹首以待,他與夫人彭麗媛的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但相對於對習主席的關注,香港市民及市內慶祝回歸的氣氛卻異常淡薄,形成一個強烈反差;甚至就連這股被掀起的「習旋風」,在習近平離港後也迅速消散,不消幾天在民間幾乎已沒有留下多少痕迹,實在是始料不及。這現象值得我們深思。 撇開市民對習近平在港講話的個人立場不談,習近平和彭麗媛在整個訪港行程中都非常親切親民,其一言一行都很能適應香港的社會氣氛,令港人充分認識到國家對香港的重視,幾乎已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然而,在這背後,市內除了建築物外牆的燈飾,以及街上的一些旗幟與標語外,基本上毫無慶祝回歸的氣氛,令人頓覺自己彷彿身處在一個平行時空。這就是未能有效觸動港人的明證,明顯是宣傳方針與手法出現了問題——這很可能也是回歸20年來人心未能「回歸」的重要關鍵之一。 被奪氣奪心的港人 誠然,對於這現象的一個比較簡單及可信的解釋,就是港人經歷了近年來的眾多政治風波,目前都被麻木感與無力感所籠罩,對於中央、特區政府及一國兩制已不再寄予任何厚望,因此大家都只在靜觀其變。這究竟是中央對港政策的成功抑或失敗,是否已成為香港的一種新的政治生態

詳情

吳志森:劉曉波消息 反映詭異的北京權鬥

天朝盛世,回歸廿載。習大大君臨香江,播布天威,突顯祖國對香港的關懷,令子民感激涕零,山呼萬歲。 本來,日期時間行程項目,一切經過精密計算,全然都在掌握之中。但機關算盡,總有計錯數的時候,突然殺出個劉曉波「保外就醫」,就使習大大的香港回歸騷大失預算。 回歸廿年,習近平親臨香港出席回歸慶典,為新班子就職監誓,按常理應是一早的安排,甚至幾年前已經確定。用最淺易的新聞操作理解,無論是中國大陸的宣傳機器,還是香港的自由媒體,都知道這是六月底七月初的最大新聞,版面篇幅,時間長短, 都不應出現任何一單新聞,搶佔習大大的風頭。 但是,不遲不早,偏偏就在習大大訪港的關鍵時刻,爆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確診末期肝癌,被「保外就醫」的轟動消息。新聞當然受到西方關注,本地媒體,雖大多早已歸邊轉軚,但也有不少報章,把新聞放在頭條全版,圖文並茂,前因後果,詳盡分析報道。 人們不禁要問,習大大來港宣訓只不過短短三天,劉曉波確診頑疾,即使危在旦夕,不是可以稍等三至五天,待習大大完成回歸大典,盡興而歸,才發布消息,以不蓋過習核心光芒為最高原則,才是最講政治最忠誠、最符合宣傳政策的做法嗎? 習大大訪港與劉曉波患癌的消息同

詳情

雷德:不要再幻想「吹和風」:習近平訪港講話簡析(下)

上文提到,習近平講話內容,表示了北京政府最少在未來五年將會延續對香港「反對派」的鬥爭。今次習近平講話稿相對於此前的領導人講話,另一個不尋常之處,在於其將香港在習近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藍圖上定位。 有別於以往的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在今次「回歸周會大會」及新一屆特區政府就職典禮的演講稿中,加入了他個人提出的治國綱領。此前兩位訪港的中國領導人,包括江澤民與胡錦濤,都有其綱領性的治國口號,分別是「三個代表」(江)及「科學發展觀」。不過,江及胡在訪港講話之中,並沒有隻字將香港未來發展與此扣連。 或許是要彰顯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又或者是要突顯「習核心」的領導權威廣及香江(筆者更相信兩者皆是),習近平的講話之中加入了他自己提出、對今日北京政權綱領式的口號:「中國夢」及「兩個一百年」-- //⋯⋯香港已經融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壯闊征程。⋯⋯// //⋯⋯全國各族人民正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團結奮鬥。不斷推進「一國兩制」在香港的成功實踐,是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 習近平在講話中,將「一國兩制」的實施提升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

詳情

梁美芬﹕習主席提及中國憲法的玄機

早前國家主席習近平專程訪港為新一屆政府監誓,其間在幾次重要講話中都提及中國憲法及香港《基本法》的重要,並多次希望香港市民特別是公務員及年輕人對國家憲法增強認識。 習主席為什麼要在此刻強調憲法的重要呢? 國家最高領導人在新一屆政府上任後的講話中花了這麼長的篇幅去提及中國憲法與基本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重要,信息很明確:香港人認識基本法不能只看樹木不見森林。在香港,很多人認為中國憲法中只有第31條與香港有關係。其實,中國憲法是香港基本法的母法,雖然根據一國兩制,有部分條文並不適用於香港,但其實只要跟一國兩制沒有牴觸的部分,對香港都是有效的,例如國家主席的選舉又或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等。 在基本法的很多條文中,實際上是隱含了中國憲法的特徵,尤其是基本法的第17、18、158及159條。例如基本法的第17條提及特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須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對香港特區立法的備案權,實與內地憲法第100條一致。而基本法第18條的緊急狀態宣布,與中國憲法第67(20)條也是如出一轍的。第158條的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權,更是與憲法第67(4)條同氣連枝。基本法第159條的修改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而

詳情

陳智傑:以媒體事件重奪七一?

國家主席習近平於香港主權移交20年訪港3天,行程緊密、頻頻曝光、發表講話,主席夫人亦「落區」親民,探訪老人。在習主席訪港的3天,他和周邊人物的言行舉止幾乎進佔全香港媒體,使香港市民雖然沒有跟他親身接觸,但也感覺到他到臨香江,並成為城中熱話。 事先安排 務求搶盡社會注意力 習主席訪港,可說是一宗「媒體事件」(media event)。「媒體事件」是指事先安排策劃的人為事件,務求搶盡社會的曝光率和注意力,使人們不得不注視,藉以建構社會文化意義。由於媒體是現代社會爭取曝光率和注意力的重要平台,這類事件因而被稱為「媒體事件」。此外,「媒體事件」亦意味了大多數的民眾只能透過媒體去「參與」事件,因為事件本身涉及重大政治含義,難以讓民眾自由參與。 傳媒及文化學者戴揚(Daniel Dayan)和卡慈(Elihu Katz)在1992年出版的Media Events: The Live Broadcasting of History(《媒體事件:直播歷史》)一書,奠基於媒體(主要是電視)於現代社會的影響力,提出「媒體事件」的3個社會形態。首先是競爭式事件(contest)。這類「媒體事件」是以既有的社

詳情

陳景祥:聽教車師傅話 開好特區這部車

林鄭月娥領導的新政府上場。她接受中央電視台訪問(上周六播出)時說,首要任務是解決社會撕裂;到周一跟傳媒茶敘時則表示,香港目前最需要是令市民有希望。在上任前,林鄭月娥的民調支持度開始逐步上升,支持的比率超過反對,而今年七一上街的人數也明顯減少。一切迹象都顯示,行政長官換人或許未能解決「長遠問題」,然而短期內因新特首釋出善意,令對立情緒緩和、社會氣氛得以改善,則是顯而易見的。 修補撕裂,或有人稱為「大和解」,相信是不少港人對新政府能撥亂反正扭轉過去5年「以鬥爭為綱」的寄望。今年初特首選舉時出現的「曾俊華現象」,就是投射了很多人厭倦政見對立、互相仇視、你死我活的那種政治生態。而能夠扭轉這種劣質化政治生態,必須由政府施政入手。林鄭把修補撕裂列為上任後首要工作,應該是感覺到了民情所在。 但是,有些人是不認同「大和解」的。他們認為反對派是命定反中央、反特區政府,不管誰上台,只要是中央認可支持的行政長官,反對派就會「反到底」,任何和風好景都是短暫的、不可靠的。 大和解既要特首主動也要中央支持 這種講法不能說錯。但如果堅持認為「大和解」不可得,政府的對策就要寸步不讓、任何政府認為「對」的就要迎難而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