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德:不要再幻想「吹和風」:習近平訪港講話簡析(上)

今年特首「選舉」期間,部份報章大吹「兩個中央」論,認定北京在中共十九大之前的內鬥,會影響北京對港政策,甚至會因一方得利,而令下任特首「吹和風」。被泛民期望「吹和風」的代表曾俊華輸了,到了近日泛民一些意見領袖又在講「林鄭去梁化」,並將林鄭月娥視為「和風」的特首。 於是,習近平訪港,泛民亦沒有行動(除了社民連及香港眾志「黑紫荊行動」),以至屢屢表現出向最高領導陳情的渴望。然而,林鄭月娥就職典禮上,習近平發表的講話,在筆者看來是將「和風」的幻想完全吹散,倘若此後泛民主流仍然幻想有空間與北京討價還價,從好心的一面看是政治智慧太低、反之則是有意哄騙支持反對派的市民了。 習近平在新一屆政府就職典禮的講話,對北京至少在未來五年的治港方向相當清晰--不但會繼續收緊「兩制」自由度、亦全面地將香港與中共核心的大藍圖接合。 以往中國領導人在「回歸」「大週年」(逢5逢10)的講話,都會評價「一國兩制」在港實施的情況。自從 5 年前胡錦濤的講話起,「香港同胞能自己管治好香港」的類似用語已經消失無蹤;而上次講話雖然提及香港社會有「深層次矛盾」,但領導人對香港事務的指示,卻未曾試過如今次習講話的仔細: 習指出「一國

詳情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不能後退的底線

今年習近平訪港期間,有不少「明張目膽」的人權侵害事件正在同步發生。 警權 7月1日,有政團,包括社民連成員準備到灣仔金紫荊廣場抗議,但甫到場即被過百人包圍及破壞他們的示威物品,警方到場後帶有關人士上警車;社民連成員吳文遠及陳皓桓則表示在警車上遭警察毆打,亦有傳媒目擊吳文達被警察抬上車後,頭部及手被按住,更拍得其被扯頭髮一幕。 [1] 而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於2015年發表的審議結論中,早已對香港警方對示威者使用過度武力,並要求港府:「公布警方的一般命令和使用武力的相關準則,確保其符合國際標準。」(第14及第15項) [2] 和平集會權利 香港民族黨本擬在6月30日於尖沙咀舉行集會,但向警方申請時卻遭拒絕;根據其面書所指,該「禁止公眾集會通知」中,第一項禁止理由為「有關主張明顯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章『總則』第一條,即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而及後警方回應傳媒查詢時,則指其反對是基於公共安全理由,並指有理由相信該團體不能控制集會的參與者可能進行的違法行為。 而支聯會亦稱,於7月1日上午,有支聯會成員於尖沙咀拉起「我要真普選」橫額時,被便衣

詳情

呂秉權:繼三權合作之後 習近平又有新要求

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周訪港,雖然沒有接觸普通市民,雖然沒有「向群眾學習,多同群眾座談,多到困難和矛盾集中、群眾意見多的地方去,切忌走過場」,雖然沒有「減少交通管制,一般情况不封路、不清場閉館」,雖然沒有以身作則落實自己主催通過的《關於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繫群眾的八項規定》,但觀其行之餘,我們還要聽其言。習近平的一些「重要講話」香港人還是要留意的,因為這些講話是當面對新一屆特區政府下的指令,講話精神亦可能會寫入秋季召開的中共十九大報告之中,正式成為更具體的中央對港方針,影響香港一段時間。 由於傳媒對習近平七一講話(新一屆特區政府就職)已有不少解讀,筆者倒想討論習近平接見新任行政、立法、司法機構負責人的談話。 首當面要求三權負責人要有國家觀念 在接見特區新任行政、立法、司法機構負責人時,習近平首次當面要求他們要有「國家觀念」和「自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之後特別點出三大工作範疇,包括解決經濟民生、青少年國家歷史文化教育、打擊和遏制港獨。 新華社對習有關講話的報道如下: 「不論是行政機構主要官員,還是立法、司法機構負責人,都要有國家觀念,在開展政務活動和處理有關問題的過程中,要善於站在國家的高度

詳情

王慧麟:應是釐清誤解的時候

習近平來港3天,匆匆而去,留下兩次重要的講話。親中傳媒當然大書特書其什麼「三個相信」等。這幾天本報對此有精要分析,毋須筆者增磚添瓦。筆者反而認為,這兩篇說話,可讓泛民朋友頭腦更清、思想更靈。總的而言,筆者希望泛民朋友要有「三個不要」。 盼泛民要有「三個不要」 第一,不要再沉迷什麼「兩套班子權鬥論」。 自2014年《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發表之後,部分泛民朋友一直堅持,「白皮書」只是由某一個掌管港澳系統的人士主催的說法,北京領導層對港政策的真正想法,並非如此。 3年了,「白皮書」所講的方方面面,其實一直有序地推進,泛民部分朋友仍拒不相信,甚至認為今年5月張德江訪問澳門的談話,也未必是北京領導層的真意云云。 不過,上周習近平的講話,主軸仍是「白皮書」的內容及精神,而且更說得具體及細緻,相信泛民部分朋友亦應該明白,至少在對港政策方面,不存在「兩套班子各懷鬼胎」的權鬥論。 第二,不要再認為北京「誤判」港情。 過往20年,部分泛民普遍存在一種說法,即是北京一直對「港情」誤判,所以才有某些過火的操作。「誤判」一詞的潛台詞,是北京只要不再「誤判」的話,就會站出來糾正「錯誤」。

詳情

潘小濤:5年前輕車簡從視察 習今「打倒昨日的我」

習近平來港3天,其排場之大、保安之嚴、對交通生活影響之廣,應是歷年訪港的中國領導人之最。習下榻酒店所在的灣仔北幾乎成了「生人勿近」的禁區,還有他所過之處的保安區;僅訂下兩間豪華酒店,然後點中其中一間入住,也創先河之舉。 真有必要如此大規模地封路嗎?細細比較歷年中共領導人來港的保安措施,就會發現一年比一年嚴苛,對傳媒的限制也是年甚一年。以往記者可在會展包圍朱鎔基,向他提問各種問題,他也樂意回答,混亂之下推倒大堂的花架;幾年後胡錦濤來港,已變成「傳媒勿近」,有記者從遠處高聲向他提問也被警方帶走。上次李克強來港,記者更變成「黑影」被扣查、穿著六四T-shirt的街坊被帶走、半個港島區交通癱瘓。 今次習近平來港,採訪區與他距離更遠,記者到機場採訪他中午抵達時,烈日之下不能帶雨傘、毛巾等,到石崗軍營採訪他閱兵時更連筆、電腦、手機充電器等都被禁止攜帶。而《明報》記者駕着車頭玻璃放有報館名字牌的採訪車,欲前往他到訪的八鄉少年警訊活動中心附近觀察及採訪,也在2.8公里外被警員截停及喝止車內的記者「撳電話」。真有這個必要?保護習近平當然重要,警方也以專業評估襲擊風險而作出相應措施,但總要在保安及擾民之間

詳情

區家麟:祖國來了.萬歲萬歲萬萬歲

納粹德國的法律理論家  Carl Schmitt 有句名言,道盡法西斯管治的精髓: 想摧毀一切現存規則,最重要乃聚焦於「例外」(exception) 的妙用。 掌權者最愛說,現在情況「特殊」、「緊急」、「例外」,故須採取非常手段,法律可以放下,自由可以剝奪。如何營造「緊急」的氣氛?《論暴政:二十世紀二十個教訓》一書中,歷史學家  Timothy Snyder 說,當權者一談「極端主義」、「恐怖主義」,強調「國家安全」時,就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施行暴政者,與恐怖主義者是好朋友,暴政需要以「反恐」為名,製造「特殊處理」之理由,沒有敵人,也要製造敵人。一聲反恐,可以剝奪你示威自由、限制出入境;一聲國家安全,可以凌駕法律,另立惡法。大家很快發現,所謂法治,是以法律作武器治人,法律由我訂,由我詮釋;所謂國家安全,原來是國家領導人安全,是政權的安全,是主子的顏面。 除了國家安全,還有「國家主權」,「主權」高高供奉於神壇之上,「獨立」行為固然十惡不赦,「煽動」也不可以,進而「主張」與「談論」皆視作煽動,「明獨」沒有了,則說你「暗獨」,指稱你「極端」。罪行一路延伸,「底線」愈劃愈緊,最新聖旨,「挑戰中

詳情

Duncan Lau:咫尺天涯

週五晚上,到灣仔的藝術中心看電影。門票早數星期前已買好,突然政府宣布國家主席在這個週末到訪,戒避佈置和安排是舖天蓋地,閒雜人等幾乎不能進入灣仔! 這次已經不是香港政府第一次作岀這種超越常理的安排,我等蟻民也不太理會,平日好端端不會到那區,所以並沒有放在心裏。到週五放工時才醒覺到,藝術中心是極接近會展,會有甚麼影響呢?這才開始擔心,原打算在上環一帶吃了晚飯才過去,現在不知那邊的情況,於是決定先去那邊看看,才作安排。原本乘地鐵再由天橋直走到入境事務大樓,再走向藝術中心;但我擔心天橋可能是高危地帶,可能有不少路障。盤算後,改乘叮叮,因為電車可以看到路面情況,而且它有自己的路軌,應該不會受交通擠塞的影響。 我很快到達分域街,下車後一直向海的方向走,沿途沒甚麼特別異樣。直到上了橫過告士打道的天橋,有警員把守,而越接近另一邊,守衞人員也越多,有些更有坐椅,可想而知是要長時間站崗。在下樓梯們岀口拉了一半欄杆,只容一個人走過,而地面各方向都放置鐵馬水馬,密不透風,在大樓的岀入車路旁,全都被圍起來,只留一扇只容一個人通過的閘口。當時,所有這些閘門都是打開,行人算是「暢通無阻」的。我輕易來到藝術中心,於是

詳情

馬傑偉:別人的慶典

二十年過去,達官貴人熱烈慶祝回歸,但不少港人橫眉冷眼。的士佬說:「封到實,你驚人會炸╳死你咩!」舞台上的說辭,比如,梁振英挫港獨有功、特區政府表現佳、一國兩制發展好……說的人似是懇切,聽的人不甚了了,甚至覺得完全係廢話。 港官的面目,愈來愈陌生;主禮的頭面人物,衣著談吐,舉手投足,陌生之餘,還令人頗生抗拒。那些赤紅色的大橫額,愈來愈高的水馬陣,那種君臨城下的排場,不少港人難以投入,正所謂唔係好啱feel,與本土感情沒有聯繫。建制親中者眾,簇擁權力核心。市民呢,在核心的外圍吃花生。內熱外冷,官民兩面。 回歸煙花依然燦爛,維港依然氣派不凡,殖民地的銅像被遮蓋,灣仔的歌舞昇平充滿中國特色,小紅旗大紅旗在烈日之下飄揚。劉曉波的悲劇在回歸大典之前上演,更顯得岸然的大國背後,流露獨裁政權的專橫。 中央電視台常常出現盛大的國家大典,紅色主調配以鮮黃字樣,這種大國形象,今天已經不是電視轉播,一國風華,活現香港街頭。 此際,一國兩制以詭異的面目出現。香港那一制,淹沒於五星旗海,兩制之間彼此的屏隔,只能留在香港遺民的記憶之中。一國強大的實體就在眼前,兩制那個我們曾經引以為傲的香港,留在心中,仍然自由自我,

詳情

習近平香港系列講話釋出多重信息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6月29日至7月1日赴香港視察。其間,他發表的幾場講話都傳達出對香港未來道路的重要信息。 香港不能關起門來看香港 首先,習近平主席在乘坐專機抵達香港機場後,對媒體發表重要講話,提出「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行穩致遠」概括了未來一國兩制發展的長遠規劃。「行穩」即未來不能起什麼大波浪。過往20年,香港起過不少波浪,比如亞洲金融危機、非法佔中、港獨等,這些都是未來要克服的。習主席在之後的幾場講話中明確提出國家主權、青少年的教育、香港的經濟應集中力量發展民生等,都是圍繞「行穩」的概念來講。 「致遠」即一國兩制堅定不移。這是一個長遠目標,不是一個臨時的安排。香港不能關起門來看香港,一定要把香港放到整個國家戰略格局中看。實現一國兩制的戰略目標,本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一部分。所以,講香港問題,不能就香港講香港,要放到國家整體藍圖中去。 盼香港有探索自己道路的自信 其次,習近平主席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歡迎晚宴上的致辭中,對香港同胞講了「三個相信」:相信自己、相信香港、相信國家。提及「相信」,可追溯至1984年鄧小平接見香港有關人士。當時有許多人認為,中央或者香港沒有能力管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