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豪:當小熊維尼都被DQ

劉曉波之死最令人意外的,便是中共最後拒絕了「保外就醫」的請求,也不肯放過劉霞。 許多人說,劉曉波是納粹後第二位死在監獄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這個罪名會大大影響共產黨的國際名聲。 然而不幸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和平獎得主最終還是死在囚禁之中,但中共政權似乎沒有受到什麼國際壓力,歐美諸國政府沒有做出實際行動要求中共釋放劉曉波和劉霞。 早前特朗普忙於準備中美首輪經濟對話,談判桌上會觸碰許多議題,但應該不會包括劉霞的人身自由。 劉曉波曾對記者透露,他1990年代第二次坐牢時,克林頓訪華,有人曾問他要不要保外就醫。當時獲保外就醫的便有王丹、魏京生等異見人士。 今天會有哪一位西方元首扮演昔日克林頓的角色? 以往中共政權還會受這些無形的西方壓力束縛,今天人民幣的雄起令西方各國的同情心下降了,專權的活動空間更大,乃至中共居然會說,關注劉曉波的國家只有9個,不到聯合國成員十分之一。那種口脗像極了特區政府說的「沒有上街的市民便是支持政府的沉默大多數」,無賴之至,似是要以一個中國和整個聯合國對抗。 DQ(撤銷資格)議員也有同一種思維。許多人都說,把民選議員DQ,在外國早就引起騷亂暴動了。但結果香港市面風平浪靜

詳情

孔誥烽:美中關係的漫長蜜月期已經結束

最近北韓成功試射洲際導彈,美國埋怨中國制朝不力,更指控中國暗與北韓通商破壞了國際制裁。同時華府批准台灣巨額軍售案,美國參議院又通過允許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打破1979年美台斷交之後的規範。美國的轟炸機和軍艦經過南海有爭議海域,更是愈加頻繁。美中矛盾升溫,已經十分明顯。 我在近年多番指出,美中關係的漫長蜜月期在奧巴馬政府後期已經結束。今天外國企業在中國政府大力扶助國有企業下受到愈來愈大的歧視和擠壓,再加上工資上漲、經濟放緩、外匯管制加緊等因素,原本是「中國親善大使」的美資企業,對中國市場已經沒有像以前一樣熱情。今年初,中國的美國總商會發表會員調查,當中四分之一受訪企業已開始或正計劃撤離中國,三成企業表示中國營商環境正在惡化,八成表示他們已經不再受歡迎。 美國聯中制蘇與中國最惠國待遇 要估算美中關係會惡化到什麼程度,我們不妨回顧一下過去美中關係長久和諧的基礎,和這些基礎現在還剩多少。 1972年美國在越戰泥潭抽身之際利用中蘇矛盾拉攏中國制衡蘇聯。尼克遜訪華前後,美國給予中國各種經濟和政治甜頭,換取中共停止在東南亞輸出革命,並支持赤柬對抗越南,壓制蘇聯通過越南在東南亞擴展地盤。 中國幫助美國穩

詳情

桑普:易幟二十週年與習近平之亂

6月29日,中國獨裁暴君習近平踐踏香港土地,打算出席中共佔領香港20週年活動,耗費49小時,出席20場活動,勞民傷財,草木皆兵,不知所謂。當天前夕,來自香港眾志、社民連、人民力量、大專政關等至少26名抗爭者發起「黑紫荊」行動,佔領金紫荊廣場上的金紫荊雕像達4小時,呼喊「我是香港人,釋放劉曉波,我要真普選」,然後被警方以莫名其妙的「公眾妨擾罪」拘留長達24至33小時,刻意禁錮他們,拖延筆錄口供。同一晚上,支聯會也在終審法院門外舉辦「釋放劉曉波」燭光晚會,約有200位市民參加。有良知的香港人沒有沉默,沒有放棄,用盡辦法令全世界知道:「習近平你這個殺人兇手,香港人討厭你!立即滾蛋!淪陷不是回歸!暴政不是祖國!」 我深知習近平完全知道。當他趕走了那兩個搶上航機獻媚的梁振英夫婦,不讓他們陪伴自己步出機艙之後,他開始踐踏香港土地,奢言所謂「表示祝福、體現支持、謀劃未來」、所謂「行穩致遠」,其實這裏每一個字都一直是香港人要用來送給劉曉波的,不需要他用來告訴香港人。在他話音剛落,轉身離開之際,香港某位記者高呼:「會釋放劉曉波嗎?會給他在外國治療嗎?會給劉曉波、劉霞自由嗎?」就隔這麼近,但他卻裝作完全沒

詳情

袁彌昌:不留痕迹的習旋風

習近平3天的訪港之旅,香港與外界都翹首以待,他與夫人彭麗媛的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但相對於對習主席的關注,香港市民及市內慶祝回歸的氣氛卻異常淡薄,形成一個強烈反差;甚至就連這股被掀起的「習旋風」,在習近平離港後也迅速消散,不消幾天在民間幾乎已沒有留下多少痕迹,實在是始料不及。這現象值得我們深思。 撇開市民對習近平在港講話的個人立場不談,習近平和彭麗媛在整個訪港行程中都非常親切親民,其一言一行都很能適應香港的社會氣氛,令港人充分認識到國家對香港的重視,幾乎已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然而,在這背後,市內除了建築物外牆的燈飾,以及街上的一些旗幟與標語外,基本上毫無慶祝回歸的氣氛,令人頓覺自己彷彿身處在一個平行時空。這就是未能有效觸動港人的明證,明顯是宣傳方針與手法出現了問題——這很可能也是回歸20年來人心未能「回歸」的重要關鍵之一。 被奪氣奪心的港人 誠然,對於這現象的一個比較簡單及可信的解釋,就是港人經歷了近年來的眾多政治風波,目前都被麻木感與無力感所籠罩,對於中央、特區政府及一國兩制已不再寄予任何厚望,因此大家都只在靜觀其變。這究竟是中央對港政策的成功抑或失敗,是否已成為香港的一種新的政治生態

詳情

吳志森:劉曉波消息 反映詭異的北京權鬥

天朝盛世,回歸廿載。習大大君臨香江,播布天威,突顯祖國對香港的關懷,令子民感激涕零,山呼萬歲。 本來,日期時間行程項目,一切經過精密計算,全然都在掌握之中。但機關算盡,總有計錯數的時候,突然殺出個劉曉波「保外就醫」,就使習大大的香港回歸騷大失預算。 回歸廿年,習近平親臨香港出席回歸慶典,為新班子就職監誓,按常理應是一早的安排,甚至幾年前已經確定。用最淺易的新聞操作理解,無論是中國大陸的宣傳機器,還是香港的自由媒體,都知道這是六月底七月初的最大新聞,版面篇幅,時間長短, 都不應出現任何一單新聞,搶佔習大大的風頭。 但是,不遲不早,偏偏就在習大大訪港的關鍵時刻,爆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確診末期肝癌,被「保外就醫」的轟動消息。新聞當然受到西方關注,本地媒體,雖大多早已歸邊轉軚,但也有不少報章,把新聞放在頭條全版,圖文並茂,前因後果,詳盡分析報道。 人們不禁要問,習大大來港宣訓只不過短短三天,劉曉波確診頑疾,即使危在旦夕,不是可以稍等三至五天,待習大大完成回歸大典,盡興而歸,才發布消息,以不蓋過習核心光芒為最高原則,才是最講政治最忠誠、最符合宣傳政策的做法嗎? 習大大訪港與劉曉波患癌的消息同

詳情

雷德:不要再幻想「吹和風」:習近平訪港講話簡析(下)

上文提到,習近平講話內容,表示了北京政府最少在未來五年將會延續對香港「反對派」的鬥爭。今次習近平講話稿相對於此前的領導人講話,另一個不尋常之處,在於其將香港在習近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藍圖上定位。 有別於以往的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在今次「回歸周會大會」及新一屆特區政府就職典禮的演講稿中,加入了他個人提出的治國綱領。此前兩位訪港的中國領導人,包括江澤民與胡錦濤,都有其綱領性的治國口號,分別是「三個代表」(江)及「科學發展觀」。不過,江及胡在訪港講話之中,並沒有隻字將香港未來發展與此扣連。 或許是要彰顯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又或者是要突顯「習核心」的領導權威廣及香江(筆者更相信兩者皆是),習近平的講話之中加入了他自己提出、對今日北京政權綱領式的口號:「中國夢」及「兩個一百年」-- //⋯⋯香港已經融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壯闊征程。⋯⋯// //⋯⋯全國各族人民正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團結奮鬥。不斷推進「一國兩制」在香港的成功實踐,是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 習近平在講話中,將「一國兩制」的實施提升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

詳情

梁美芬﹕習主席提及中國憲法的玄機

早前國家主席習近平專程訪港為新一屆政府監誓,其間在幾次重要講話中都提及中國憲法及香港《基本法》的重要,並多次希望香港市民特別是公務員及年輕人對國家憲法增強認識。 習主席為什麼要在此刻強調憲法的重要呢? 國家最高領導人在新一屆政府上任後的講話中花了這麼長的篇幅去提及中國憲法與基本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重要,信息很明確:香港人認識基本法不能只看樹木不見森林。在香港,很多人認為中國憲法中只有第31條與香港有關係。其實,中國憲法是香港基本法的母法,雖然根據一國兩制,有部分條文並不適用於香港,但其實只要跟一國兩制沒有牴觸的部分,對香港都是有效的,例如國家主席的選舉又或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等。 在基本法的很多條文中,實際上是隱含了中國憲法的特徵,尤其是基本法的第17、18、158及159條。例如基本法的第17條提及特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須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對香港特區立法的備案權,實與內地憲法第100條一致。而基本法第18條的緊急狀態宣布,與中國憲法第67(20)條也是如出一轍的。第158條的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權,更是與憲法第67(4)條同氣連枝。基本法第159條的修改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而

詳情

陳智傑:以媒體事件重奪七一?

國家主席習近平於香港主權移交20年訪港3天,行程緊密、頻頻曝光、發表講話,主席夫人亦「落區」親民,探訪老人。在習主席訪港的3天,他和周邊人物的言行舉止幾乎進佔全香港媒體,使香港市民雖然沒有跟他親身接觸,但也感覺到他到臨香江,並成為城中熱話。 事先安排 務求搶盡社會注意力 習主席訪港,可說是一宗「媒體事件」(media event)。「媒體事件」是指事先安排策劃的人為事件,務求搶盡社會的曝光率和注意力,使人們不得不注視,藉以建構社會文化意義。由於媒體是現代社會爭取曝光率和注意力的重要平台,這類事件因而被稱為「媒體事件」。此外,「媒體事件」亦意味了大多數的民眾只能透過媒體去「參與」事件,因為事件本身涉及重大政治含義,難以讓民眾自由參與。 傳媒及文化學者戴揚(Daniel Dayan)和卡慈(Elihu Katz)在1992年出版的Media Events: The Live Broadcasting of History(《媒體事件:直播歷史》)一書,奠基於媒體(主要是電視)於現代社會的影響力,提出「媒體事件」的3個社會形態。首先是競爭式事件(contest)。這類「媒體事件」是以既有的社

詳情

雷德:不要再幻想「吹和風」:習近平訪港講話簡析(上)

今年特首「選舉」期間,部份報章大吹「兩個中央」論,認定北京在中共十九大之前的內鬥,會影響北京對港政策,甚至會因一方得利,而令下任特首「吹和風」。被泛民期望「吹和風」的代表曾俊華輸了,到了近日泛民一些意見領袖又在講「林鄭去梁化」,並將林鄭月娥視為「和風」的特首。 於是,習近平訪港,泛民亦沒有行動(除了社民連及香港眾志「黑紫荊行動」),以至屢屢表現出向最高領導陳情的渴望。然而,林鄭月娥就職典禮上,習近平發表的講話,在筆者看來是將「和風」的幻想完全吹散,倘若此後泛民主流仍然幻想有空間與北京討價還價,從好心的一面看是政治智慧太低、反之則是有意哄騙支持反對派的市民了。 習近平在新一屆政府就職典禮的講話,對北京至少在未來五年的治港方向相當清晰--不但會繼續收緊「兩制」自由度、亦全面地將香港與中共核心的大藍圖接合。 以往中國領導人在「回歸」「大週年」(逢5逢10)的講話,都會評價「一國兩制」在港實施的情況。自從 5 年前胡錦濤的講話起,「香港同胞能自己管治好香港」的類似用語已經消失無蹤;而上次講話雖然提及香港社會有「深層次矛盾」,但領導人對香港事務的指示,卻未曾試過如今次習講話的仔細: 習指出「一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