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香港教師的觀點:翻轉教室,是「病向淺中醫」?還是藥石亂投?

香港教育百病叢生,早已不是新聞。是故不少「專家」為求醫好香港教育的疾病,提出不同的改革方案。近年,起源於美國,流行於台灣的「翻轉教室」(FILPPING CLASSROOM)正是其中之一。例如香港教育城(HKEDCITY)網站有翻轉教室的專頁[1],又如早前教育學院亦大力提倡於小學運用翻轉教學[2]。 早前〈一名高中生的觀點:翻轉教室,還是「翻桌教室」?〉) 但細心一想,翻轉教室這服「藥」,是否真的適用於香港這個「病人」身上?以筆者任教語文科八年的經驗看,翻轉教室於香港師生而言,似是一服毒藥。 何謂「翻轉教室」? 翻轉教室起源於美國。2007年,由美國科羅拉多州洛磯山林地公園高中(Woodland Park High School)兩位化學老師貝格曼(Jonathan Bergmann)與山森(Aaron Sams),為解決學生缺課問題並進行補救教學,於是先錄製影片上傳至YouTube,讓學生自己上網自學;課堂上則增加與學生的互動,或解惑。 翻轉教室主要分成兩大部分: 課前預習:翻轉教室特別重視學生家中預習,是以教師於課堂前必先設計「導學案」予學生進行預習,而導學案的內容,大都教學影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