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牧師:荒謬世代中的智慧

2017/7/9 聖靈降臨後第五主日 荒謬世代中的智慧 (太十一16~19,25~30) (撰寫時,劉曉波仍在醫院接受治療,家人探望但遭警告監視。為他和家人懇切的禱告。) 這是個荒謬的時代 耶穌曾這樣描述他時代的荒謬。「我該用甚麼來比這世代呢?這正像孩童坐在街市上向同伴呼喊:『我們為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唱哀歌,你們不捶胸。』約翰來了,既不吃也不喝,人們就說他是被鬼附的;人子來了,也吃也喝,他們又說這人貪食好酒,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太十一16~19) 其實,任何時代都存着荒謬的事,只是荒謬的程度如何而已。 上星期是香港回歸中國二十週年的日子。雖然官方舉辦了多項慶回歸活動,歌舞昇平,但在不少人心中,這是一個不值得慶祝的日子,有人甚至用「淪陷」來描述今天的香港。二十年前,不少人帶着期望回歸中國,但二十年過去,有更多人失望無奈,更多人否認自己是中國人,不願做中國人。為甚麼? 香港現況的荒謬,或許今年七一遊行,反對者提出的口號正好表達出來,他們提出「一國兩制,呃足廿年」。「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變成「一國一制、講人治港、西環管治」,但不論是中央或是香港的建制總會說「一國兩制」

詳情

因加得減:評《香港2030+》之核心價值

特區政府現正展開為半年的《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諮詢,筆者嘗試按基督教的價值觀去評論這發展計劃,並提出三點認同,三個商榷之處和三個呼籲。 首先,對於發展計劃的三點認同,包括:第一,我認同計劃提到「宜居」是香港市民要追求的共善(common good)之一;第二,我認同土地發展和運用對香港市民十分重要;第三,我也認同政府在土地運用有重要的角色。 然而,亦有三個商榷之處: 透過不斷開發土地,投資大型基建達到共善 《香港2030+》發展計劃嘗試透過「增加」去解決香港的發展問題,這「增加」就是不斷開發土地,不斷投資大型基建去刺激經濟、增進就業,認為這樣的發展能帶來共善。然而,香港的問題不是缺乏,而是不均。剛過去的特首選舉讓我們看到政治權力高度集中在一小撮人手中;極端的貧富懸殊反映財富不平均;而土地分配不均也令有很多豪宅無人住,但基層市民上不到樓,中產市民也上不到車。這樣,土地問題或是經濟發展的問題就不能透過「增加」去解決,而是要處理「分配不均」的問題。若我們繼續開發更多土地,只會延續今天的經濟模式,加劇香港的不平均,惡化社會問題。 以經濟發展作為共善的目標,亦不是基督

詳情

2017/4/2 大齋期第五主日:神蹟沒有出現?

(約十一1~45;結三十七1~14) 剛過去的星期日(2017/3/26),不少香港人期望神蹟會出現,曾俊華會當選特首,建制中有約300人轉投他。但神蹟沒有出現,欽點的當選。不少人,包括信徒在內,也問:「上主是否丟棄了我們?」我與不少信徒也這樣祈禱,盼望欽點的不能當選。上主是否沒有聽我們禱告?那位被欽點的在競選時說:「上主的意思叫我參選。」她的當選是上主的旨意? 今主日福音經課是約翰福音十一章1~45節,經文當然不是談論政治的事,但我們可以從當中去看看上主在人中間是怎樣工作。 一,固有的知識或信念會窒礙我們去期待和看見上主的工作: 經文記載了耶穌使馬大馬利亞的兄弟拉撒路從死裏復活過來的過程。拉撒路生病,兩姊妹就立刻打發人去請耶穌來,但耶穌好像不着緊那樣,過了幾天才去,結果拉撒路死了,而且已4天了。不錯,耶穌最後也行了神蹟,令拉撒路復活過來。但這並不是馬大和馬利亞原先所期望的。 兩姊妹打發人去找耶穌,只是對耶穌說:「主啊,你所愛的人病了。」(十一3)看來,他們沒有期望耶穌要來她們住的地方,原因並不是當時拉撒路尚未死,而可能是她們相信,只要耶穌說一聲,就算他住在較遠的地方,拉撒路都會康復過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