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熙:從北京過聖誕談起

某年在北京過聖誕,幾個朋友打扮一番,找間不錯的餐廳吃一頓,就當過了節,吃的還是壽司。當年的帝都大概不流行過西洋傳統節日,就算在最「洋氣兒」的朝陽區,街上也沒什麼「洋人玩意兒」,最有聖誕氣氛的,也不過是商場門口連燈飾都沒有的聖誕樹,誠意欠奉;走了好幾條街,也只有在某酒店樓下的路邊,看到欄杆上掛了零星小燈,掛了比不掛更寂寥,還用不着中央來禁。今年在倫敦,過的聖誕又有另一種特別。英國的十二月容易讓人抑鬱,才四點多便天黑,又常下雨,每天見不到多少陽光,學期末又忙。有天趕功課只睡了兩小時,拖着只剩半條命的身軀放學回家,甫下車,看到巴士站旁的平房,有人在窗邊用燈飾砌出「Merry Christmas」,心頭一暖。那天放學坐地鐵,職員提醒大家小心車門之後,突然在廣播中唱起聖誕歌來,把月台上一張張撲克臉殺個措手不及。看着旁邊的阿姨,由面無表情到嘴角上揚,最後忍不住在走音的歌聲中綻出笑容,若要再拍一集《真的戀愛了》,大概可以當其中一個故事的開場。早在十二月初,校園已出現了偌大一棵聖誕樹,附近攝政街也掛起了燈飾,形態如展開羽翼的天使降臨人間,照看着街上挽着一個個紙袋、忙着買禮物的人們。住處附近的超巿開到凌晨一點,平常晚上沒什麼人,臨近聖誕的幾天,深夜十一點都還人山人海,人人手推車上都堆得小山似的,有些貨架甚至清空了,職員忙着補貨。莫名感到似曾相識,想了兩秒才恍然大悟,這不是在香港辦年貨的架勢麼?二十三號那天,在朋友Z慫恿下,在開場前兩小時,上網買到最後一張最便宜的票去Royal Albert Hall「聽」燭光聖誕頌歌(Carols by Candlelight )(本想買兩張,系統顯示只剩下一張,所以真的是最後一張了)。聽字用上引號,因為整場演唱會,大半時間全場五千多名觀眾們都得站起來,跟着樂團指揮的指令一起唱。在South Kensington站出閘,還在手機上找路,已看到一班人不約而同往同一方向走去,便知道他們都是去Royal Albert Hall。路上看到許多拖着小孩的父母,也有不少中年人。大概來「聽」演出也是不少人每年的聖誕傳統,許多人都穿著織着小鹿或雪花的聖誕毛衣。坐在前排的大叔,西裝筆挺風度翩翩,西裝外套卻印滿卡通聖誕老人。跟別的演出不同,這幾場燭光頌歌走復古路線,台上固然有燭台(用的倒是電子蠟燭)跟聖誕樹,合唱團打扮都是十八世紀的模樣,女高音穿著束胸傘裙,朗讀狄更斯散文的男演員也是一身紳士打扮。今次的樂團是Mozart Festival Orchestra,不論男女都戴上假髮成了莫扎特,第一首歌已讓大家興奮叫好。唱的雖是頌歌,氣氛不比Coldplay演唱會遜色,小朋友固然開心,遠處頭上戴了燈飾的幾個年輕人也勾着肩隨着音樂搖擺,坐在旁邊的老夫婦沒有站起來,只是含蓄地跟着打着拍子,直到散場仍十指緊扣挽着手。那天正巧香港是冬至,母親大人WhatsApp傳來錄音,講家裏做了吃了什麼菜做冬,末了補上一句,聖誕快樂。大概英國的聖誕,也如香港的冬至般,是一家團圓的日子。作者簡介:生於小城,旅居倫敦,生活的距離驟闊,上學要差不多一小時,每天就有近兩個小時待在地鐵。[文.夏熙]PNS_WEB_TC/20171229/s00184/text/1514484167907pentoy

詳情

商業化的節日季節 (Holiday Season)

當美國的感恩節(十一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四)接近時,便進入所謂的節日的季節。而商場的佈置很多在萬聖節之後已開始換畫,催促消費了。今年是回港後的第二個聖誕節,看到各商場像比賽一樣,不惜功本,都比上一年更大型更搶眼球,爭妍鬥麗,你會以為香港可能是世界上最重視聖誕節的地方。小時候,看到維港兩岸的聖誕燈飾,總是雀躍萬分,浸淫在那種節日氣氛,加上跨年的聖誕長假即將來臨,學校的聖誕活動,接二連三,小朋友們,怎會不興奮?香港的聖誕燈飾和商場佈置真是舉世無雙,市民大眾到處打咭留情是指定動作,人之常情。到了外國後,見到那裡的燈飾小家小氣,簡直慘不忍睹,還很自豪地向人推銷香港的聖誕燈飾。在加拿大的商場佈置是每年都一樣,尤其在中庭的那個大型佈置,必然有一張大椅,請來客串的聖誕老人,與小朋友拍照,但在香港卻從不見聖誕老人的蹤影。後來接觸多了本地傳統文化,才明白箇中的真諦。香港的聖誕燈飾是純粹建築在商業因素上 (不容我否認,聖誕節商業化是全球化的趨勢) ,不過香港一定是先鼓勵消費,然後快樂可能會隨之而來,在外國倒是令人覺得這個先後是互換,快樂也就感受更深,而且相比之下,外國的傳統習俗自是更深厚。在多倫多為例,節日的季節由一年一度的聖誕巡遊 (Santa Clause Parade) 在十一月中旬揭開序幕。這個巡遊已有近一百二十年的歷史,是一代又一代小朋友對聖誕節的啟蒙。近三小時的巡遊,除了較重商業味的花車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本地學校的步操樂隊,銀樂隊,啦啦隊,溝淡一些商業味,而當聖誕老人駕着鹿車壓軸而來時,小朋友無不眼泛淚光,對聖誕的期望自然提高了很多。然後在十一月最後的一個星期六晚上,在市政府廣場會舉行聖誕亮燈儀式Cavalcade of Lights,有市議員嘉賓主持,煙花匯演和演唱會,而廣場的水池化身成溜冰場,由這一晚開始免費對公眾開放,直至明年春天。這都是公眾可參與的聖誕活動,不費分文,這兩項活動很容易便將節日心情植入大家的心扉,再加上商場店舖的商業化佈置,各式各樣的聖誕商品擺設,大家都準備就緒了。大時大節,各家各戶的準備其實跟華人過年極之相似。聖誕晚餐跟年夜飯一樣是焦點所在,也期望一家人齊齊整整,因此要一早張羅,確定由誰主持。外國家庭通常子女長大後離開父母家獨立生活,各散東西。一年一度,一家人會回到父母祖屋相聚,行程安排得先早定,特別是需要機票的。在香港一家人一起吃頓年夜飯大概不用如此勞師動眾,不過以前卻的確如此。那時不少人是隻身來港,至親仍留在大陸,一年一度回鄉過年,而且帶同大量物資,往往要出動擔挑,萬水千山,重踏故土細認從前。如今,卻換成到城市打工的人,一年一度回鄉看看留守的子女,如何長成如陌路人。中國人的顛沛流離,總是寫不盡,理還亂。說遠了,過大時節,少不免大事佈置和應節食品。外國的聖誕食品除了那頓晚餐外,主要是烤焗的如各式的批 (Pie) ,曲奇,蛋糕等,也是早一兩星期自己在家中做好,滿室烤焗的香氣,令人投入節日的氣氛。就像華人做過年糕點一樣,兒時家裡炸煎堆油角,蒸蘿蔔糕年糕的氣味,仍然似曾相識,可惜那已成少數人的兒時回憶,不論是聖誕或過年食品,今天的人都是外購回家算了,省了時間,也省卻了傳統和節日氣氛。至於佈置,外國的燈飾不及香港是因為聖誕裝飾佈置是私人的事,豐儉由人,差不多家家戶戶都有一點。即使是單身人士,不留在市內過節的人,起碼也將收到的聖誕咭展覽出來,也總有幾份剛收到仍未拆開的禮物。而有佈置的未必有樹,簡單如在窗框圍一串燈飾,從街外走過望來,也有點氣氛。有些人更大事鋪張,將屋前園子變作聖誕樂園,如果幾個鄰居合作,隨時引來電視台報導。在香港,走到住宅區如一些屋邨,會在窗框圍一串燈飾的,真是少之又少。聖誕樹跟華人的桃花意義一樣,差不多每個家都會放置一棵,而且多是 full size。和桃花不同的是裝飾聖誕樹很個人化,完全依個人喜好或家庭傳統,每年都有不同。一些聖誕飾物可能是在家族一代一代傳下來,可能好幾年沒有掛出來,突然找到,心裡一暖,「每逢佳節倍思親」便掛到樹上。一室的松香,一地的回憶,都是節日的氛圍。香港家庭可能戶戶有桃花,但聖誕樹便不是必然,地方淺窄外,也沒有這個傳統,試問有多少家庭會有年年放聖誕樹的傳統。外國過節其中特別的是有時限感,一來是近年終,很多手頭上的工作必需完成,即使是階段性完成;也得完成所有過節必需品購買,因為到廿四號下午六時,所有零售業的商舖都會關門,起碼要廿六號才再開。那段時間全市變作死城,因為大家已在室內溫暖的地方開始享受這個節日。這一點香港恐怕不可能發生,這是個全年無休的城市!其實我們小時候過年倒是這個樣子,甚麼「急景殘年」便是形容這種情況。大家趕着完成工作,辦年貨,所有應節的事情都盡早做妥,到年廿八後,各行各業會陸續休業,酒樓食店也會「歲晚收爐」,因為家家戶戶都準備豐富足夠的食物,好幾天不用外出用膳,也有不少人回鄉渡歲,市面會有點蕭條。如果再早幾年出生,還有幸聽到炮竹聲,甚至拿上手燃點幾個!那才算是過年的氣氛。近年華人移居外地漸多,連帶一些傳統節令也引入當地。例如農曆年的習俗本地人也略知一二,政客們會發表農曆年賀辭,甚至扮成財神到華人社區派利是,攪開年飯等。傳媒也大篇幅報導,介紹不同風俗,談論生肖運程;有些多華人聚居的商場甚至出動過年的裝飾,擺桃花,貼揮春,華人超市更是大量賀年用品應市,好像非常熱鬧。但由於不是法定假期,大家仍要繼續上班,過年的氣氛只是在自己人之間才有一點,也甚少人擺放桃花,全盒之類。走出外面社區其實跟平日沒有兩樣,走在路上不會聽見到處「恭喜發財」之聲;就如在香港,不會到處聽見 Merry Christmas 一樣,因為就是沒有這個傳統。在香港過聖誕,其實和外國人過農曆年一樣,略懂一二而已。在這遺忘的年代,傳統也只能逐漸變成歷史。今天香港人很習慣提早做節,吃年夜飯,於是不少人在年卅晩仍幫襯快餐店,更多人仍要工作。如果這種傳統我們也不能守住,那還談甚麼沒有傳統的聖誕?可幸在外國還未聽過要提早吃聖誕晚餐,有些傳統是應該好好守住的。文: Duncan Lau(專業通訊和媒體工作人士,旅居加拿大25年,兩地生活和文化的差異與撞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已算是一種國際視野。) 聖誕

詳情

又到聖誕:將臨期拾趣

Photo by Flickr user vistadome (CC BY-ND 2.0)https://flic.kr/p/uuZQn聖誕節在歐洲是重大節日,我在德國讀書時也學到了很多過節風俗,其中 advent calendar 是令小朋友雀躍的東西之一。Advent 即將臨期,由聖誕倒數第四個星期日開始。Advent calendar 讓小朋友每天一邊吃糖一邊倒數聖誕,豈有不愛之理?其實每年將臨期首日會有不同,有時是十一月底,有時是十二月初,不過無論是用完即棄的紙裝,還是年年再用的木或布 advent calendar ,多數由12月1日開始,以便製造和再用。日前在德國鏡報看到一則,講德國有條人口千多的 advent calendar 小村。每年12月輪流有 24 戶人家、公司和機構參加,每家是 calendar 其中一格,村民每天去對應那家開門找驚喜:詩班獻唱、兒童影院、聖誕市場、mulled wine、啤酒、濃湯…… 總之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warm到不得了。今年給仔女買到兩個木製的 advent calendar,就如圖中這種,開心得不得了。裡面放了朱古力、糖果,不過有些糖果包裝並非完全密封,結果擺了幾天就惹來一窩螞蟻,名符其實的捉蟲。結果 advent calendar 只能當擺設,每天早上由我分發收好在雪櫃的糖果。除了吃糖迎聖誕,還有唱聖誕歌。外子往年送我的聖誕禮物都是有陰謀的,一年送了鋼琴,一年送了聖誕歌琴譜,彈琴 (尤其在每年12月) 娛樂全家的責任就落在我身上 (他日兒女要學琴就讓他們接力)。從前兒女還小,只得我自彈自唱;現在兒女都上幼稚園了,學了不少兒歌和聖誕歌,今年彈 Jingle Bell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兩隻馬騮都懂得跟著唱幾句。帶兒女欣賞合唱團表演聖誕歌,聽到 Angels we have heard on high 特別喜歡,回家後央我彈琴讓他們學唱。他們有樣學樣,隨手拿本圖書打開,雙手捧住扮哥哥姐姐唱 choir 的模樣,盯著 Mr Nosy 和 Mr Strong 扮睇譜高歌 Glo~o~~~o~~~o~~~ria,笑死我。我不是教徒,狹義的聖誕節是慶祝天父之子耶穌降生,其實與我無關。不過許多所謂聖誕節傳統都是從各地文化的習俗演化而來。以聖誕樹為例,據維基百科所述,基督教在歐洲普及前,各國本來就有冬季在家中置樹裝飾祈求來年風調雨順的傳統。廣義的聖誕節不就是從前歐洲農民的寒假嘛,學校幼稚園也放聖誕假,除了做假期作業,總得找點像裝飾聖誕樹之類的好玩東西打發時間。既然我不是教徒,聖誕節習俗這回事我看得很隨心,好玩、喜歡就跟著做,煩人、浪費就不做。兒女喜歡做手工,花點心思造張聖誕卡送給辛勞教導的老師聊表謝意,好玩、有意義,就做了。山地媽不主張人有我有、公式化、浪費,所以寫幾十張現成聖誕卡廣發全班同學 (包括連名字都記不起的) 就不做了。天寒地凍,趁聖誕節找個藉口煮頓美味特別的,一家吃得開心是件美事。(不過還未想到今年會煮甚麼) 不過應節火雞好大隻,我家人口少,買隻火雞回家只會落得麥兜的下場,就算了。山地媽一年到晚都很少買東西寵兒女,趁聖誕節添件新衣、添件玩具,也不為過,但用花紙絲帶包到靚靚的門面功夫就可免則免了。現代城市人生活富足,佳節再求物質豐盛,有時只得徒勞。自問甚麼都不缺,外子一問再問想要甚麼禮物,我搔破頭皮都想不到 (老公唬嚇:想不到就送你吸塵機!),只求過得簡單知足。預祝各位也有個愉快聖誕。【火雞食得唔好嘥,無限輪迴聖誕文】聖誕大餐聖誕卡的意義留住所有,就是最好的聖誕禮物野戰男女的無奈【山地媽 facebook】(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GB/sdk.js#xfbml=1&version=v2.5”;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評台 Pentoy 聖誕

詳情

鄭愛倫:內地抵制聖誕的荒謬

聖誕節,英文「Christmas」這個字,是由Christ(基督) 加Mass(彌撒)組合而成的,其意為Mass of Christ(基督的彌撒)。於西元1568年首次出現在基督教文獻中,並且繼續沿用至今。今年聖誕節,中國內地多所大學禁止學生慶祝,陝西的西北大學現代學院實行封校,校內掛上多個標語:「抵禦西方文化擴張」、「堅決維護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到平安夜更設下門禁,學生要留校看中華傳統文化宣傳片。而湖南長沙有大學發起學生穿漢服,到街頭宣傳抵制過聖誕節。浙江溫州市教育局也發文要求各學校,包括了中小學及幼稚園,不在校園內舉行任何與聖誕有關的活動。禁止學生過聖誕節的消息一出,在網絡上,即時引發各界的關注。有些基督徒也不慶祝聖誕節聖誕節的內容,是與耶穌基督降生的「事實」有關,在聖經有詳細記載,但對於主耶穌降生的「日子」,卻無留下隻字片語。在神學觀點來說,耶穌是神,在萬物之先已存有,他的誕生只是拯救世人的方法,所以聖經沒有將日子啓示出來,因此有些基督徒只紀念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死與復活,來感謝他誕生的目的及成效,卻沒必要在虛構的日子紀念他的降生。由於耶穌的誕生日期無法確定,於是基督教發展初期將外教的12月25日太陽神生日轉化而來,以代表耶穌如太陽一樣。4世紀中期開始,經由西方「大公教會」(Catholic Church)將聖誕節定在12月25日,並且迅速地在各處教會中展開慶祝聖誕節的活動。而亞美尼亞 (Armenier)的基督徒及東正教 (Eastern Orthodox)的教會則稍後將「聖誕節」定於1月6日,這個日子是由當時與西方「大公教會」抗衡的東方教會所頒定的,他們也是攀附東方異教的「水節」,來慶祝耶穌降生。當時有些教父及一些基督徒都奮起衛道,他們一致認為:基督教慶祝主耶穌的誕生是仿效外邦世界敬拜他們的假神,此等惡俗應該防犯杜絕。延至今天,有些基督徒也都反對慶祝聖誕節。中國人要維護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理應考慮以下的項目:在中國,早在西元前2000多年就使用「干支紀元法」, 這是中國自己的曆法。但因要與歐洲各國接軌,於1949年9月27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一致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採用西元紀年。西元是簡稱,是現在國際通行的紀年體系,無論是A.D.(意為「基督耶穌的出生年」),或 B.C.(意為「基督以前」), 均是英文西元的縮寫,但卻是以傳說中耶穌基督的出生年為西曆元年開始計算。另外,中國人採用西曆之後,就有了今天的星期日,或禮拜日出現。這是源於《聖經創世紀》,神在六日創造天地後,第七日要分別出來休息及敬拜上帝。及後,新約聖經記載,耶穌是在星期日復活的。基督教以星期日作為「禮拜日」,基督教國家都是在星期日休息、到教堂禮拜,但隨著基督教的開傳,也就成了中國人約定俗成的休息日。若引用禁止學生慶祝聖誕節的原則,那麽中國現時的曆法及星期日休息,是否要從新訂定?尤有甚者,如有網友說:馬克思、列寧主義也是西方的,是不是也應該禁止?真相:平安夜、聖誕節,中國大學生上街狂歡,開派對、吃聖誕大餐或去教堂參觀,純粹是典型的民間行為,而聖誕節大促銷,大減價,鼓勵互送禮物,刺激構買慾等,只是商業行為,全都是騎劫了聖誕的意義。以前,當中國人發現西方人喜歡過聖誕節時很驚訝,現在反而輪到西方人開始為中國人喜歡過聖節而驚訝。因為中國人慶祝聖誕節比信基督教的人還多。引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撰稿人王維在《聖節的困惑中》寫到:「上海鋪天蓋地的聖裝飾,總令人覺得不倫不類,同樣矛盾的是聖誕節商業化,雖然全球處處可見,但多多少少還保留了一些基督教的原味,而上海的聖誕節氣氛,連基督教的蛛絲馬跡都沒有」。這是什麽意思?聖誕老人從煙囪上降臨,取代了馬糟聖嬰作記號。難怪基督徒也不要慶祝這樣的聖誕節。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有些基督徒也不慶祝聖誕節 〉 聖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