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遍衰格做法

聯合航空的「暴力趕客事件」確實使人憤怒,但非因為涉事人身分,而是不管皮膚的黑白黃棕以至身分的高低上下,只要你有搭飛機的經驗,必在事前或事後或機上受過不公道和不友善的對待,「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看別人而想自己,難免義憤難平。 香港傳媒跟進報道,本地航空界人士回應道,超賣是「普遍做法」,全世界都盛行,但通常是在櫃枱前便游說搭客自願放棄,甚少等到統統坐在機上才進行。 其實超賣,航空公司還有如此或如彼的各種可惡。如果這真是「普遍做法」,應該正名為「普遍衰格做法」,把消費者視如刀下魚肉,任由宰割,以為在機票末處列出幾行蠅頭細字便算是「事前提醒」和「同意條款」,搭客買了票即等於同了意,再無反駁或索償的權利。 諸種「普遍衰格做法」,除了超賣,尚有——大機變細機,好機變殘機。訂位時明明看清楚所搭的是新型號大飛機,然而到了機場,走到機門,始知道忽然變了細機或殘機。臨時轉換飛機是航空公司特權,如同食花膠變了食啫喱,粗暴之極。 惡質聯營,變相降級。某些航空公司採取所謂「聯營合作」的方式接載客人,你信任某間公司的品牌,花較高的價錢買她的機位,豈料,她把你送到另一間航空公司的手裡,而且通常是比她較

詳情

當「關公災難」/氾濫時

這個星期,美國聯合航空客機因機位超賣,要求四名已登機的乘客讓位予機組人員,一名男醫生斷然拒絕,結果被警員粗暴拖走,片段曝光後引起全球關注。數日後,香港媒體報道事件,一如所料,出動四個大字:公關災難。 這四個字,香港人絕不陌生。 近年翻閱媒體報道,每隔幾天就有事件被冠以此名,頻率更愈來愈高。我嘗試在網上搜尋過去5年香港報章出現「公關災難」或「關公災難」的文章,結果2012、2013年分別只有72和59篇,2014、2015年稍為上升至124篇及122篇,到2016年,數字已急升至581篇。又以過去幾個月為例,隨便列舉已有聯合航空、國泰、天比高、港鐵、東方(足球隊)、林鄭月娥、李克勤,先後被香港傳媒一錘定音,判斷「引爆」公關災難。「關公很忙」,已經成為無可置疑的民間共識。 「公關災難」成流行修辭 小學常識課本有教,香港向來是一塊福地,天災不常見(人禍另計),那為何近年在媒體眼中,災難頻生?表面上,它只是傳媒行業裏面的又一次潮流。眾所周知,香港媒體向來用詞貧乏,同時擅長嘩眾取寵,每逢坊間出現新式「潮語」,媒體定必落力追捧,不理語境,發揚光大,直至用語的趣味被搾盡之前,絕不罷休。近年「公關(關

詳情

聯合航空揭示的規控社會模式

美國聯合航空因超賣機位而出動警察強行拖走已就坐乘客一事,在網絡平台持續洗版數天。除了眾聲譴責之外,還有一個問題值得我們深入思考。 在一人一手機(亦即理論上一人一媒體)的今天-尤其當杯麵潑空姐、乘客為各種原因於飛機上大打出手的片段經常都獲取很高點擊率,航空公司在決定採取強硬手段驅客奪位前,不可能沒有計算過「有片有真相」的效應與箇中得失。那麼,是出於什麼原因至令管理層明知強行驅客的畫面極大機會會暴露於公眾眼前,卻仍然選擇以這種手段解決問題? 既然超賣現象在航空業界已幾近常規,那麼可以猜想這不會是第一次聯合以同類手段「解決」問題。或許在過往的情況,當荷槍警員以口頭警告(見乘客發布的錄影,警員警告陶醫生,若不肯自動離去將會被拖走,過程會很痛苦),大部份乘客會選擇自行離去,一如是次事件中另外兩位「被選中」的乘客。管理層與警方皆以為威嚇即可得逞,沒預期會遇上陶醫生這種萬般不屈的,結果就選擇硬上弓。 決定豁出去以暴力解決問題,在那個關鍵時刻,決䇿者做著怎樣的盤算?即使過程被拍攝被公開,只要頂得住就可以熬過去,甚至可以在日後把暴力手段慢慢常規化?如果暴力手段會被拍攝並公諸於網絡的可能性確曾出現過在決策

詳情

UA拉乘客落機:花生?華裔?公關災難!?

今日最大粒花生,一定係是UA強行將乘客從機艙上拉走這一宗新聞。 新聞的內容就不多說了,各位可以自行在網上搜尋。值得說的是新聞報道以外的種種細節。 華裔、亞裔、美國人 這段新聞第一件事alert到我的是「華裔」這兩個字。似乎跟隨這幾年間大國崛起之後,「華裔」這兩個字就變得不容冒犯。有很多人有一種奇怪的代入,覺得葉問被鬼佬欺侮的年代仍在,一有什麼不妥當就覺得是因為華裔所以被人針對。甚至有時演變得像有被害妄想症的一樣。 就先從這一單新聞說起吧。這一名乘客姓甚名誰都未清楚,但看起來的確是亞洲面孔,有沒有人想過這一名乘客可能根本不是「華裔」?這名乘客有沒有機會是東南亞、日本或者韓國人呢?如果「華裔」這個字眼變成「亞裔」,我們就是否就會對這單新聞不聞不問? 而這名乘客據說是一位醫生,而且還要趕回醫院應診。那麼他就很有可能是美國居民。這件事是航空公司安排不當,加上機場警察使用過度武力,受害人是美國居民,和什麼種族有什麼必然關係嗎?「中國人」從來有一種很有趣的情況:任何人只要有一個華裔姓名,看起來又像華裔,就會開始認親認戚起來。好像以前的關穎珊、張德培、馬友友等等,「中國人」社會和中文媒體經常都把他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