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係候選人:金融經濟篇

我們早前向四位特首參選人發出公開信,提出十個我們認為現時香港最迫切面對的問題(註一)。我們 其後以【修補撕裂篇】(註二)為題發表我們對修補社會分裂的意見,今次我們將提出對金融及經濟方面的建議。 問:在中港融合下,香港正逐漸由一個國際大都會下滑至中國一個邊緣城市,並趨向市場單一化,而且對內地經濟過份倚賴,請問閣下如何帶領香港重回正軌,令香港重拾競爭力? 除「一帶一路」式的空口號之外,閣下有甚麼實質經濟政策 ? 答:思言財雋自成立以來,一直堅持香港必須保持本身國際大都會的角色及優勢,切忌過份倚賴內地經濟。我們對來屆政府有以下建議: 一)發展債市 多年來本地財資市場之發展均側重於股市方面,我們建議下一屆特區政府應積極推動債市及商品期貨巿場。債市方面,由於特區政府長期坐擁巨額盈餘,無需舉債,令香港缺乏長息率的指示價格(indicative pricing)。香港現時透過外滙基金票據,建立由現價(spot price)至一年的孳息線 (yield curve);兩年以上只有不定期的機構債券發行計劃,未能發揮穩定的指標作用。政府應考慮經半公營機構,如香港按揭證券公司及機場管理局,因應本身的財務需要

詳情

股瘋粗暴

內地股市狂跌,源頭是中央下令限制孖展借貸,出發點或許是合理善良,可是,事前全無預警,亦無鋪排,一紙命令,說限即限,難免激發高速退潮,這或達成了替股市「降溫」目的,但暴跌得太快太急,中央恐懼了,沒法不出招救市……這一切只發生在短短兩周之內,前壓後撐,可見中央的財經政策是如何進退失據,更是如何的粗暴無能。股市並非不能或不應降溫,而是事前必須有個比較貼近現實的政策安排,明明知道股票市場由散戶主導,又明明知道孖展借貸已成散戶的大熱行動,這雖是不良結構,但用粗暴的方式降溫,後果必極嚴重。英文說two wrongs don’t make a right,負負不一定是正,中央現下的打壓手法,正為好例子。(其實中央有許多動機善良的政策同樣是好例子,閉門造車,粗暴使行,結果令亂上加亂。)沒考慮現實而粗暴壓市,等於對糖尿病人強灌重藥,空腹糖尿指數當然可以一下子降到4.0,卻又引起血糖過低,分分鐘在搭地鐵時暈低在月台,再滾到鐵軌之上,活活被急駛而來的列車輾個粉身碎骨。面對強壓,內地股民亂成一團,遂出現不少荒唐現象,或喜或悲,包括:跳樓貨湧現——有人不甘斬倉,為求現金周轉,不惜把手裡的車樓賤價平賣,硬蝕,只為取得現金,繼續搏殺,坐等反彈。有網博貼了一張照片,某股民廉售兩部心愛名車,汽車交收時,股民帶同妻子跪在汽車面前以作告別,流淚滿臉,如喪孝妣。又有一照,股民賣樓,一家五口坐在搬屋車上,臉如哭喪,不知何年何日始回豪宅。跳樓湧現——散戶炒股如賭博,借錢去賭,血本無歸,負債纍纍,又痛苦又內疚,孤立無援,一時想不開,索性從高樓躍下,了斷生命。這類新聞由南到北幾乎無日無之,也有不跳樓的,但燒炭,同樣死得悲哀。大耳窿湧現——要繼續賭博,便得有本錢,銀行借不了錢,唯有向高利貸伸手。內地由南到北,大城小鎮,皆有大耳窿這項新興行業,像台灣的「地下錢莊」或「二胎借貸」,逼債手段之狠之毒,比香港的財務公司恐怖十倍。「股嫂」湧現——有些良家少婦炒燶股票,不敢讓家人知道,唯有出賣肉體以償債務。中央近半年在各地打壓黃業,但賣淫市場裡的「供給量」卻愈來愈多,尤其近日,人妻新力軍成行成市,蔚為奇觀。股瘋大時代,內地人繳交了高昂學費,唯望有所領悟,這一課,才算沒有白上。(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究竟是校園已為『事不關己』的冷漠佔據,還是學術界已人人自危,只有少數人敢發聲?自己大學自己救!套用青年學子的一句﹕我們不救,誰救?我們自己都不為自己的核心價值及典章制度起來反抗,我們就不配享有這些價值和制度的保護!港大,你還不醒來嗎?你原應是文明價值的守護人,但當你的核心價值存亡受到襲擊,難道你還能沉睡下去嗎?」全文:http://wp.me/p2VwFC-dMz#Pentoy #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uesday, July 7, 2015 股票

詳情

不救市是災難 救市亦是災難

中國政府設立「平準基金」,試圖築起一條大壩,阻止股市繼續暴跌。令人生疑的是,這樣做最終的結果會是什麼?當然,逼在眉睫的需要是清晰的,如果不能制止股市的急跌,將會引爆極為嚴重的金融後果及社會後果,例如融資盤爆倉、引發基金贖回潮,將導致後續股市長期蕭條並造成連鎖效應的金融混亂;又例如大量受損戶因不滿而發生的群體事件,這些都屬於系統性危機,會向全社會擴散,是當局難以應付的。但政府築起的大壩是畸形的,中國股市仍然處於嚴重高估市值的水平,政府一旦支持一條高估市值的硬底,無疑是鼓勵市場更多激烈的投機行為,誰不願意套取有保障的利益,而將最後的風險留給政府呢?政府在現時的點位畫一條線,形象的說,整個股市都願意賣給你。被政府保護的投機會變得極度瘋狂,其動能積聚,只會引爆市場更多的V形波動,與監管層穩定股市的初衷背道而馳。目前股市中仍然沉澱高達2萬億的融資盤,正是這些資金支撐起現在的股市價格,政府托市,會鼓勵融資盤繼續擴大,與去槓桿的努力適得其反。若政府決心徹底去槓桿,理論上則需要購入相當於2萬億市值的股票,先不說如此量級的介入是否現實,就算買入後,將來如何處理也是一個問題,任何時候一旦賣出,都會觸發新一輪股市大跌,那麼,政府是否打算長期持有手上的股票呢?賣出的話又可以承擔多大的賬面損失?為了托穩股市,接盤數量將會是一個無底黑洞。更壞的現實是,市場散戶已如驚弓之鳥,股市下跌會急速撤退,股市不升,無利可圖,亦會撤退。企圖希望更多的散戶資金流入市場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任何一場股災洗劫過後,市場信心的恢復沒有三、兩年的週期是不可能完成的。「平準基金」慾想抽身,幾乎沒有任何如意算盤可打。可以預測,今天開始,一場上竄下跳、劇烈波動的股市狂牛大戲正式開演。市場投機者將如狼群般出動,緊緊盯著「平準基金」的動向,據此沽入沽出套取暴利,「平準基金」成了集體狩獵的對象。當局的大錯已經鑄成,無論如何收拾殘局,風暴只會比過去來得更猛烈,而更多匪夷所思的情況亦可能出現,最壞的可能是宣布暫停市場交易,實行中國特色的重整市場,但這樣做的話,引發的道德風險及秩序混亂是長時間無法修復的。原文載於作者臉書 股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