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暮:「個仔本身免疫力廢」?家長知情權被剝奪時 那些人在說什麼

關心疫苗成效與風險的父母,到底在想些什麼?反「反疫苗」(下稱反反人仕)已經說過,連世衛都已經訂明,要有95%注射率才合乎準則,才有「群體免疫」的效果,為什麼還是有家長不打針?《新聞透視》甚至把「反疫苗」家長對疫苗的「誤解」都花了不小的篇幅,向公眾展示。為什麼反反人仕說的,家長偏偏「不聽」,還是去那些在反反人仕眼中專門發放「假資訊」的「反疫苗」群組? 反反人仕要打的對象是他們眼中的「反疫苗」KOL,並想把「打針是義務」的責任觀念灌溉家長。反反人仕的問題是,他們從來沒有表現出同理心,關心家長擔憂什麼;他們只會針對家長誤解哪個病徵、病毒,然後用專門知識反駁,得出「反疫苗KOL害人不淺」的結論與指控,每次都一樣。到底家長在擔心什麼?他們的回應就是:為大局著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最近一則網民留言: 「如果打MMR都折騰都(到)咁樣,即係個仔本身免疫力廢。如果唔打針中麻疹,成個group個個細路按吓摩就無事,但呢個仔就係西醫口中剩低會出事果1%,用薑汁沖涼都無用。」這留言包含的資訊量,相當豐富。首先,打一歲針MMR後,嬰兒身體出了狀況,是嬰兒本身的問題。如要向任何一個家長講這番話,你都成為「反疫苗

詳情

山地媽:談獎勵:論功行賞VS慰勞酬勤

踏入七月,考試已畢,小學一年級的課業總算無驚無險完成。這幾個星期學校不派功課,下午游手好閒,就去鄰居家玩。鄰居兒子跟我女兒一樣大,最近買了新寵物,熱情地邀請我們去看:「這是爸爸獎勵我英文考試及格的禮物!」 相比鄰居的大手筆,我對女兒的考試獎勵真是夠寒酸的。第一次考試不錯,不過我什麼都沒有獎她,只是聖誕節時禮物買豐富一點,說是聖誕老人獎勵她有乖和用功讀書。第二次考試,考的東西開始有點難度,溫習時鬧情緒,老公問女兒想要什麼玩具,說考試能保持原來名次就買。女兒想要也不過是一件一百幾十元的小飾物,發成績表後也兌現承諾買了。 不過後來反省,這樣做其實不對。每班總有人考第一、有人考第尾。以名次為標準,就是拿孩子與同學比較,可是同學生不生性、發不發奮是不到我們控制呀!極端點說,難道孩子和同學集體超級懶惰,所以孩子僥倖考第一,也值得讚賞獎勵嗎?反過來說,難道已經盡力了,卻因為同學忽然開竅突飛猛進而令自己名次下降,那也要挨罵嗎? 比較分數也不是好方法,老師出卷時深時淺,上學期的卷放水,不怎麼溫習也能考上90分,下學期要求高了,即使有溫習,能考到70分已經不錯,分數不能代表全部。要比較,就應該和自己比較,

詳情

木暮:請支持疫苗人仕快去打針

近日,網上出現不少反「反疫苗」文章,疾呼要做負責任的家長,避免社區爆發疫症,要嬰兒注射疫苗。有人甚至用細菌名稱在facebook開隱名帳戶,到一個被標籤為「反疫苗」的臉書專頁,向版主說「多謝」,用小學雞、中二病手段騷擾「反疫苗」人仕。在網上積極地支持疫苗注射的人,更會把「自然療法」視為詐騙,認為不應稱它為「療法」。以「食療」醫治國君平民的《大長今》主角,這回真的躺著也中槍!再讀那些講求科學理據的文章,多番提出美國有新移民社區爆發痲疹疫情,根據文章引述新聞報導分析這是由於「反疫苗」風潮釀成,當地有新移民聽了「反疫苗」的講法,相信了,於是決定不打針,導致社區感染,甚至有人不惜搬出舊聞:有個母親的孩子因感染百日咳致死,她指責所有不打針的人連累自己孩子。好一個未審先判的強國文化。 驅使一群正義人仕進攻「反疫苗」人仕,必定是基於公共衛生,為大多數人伸張正義,此乃義舉,理應表揚,並獲得大多數人支持才對。坊間不管是社運界著名維權律師、知名網媒策劃人、孩子已打齊疫苗的父母親,都紛紛在facebook反對「反疫苗」,說這是民眾聽信「陰謀論」的結果,亦/又提到二十年前有被除牌醫生發表了假醫學報告,一再向人

詳情

為何越來越多自閉症兒童?

反疫苗人仕一直認為疫苗是引致自閉症大流行「真兇」。醫學界到現時為止都找不到疫苗與自閉症有所關聯。其實,我們可以從醫學界診斷方法的角度,解釋自閉症個案越來越多的原因。 自閉症如何臨床診斷 自閉症一般只需接受臨床觀察疑似患者的行為,不用驗血、腦掃描等較為客觀檢查即可診斷。根據美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 (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 Edition , 簡稱 DSM-5) 》自閉症確診要求為:社交溝通及互動上的缺損,且對有限物件或事情有興趣及有重複性行為。 推斷自閉症患者方法 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估計,現時全美每 68 個兒童就有一個患自閉症,男生與女生患病機率分別為 1/42 與 1/189 ,男女患病比例則為 5:1 。整體患病機率明顯由 2008 年的 1/88 上升,亦接近 2000 年的 2 倍 (1/150) 。 2000 年, CDC 成立「自閉症及發長障礙監察網絡」評估美國本土自閉症問題。而以上數據由 CDC 研究員從 11 個被選中州份 8 歲兒童

詳情

勿無知當良知——請讓孩子接種疫苗

15 天大的 Griffin 和他的媽媽 Jennifer Hibben-White 兩年前經歷了最可怕幾天——Griffin 因為前一位診所病人患有麻疹,而無端被感染。出生只有兩周多的他,還未可以接種疫苗,硬生生承受了不必要的痛苦。 Jennifer 對此忍無可忍,痛斥反疫苗人士: 但我知道一件事:如果你選擇不為你,或者你的子女接種疫苗,我會怪責你。你「站在」我們肩膀上,受著我們的保護已經太耐。從「肩膀」之上,我們免費地為你提供受保護的特權。反過來,你給了我一星期的惡夢。一星期的地獄。而我無從得知,我的寶貝會否嚴重到有機會死亡。 反疫苗人士無知當良知並不止在外國,香港也有反疫苗人士林綸詩。近日,她又在《明報》及《評台》刊登文章中胡言亂語,如有家長誤信,定必令更多無辜的小朋友受害。 林綸詩指認為疫苗會引起比麻疹更嚴重問題。但她有沒有想過,麻疹是全球幼童主要死亡病因。在 1980 年疫苗廣泛應用之前,麻疹每年就引致約 260 萬宗死亡個案。是足足 260 多萬條生命。所幸,疫苗推出後,兒童感染率已大大減低,無數生命被拯救。世衛去年的研究就估計,疫苗在 2000 年至 2005 年間避免了

詳情

打針想「自決」都有錯?

孩子在家長心目中是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生命。在孩子出生前,持續的產前檢查,儘管結果是滿意的,我們還是擔心著:孩子可如常長成嗎?四肢、五官、內臟……從二維到四維圖像,沒有一張不細察;放心了?還是放心不下。地球好危險:輻射、加工食物……誰可斷定新生命健全健康? 多得醫護悉心照顧,孩子在妻十多小時的陣痛裡順利出生,打了第一支疫苗,才欣喜了一陣子,就得面對產前填寫過「考核表」的結果:出生需立即接種三種疫苗(維他命K、卡介苗、乙肝第一支),為何只選兩支?為什麼不接種卡介苗? 一小時後,醫生再來問,我們回答。她向我們講解卡介苗是什麼,卻沒有提到:卡介苗是活性疫苗,香港說「保護效用並非是百份之一百」,台灣說預防效果約85%。剛出生不到一小時的孩子,要立即捱三針(衛生署網頁寫兩針,最近多了維他命K),於父母言,一針都嫌多。醫生朋友聽後,激動地說「你知道一年有多少人死於肺癆嗎」,於他而言,連卡介苗都不接種,一定是不可理喻了;認定我是「反疫苗人士」的朋友,會指責我於公眾衛生有害、疫情在社區爆發就因為有你這種人、你的決定經不起科學驗證…… 可是,醫生有否檢查孩子免疫力是否可捱過這一針?我們都假設剛出生的孩子一

詳情

愛國,由幼兒做起?

行將上任的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前接受新華社訪問時說,必須讓香港孩子有國民身分的認同,在幼兒階段就應該開始培養「我是中國人」的概念。筆者作為父親,曾經與參加兩歲學前班的兒子一起上playgroup,由英語和普通話老師各負責半小時課堂。其中一堂普通話課在十一國慶前,內容為升國旗、播國歌。在國歌背景下,孩子們看着內地老師緩緩升起小型國旗,之後再由家長與孩子逐一拉線升旗。由於有道具可玩,小孩們不管是哪國國旗都很自然地參與其中,老師說了句:「升旗多高興!」不過,對於國歌和國旗的意思、升旗的意義,老師則沒半點講解。 對於林鄭月娥的「在幼兒階段就應該開始培養『我是中國人』的概念」一說,其實並無新意,因為教育局本身已有相關指引。由課程發展議會編訂、教育局建議幼稚園採用的《幼稚園教育課程指引》有相關內容,「中國」和「國家」共出現4次,分別為: 品德發展:初步認識自己於家庭、學校、社會、國家、世界不同生活範疇的角色和責任(在發展目標和評估重點各出現一次); 個人與群體:初步認識中華文化及作為中國人的身分; 「個人與群體」的教學原則:靈活運用生活事件作為學習材料,透過不同形式的活動,讓幼兒加深對家庭、學

詳情

反思為何安排子女參加課外活動

PISA(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在4月19日發布了各國家/地區12至15歲學生的心理健康排名,香港處於偏低的位置。其中有兩項有趣的發現。第一,學生用多少時間學習與他們的心理健康無關。這個發現我們應該如何解讀呢?或許一般父母可能將其理解為即使「催谷」子女學習,也不會造成他們的心理壓力。這又真的能否被解讀成「催谷」子女就是合理的呢?第二,大部分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地區平均有90%以上的父母關心子女在學校的狀况,例如關心子女在學校的社交活動、交友是否愉快等等。而香港比OECD國家/地區的平均值較低,只有70%的父母主動關心子女的學校生活。PISA就參照研究數據,建議父母多鼓勵子女參加更多的課外活動,學習溝通、合作等等社交技巧。 簡單說,PISA的數據顯示,香港學生成績相對於其他國家/地區較高;學生參加課外活動的比例亦不算低,但大約三成家長對子女的學校活動不感興趣。我們該如何理解這個現象呢?香港的競爭激烈,不少父母不理會子女的興趣而安排子女參加所謂「冷門」的活動。例如,在樂器方面,鋼琴8級已經是基本的要求,子女更要學習的是豎琴、古琴。在繪畫方面,水彩畫已是不值一提,不少孩子已在

詳情

免疫年代:接種疫苗了 然後呢?

我的孩子一歲時打了麻疹、德國麻疹、腮腺炎混合疫苗(MMR),全身出疹,嚇得我。之後要吃十四劑中藥才康復。我問過醫生,查過資料(醫學網站定義麻疹病徵),一般染上麻疹的話,「七日內不吃藥會痊癒」──可怕的併發症,大多只發生在長期病患者,或營養欠佳的兒童。我孩子因為疫苗副作用而受了十四天苦,直接入血,跟天然感染的麻疹,果然不同。 之後我找了很多資料,想看看究竟MMR是什麼。我也明白為何主張不打針的人,面對麻疹爆發而無動於中,表面上,像是不負責任,但其實是因為他們看過比麻疹更恐怖的東西。 免疫針真的在替我們預防疫症嗎?外國一爆發麻疹,不打針的,都被視為始作俑者;香港爆發流感時,亦有趨勢去怪罪沒有接種疫苗的人,甚至患者遇上併發症及死亡,醫護界一定會向傳媒標明該人有否接種疫苗。不過,實情卻是,疫苗並不一定防到該病,一是針的效力問題,二是針的實驗室病原(「減毒」或「滅活」)與野生病原(天然感染)是有分別的。 潛在疫症爆發的「始作俑者」 不同的嬰兒疫苗,有不同的保護年期,除了MMR內的麻疹部分被認為有永久保護外(此乃藥廠聲明,西醫聖經Physicians Desk Reference 認為至少有15年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