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初心,支持胡官

選舉前兩日,大部份傳統建制派組織,已公佈了自己的投票意向,基本上我們已知道,土共黨人的鐵票,已經倒向林鄭。至於香港的地產黨人,在超人的長實業績發佈會中,盼望新特首能「女媧補天」後,相信也已經西瓜倒大邊。單純從牌面上計票的話,誰人將會當選,已經呼之欲出。 在這情況下,我們基本上可以肯定,北京從沒打算放棄梁振英年代的鷹派強硬路線,並無招攬安撫基層泛民及其支持者之心,胡國興將會跟曾俊華一樣,似乎是必敗無疑。既然如此,究竟撐胡官還有什麼意義?答案很簡單,只有一個:初心。 泛民主派為何是民主派?因為泛民自上世紀八十年代,爭取八八直選一刻開始,其目標便是爭取香港全面民主化。沒有這個目標,泛民主派便跟建制派無異。有些人或許會說,民意現在傾向曾俊華,因此林鄭即使接近贏硬,也應跟從民意支持薯片。可是大家也知道,所謂「民意」,從來都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正如所謂民調,很多時不會反映拒絕受訪者的比率一樣。 況且,泛民主派追求的從來都是民主,而不是信奉民粹主義。梁振英日前跳出來抽水,提到自己當日民望最高,反問泛民當初為何不投票支持他。有人說他抽水很賤,但是他道出了一個事實,泛民本來便不是信奉和宣揚民粹主義。泛民

詳情

操控與翻盤的思考和可能

特首選舉的「跑馬仔遊戲」接近尾聲,在最後幾天的直路較量中,有些人仍努力衝刺,有些人則盡情破壞,弄得局中人「彼此也在捱」。香港繼續撕裂下去,市民日後也在捱。為此,本文集中談兩個問題:一、操控與翻盤之爭及其可能性;二、潛藏在選舉背後的意識怎樣令「一國兩制」倒退和延誤修復社會裂痕的政治契機。 現只有一條「以習近平為核心」路線 先談第一個問題,但不能抽空現實來談,必須按各種可見的迹象分析。在提名中得票落後的曾俊華表示「沒有想過輸」,即有信心翻盤。目前的形勢說明,除非出現下列一種或多種情况,他才有機會翻盤: .在泛民「300+」的支持之外,他還要在建制派陣營中挖走200多票,才有機會取得超過600票當選,但這些建制票怎樣挖呢?按理,他在這關鍵時刻應該更積極地走訪建制陣營拉票,至少做個樣子、打打心理戰,令動搖的建制選委更動搖。但他沒有這樣做,唯一解釋是他的策略是私下努力,不想打草驚蛇,既暗訪也暗戰,儲備翻盤的子彈;又或者有其他人在背後替他拉票,不得而知。 .有人替曾俊華在官方內部發功,增加他翻盤的機會。不過,這些必須是「有牙力」的人,而不是民意(這確是令人氣憤和可悲之處)。按眼前現實可見,北京不願

詳情

特首選舉投票前最後檢討

經過周日選委主辦的特首選舉候選人論壇之後,3名候選人再沒有同台較量的機會;最後一戰,就是3月26日的投票,分出最後勝負。這場選戰已近尾聲,不妨做一個總結檢討。 先談選舉辯論。 香港由小圈子選出特首,期望像「西方選舉」經一場公開辯論可以扭轉選情的想法,是一廂情願、不切實際。即使在選舉辯論中佔上風,對影響選委的投票意向也微乎其微。從這個角度看,曾俊華和胡國興(胡官)在周日的選舉論壇上得到「網上民意」較大支持,但相信扭轉結果的機會不大。 其實,寄望藉選舉論壇「翻盤」的,是「篤定必勝」的林鄭月娥,而不是多數會落敗的曾俊華和胡國興,實在非常諷刺。「翻盤」的意思,是林鄭至今仍得到絕大多數建制派選委支持,勝出應無懸念,但她一直在民望(民調)落後,有人認為隨着她展開競選工程、接觸市民、在競選論壇上表現辯才,民望將會逐步攀升,起碼會拉近跟曾俊華的距離。因此,上周二由七大電子傳媒主辦及周日的選委論壇,對林鄭來說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很可惜,各場選舉論壇中唯一安排3名候選人互相質詢的,僅得七大電子傳媒一場,連選委安排的論壇都只由候選人各自回答問題。如此安排,或許是「有心人」避免節外生枝,但最「蝕底」的其實是林

詳情

離西環最遠 與港人最近

行政長官選舉將在周日舉行。民主黨衷心希望,選出一個能團結港人、避免撕裂、讓香港重新出發的行政長官。 經過深思和比較,民主黨作出了決定,7名立法會議員將全投曾俊華,並全力向民主黨的選委推薦,在投票中支持曾俊華。民主黨個別選委雖仍等待其界別稍後作出決定,但可預料,民主黨絕大部分選委,最後應會全投曾俊華一人。 事實上,此決定貫徹自行政長官選舉提名期開始以來,我們反思香港回歸的實際情况提出的重大原則:支持「距離西環最遠,與香港人最近」的候選人。 為什麼我們會得出這樣的結論? 立法會選舉時,我們已提出香港要「換特首、換制度」。自行政長官選舉提名期以來,我們提出更清晰的目標:第一,要全力阻止任何延續梁振英管治路線的候選人當選;第二,要取締「西環治港」的無形制度,讓香港政府能夠獨立自主,如實向中央反映香港人的意見,最終落實民主普選制度。「距離西環最遠,與香港人最近」,是這個目標最形象化的說法。 一場決定香港未來5年的對決 周日的行政長官選舉,對於香港人意義重大。這次選舉,更被視為「港人治港」與「西環治港」的一場對決—— 一場決定未來5年的香港,要繼續撕裂不斷抑或止息干戈的對決。普遍市民都以此作為判斷

詳情

「民主300+」花落「薯」家

「民主300+」的最後大會決定「300+」的投票取向。市民最關心的問題是:一、「300+」能否成功綑綁投票;二、「300+」的投票取向為何。對於「300+」及民主派來說,第三個問題是投票取向的論述為何。 綑綁失敗因光譜遼闊 「300+」成立之時,沒有說過一定要綑綁才加入,但宣傳時令市民覺得他們會綑綁投票守護香港,所以綑綁是合理期望。其實「300+」在上一次開會後亦已宣布會團結和集中票源給最高民望候選人,並以「特首民間公投」作為最重要的參考。 對於這個決定,有個別選委認為發表時機過早,自己仍未與選民充分溝通;有選委則投訴決議只由核心小組決定,開會只是門面工夫,處於外圍的選委無法參與決策。不滿者有支持胡國興也有支持曾俊華的,所以這不是投票取態,而是民主過程的問題。 我3月8日的文章〈「民主300+」非民主派〉(《明報》)已說明「300+」光譜裏有幾種人,願意綑綁的主要為溫和泛民和一些中間派;不願意綑綁的有兩種,一個極端是開明建制派和業界利益,另一個極端是進步泛民。 開明建制派本身就是建制派所以無興趣跟泛民綑綁;一起以「民主」之名選舉只是為選上的權宜之計,選到就一腳踢開。着眼業界利益者只着重

詳情

【鍾言亦議特首選舉系列】滾動調查最新數字

今屆特首選戰來到最後階段,電視論壇完結,民間投票完成。反映候選人論壇表現的即時意見調查經已發表,餘下日子,筆者的工作,就是好好完成今次選舉的滾動調查。 自1995年開始,每逢大型選舉,港大民研都會進行滾動調查,每日追蹤選情的發展。時至今日,香港市民應該普遍明白滾動調查的方法和好處。不過,為什麼除了港大民研以外,其他機構都甚少進行滾動調查? 答案非常簡單,香港媒體與先進社會的媒體不同,甚少願意動用龐大資源,自己策劃或外判進行滾動調查。近年來,雖然仍有新聞媒體願意合資贊助調查,但可以騰出的資源已經愈來愈少。以去年進行的「立法會選舉滾動調查」為例,如果不是民主動力最後加入贊助行列,滾動調查可能根本無法開展。民主動力同意增加資源,致令調查樣本增加,兼且同意把調查原始數據全面公開,讓所有市民和各大陣營都可同時分析數據,其實是挽救了去年的滾動調查,應記一功。 今年的特首選舉滾動調查,沒有民間團體的贊助,但幸好有《香港01》獨力支持,由3月1日開始每日進行調查,每日樣本超過200個,最後四天增加至每日250個,增加數字的準確性。筆者在此感謝《香港01》的支持,並且一再強調,所有即時調查、滾動調查、票

詳情

林鄭有冇「你呃人」?

五年前的選委論壇上,唐唐指梁振英曾提出,香港終有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和催淚彈,來對付示威人士。當時CY眼睛不眨,說自己絕對沒講過,唐唐立即爆seed:「你──呃──人。」不論當日CY有沒有呃人,最後他還是於雨傘運動時,把這個偉大想法徹底落實,決心大概好比落實一國兩制。 所以說,觀人於微,偶爾甚至有點預言作用。但你我皆沒權「欽點」特首,香港人不是特首的boss,他們不用agree你,大不了呃埋你。前幾日由七間電子傳媒合辦的特首候選人論壇,薯片叔、林鄭、胡官恭恭敬敬面對七百萬香港人,機會只得一次半次;他們一黑面一假笑,以至每一句有心或無意的事實謊言,當然要送去驗屍,睇清楚究竟誰是呃人王。 一邊看有線電視的直播,一邊在手機的WhatsApp聽行家即時評論。當林鄭睜一睜眼說自己為政府慳錢,沒聘請政治助理時,有前《經濟》行家叫:「不!Carmen做過林鄭政助!」胡官質詢林鄭在全民退保上,請教授周永新做顧問研究,之後因不滿其提議而起飛腳、改聘另一間顧問公司只為得到自己喜歡的答案時,林鄭使出一個完美笑容:「(胡官)我什麼時候找了另一間公司做了另一個報告?」胡官天然呆,但我的群組裏一個跑社福beat的行家

詳情

曹達華與關德興

特首競選論壇裡,如以前所述,管治林鄭,行政林鄭,跟其他兩人的言說邏輯沒有太大交集。鬍鬚曾和胡法官站在她身邊,一左一右,包抄發功,用另外的邏輯提出另外的坐標,構成了一副頗具妙趣的激鬥景象:林鄭像粵語武俠殘片裡的由李香琴扮演的滅絕師太,站在中間,左邊是曹達華,右邊是關德興,兩道電光從他們掌心射出,滔滔不絕,雖沒得勝,仍有可觀。 曹達華和關德興耍的是什麼套路? 先說關德興,咳,不,胡國興,他耍的當然是一把「法治劍」。論壇上,當林鄭左一句「我做過乜乜乜」,右一句「我做過物物物」,多番強調自己的管治經驗,胡官則一再以「我係法官」為題,從法治角度反駁她的看法與主張。譬如說,當林鄭強調必須依法辦事,以《基本法》為基礎搞政改,不能搬動8.31,胡官立刻道:「我係法官,《基本法》裡可沒有8.31三個字!」KO完勝,林鄭無法禁止馬上面黑。 「法治劍」一出,立指香港核心,現場無不肅然起敬。 至於曹達華,咳,不,曾俊華,他耍的是一把「政治刀」。當天談的是教育議題,有好幾回,不管台下提問的是什麼東東,鬍鬚曾總有點突兀地把話題扯到「團結」之上,並用相同的修辭,提醒大家「我係唯一能夠團結香港的候選人」,停止撕裂,重

詳情

票投鬍鬚

距離特首選舉尚餘不足一週,星期三法律界選委主辦的特首候選人論壇,林鄭月娥拒絕出席。法律界選委最關心的法治、人權、自由,正是林鄭最心虛的議題。 已舉行的幾場論壇中,林鄭表露的囂張跋扈、語言偽術及「只邀功、不揹鑊」的霸道卸責作風,不負梁振英2.0之名,簡直青出於藍。 前晚電視論壇中,林鄭被質問未諮詢港人就擅自決定在西九劃地興建故宮,她辯稱好多稅務政策未出台都要保密。搬龍門,比擬不倫。 特區官員以「消息人士」身分向傳媒吹風的歪風近年盛行,損害新聞自由和公眾知情權。林鄭目中無人的程度,竟然在記協主辦的論壇自誇「我從來無做吹風會」,滿場盡是傳媒工作者,出席過她的吹風會大有人在,紛紛反駁她,她改稱「絕大部分時候無」。香港人經歷過去5年的磨練,對這種語言偽術毫不陌生。 在教協主辦的論壇,林鄭發表「我是白色恐怖的受害人」言論,亦是一絕。有權有勢的梁振英動輒發律師信、控告立法會議員,是白色恐怖;《成報》員工被跟蹤偷拍和寓所被淋紅油、選委被「提醒」投下的暗票會送往內地驗指紋以證其投票決定,是白色恐怖,甚至是赤色恐怖。參選後才開臉書的林鄭,網上有針對她及其支持者的留言,她就說是白色恐怖。風馬牛不相及。 董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