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愛鱸魚美--兩種漁民電影

「江上往來人,但愛鱸魚美。 君看一葉舟,出沒風波裡。」 - 范仲淹〈江上漁者〉 家族是水上人,阿爺與父親皆揸船過活,阿嫲喜歡把魚「醃鹹鮮」,大人都懂得吃多骨的魚毛,能啃魚頭,也會吃街外不常見卻好味的「懵仔魚」。到今日親戚相聚,仍常常提起當年在艇如何艱難。 「自主映室」五月將放映兩部電影,都關乎漁民。舊的一部,是意大利導演羅西尼里(Roberto Rossellini)1950年的《火山邊緣之戀》(Stromboli),最近重看,感覺稍異於從前。新的是香港導演馬智恆籌備四年的紀錄片《岸上漁歌》,有機會先看了,是有心的佳作。兩部電影性質固然不同,但相通之處或許是:我們如何與過去共存。 卡蓮的處境 數年前初看《火山邊緣之戀》,除被漁民圍捕吞拿魚的一幕紀實所震懾,也同情褒曼(Ingrid Bergman)飾演的卡蓮,覺得她的圓滑也許是形勢使然。卡蓮是立陶宛人,在二戰遷徙後流落意大利一難民營,本欲移民阿根廷,不果,為求出路,嫁給跟她言語不通的意大利戰俘安東尼奧。 離開難民營是第一步,但卡蓮乘船時大概沒料到,安東尼奧的老家斯通波利(Stromboli)既是荒島,島上還有座火山。卡蓮見火山便問:「這

詳情

在九龍城看《一九零零》

有人辭官歸故里。數碼電影當道,香港影院大部分已棄用35mm放映機。年前趣聞一則,戲院搞大抽獎「送出」菲林放映機,中獎人以為執到寶,到了收貨才知,「獎品」不但家裏放不下,甚至連搬運都極有難度。 然後竟有年輕人搶救35mm放映機,勞師動眾的搬遷與安裝,還請來資深技師教導放映技術,在民間開設小型影院。他們叫「自主映室」,位處九龍城創意書院,在歷史悠久的侯王廟對面。映室跟一般社區放映不同,除了老遠從外地借來菲林拷貝,還要解決版權問題,自行宣傳及售票,程序跟正規小影展無異。在菲林已被淘汰的年代,香港反而多了家可放35mm電影的中學! 為什麼一定要35mm菲林?因為它是百多年來的電影固有格式,質感跟數碼天壤之別,數碼影像總是太銳利。而且世上還有太多經典電影、老電影儲存在菲林之上,戲院全數碼化,表示與舊片劃清界線(當然這是商營院線的普遍現象)。 主辦單位安裝了像舊戲院的首輪廣告木箱。 今天一切得來太易,網民下載高清甚至4K電影檔案,一隻硬碟藏盡古今珍品,什麼大師或經典作,存取與播放只在彈指之間。模擬格式可不同了,面對一本本厚重的菲林底片,由運送到放映都需要勞力與工夫。搞同人式影展或藝術影院一定知道,

詳情

自主映室 連結過去與當下

在香港看電影怎會不「自主」?我們的生活,早就塞滿了電影節、電影院線、網上平台等觀影經驗,但這些不同的選擇真的等於「自主」?當觀影形式愈趨個人化與商品化之際,電影及觀影本身,都欠缺了應有的「行動性」與「實踐性」。自主映室的出現,就是為了培育出一種新的觀影文化,並且讓電影創作落地生根。 今天,自主映室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下稱「書院」)最近落成的放映室,以新面貌、新方向示人。我們特意從意大利博洛尼亞電影資料館,租借貝托魯奇1976年史詩巨構《一九○○》的35mm菲林拷貝,並於今天下午三時作首場放映,為一連串的電影活動拉開帷幕,重新定義「戲院」一詞。 《一九○○》的菲林拷貝由意大利博洛尼亞電影資料館提供。(圖﹕自主映室) 自主映室於2015年初創立,為使學生接觸更多本地獨立電影作品,以及將本地學生的作品向外推廣,初期成員是書院教授電影的老師。現在有更多不同背景朋友加入,包括影展策展人、電影創作者、影評人、中學生,都因對電影的喜愛聯繫起來。這校園一隅的影院之成立,或可從又一城AMC於2016年初結業說起。 當時很多戲院轉向全面數碼化放映,即使MCL院線在原址繼續營辦戲院,很多台仍能運作的35米釐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