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想修補撕裂 卻撕裂了傘運力量

沸沸揚揚的小圈子選舉告一段落,所有集體幻想出來的奇蹟,都沒有出現。曾俊華挾高民望落選,從好的方面看,可以不厭其煩地再教育大眾有關小圈子選舉的弊病;從已經造成的結果去看,卻是削弱了香港爭取民主的力量——雨傘運動所凝聚的「黃絲」力量分裂,大量「深黃絲」對參加社運卻步。 曾俊華競選時最動人的口號之一,是修補撕裂。但有沒有想過,「撕裂」其實也是港人政治覺醒的體現呢?現實至上的香港人,由以前不喜歡講政治,到傘運後「講講吓」政治都會跟身邊人吵架。這其實是一次政治覺醒,是一種文明進步。 打個比喻,以前人們缺乏環保意識,而隨着文明進步,有環保人士開始鼓勵減少用膠袋,但亦有人對此抗拒。雙方意見相左,這何嘗不是撕裂?當某一範疇的公民意識提高,自不然就產生所謂的撕裂。解決之道,理應在平衡雙方利益之下,繼續推動討論和鼓勵環保。不過,如果套用曾俊華的方式,則是放棄環保理念,齊齊用返膠袋,一起回到沒有紛擾的老好舊日子。 曾俊華提出修補撕裂,附帶條件,是為23條立法及接納「人大8.31」框架。然而,如果連23條和8.31都可以照單全收,2003年50萬人上街便不會出現,2014年雨傘運動亦不會上演。一旦放棄這兩大原

詳情

選舉過後,仍須堅持民主路

在這場只有1194人投票的特首選舉,最後林鄭月娥以777票當選。中共完完全全操控香港選舉,把不少朋友的幻想或美夢打破,反映香港民主運動步向艱難時刻。 爭取民主的路仍然慢長,需要我們堅持下去,或許你會感到失落和泄氣,但我仍衷心希望,所有渴望香港邁向民主的同路人,未來五年不要因為林鄭當選,便選擇放棄香港。 除非,你對香港的一切經再沒有感覺。 面對全世界最穩固的獨裁政權,香港奪回民主的路,從來比任何國家崎嶇,而香港的民主進程,說實話也是取決於中國國家主席的對港政策,多於香港特首的管治手腕。 與極權抗爭,從來不是一朝一夕,我從不責怪任何離開社運,嘗試找回喘息空間的朋友,畢竟考慮和際遇總讓我們向現實妥協,但既然民主不是一天達成,需要的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奮鬥,一代又一代人付上代價,我們就會在未來,與仍願意跟我們同行的人,一起肩擔起這個重任。 可能在特首選舉一役過後,你們不再對青年人寄予厚望,打算票債票償,甚至寧願政府DQ羅冠聰(怎能因為政見分歧而縱容政權DQ任何一位民選議員?),但我們已準備好在未來五年,於社區、街頭、議會和國際社群,述說我們在民主運動的成長,證明香港眾志的蛻變。 五年時間,我們會盡

詳情

說不出的未來

2017年3月25日,新一屆特首選舉前一天,我失聲。 之前連續數天作感冒,昨天早上開始惡化,卻要一連講課三小時。到了下午,情況已經變得相當嚴重。傍晚去中環看「薯片大會」,遇到幾位朋友,都說「嘩你病得好緊要」。晚上本來答應出席的一個分享會,也被迫缺席。今早起來,基本上不能說話。去看醫生,拿了一大堆的咳藥水和藥丸回來,有點恐怖。 想起來也有點滑稽。我病了,失聲。香港人面對特首選舉,同樣集體失聲。想講,講唔到,是否也是因為生病了?這病是怎樣來的,可以醫得好嗎? 不能說話,對於一個人來說,是一個基本生活的問題。今天吃飯的時候,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要找個有餐牌的地方,好讓我用手指點菜。但吃飽後,人還是要過精神生活的。我過去一年無厘頭多了一個「KOL」的名號,雖然日子還是那樣過⋯⋯但失了聲,我也想到這兩天我將不能接受任何的傳媒訪問,下星期一上課恐怕也成問題(醫生聲稱我到時沒事的了,我沒有多大信心,不過麻煩同學不要走堂,我會嘗試安排代課的)。總的來說,有話不能說,就是不好受。 一個人如此,一個城市更甚。 這幾天在網上很多爭執,原則派策略派鬥個天昏地暗,你說我港豬我說你離地,看得很傷神。我自問也有我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