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越來越多自閉症兒童?

反疫苗人仕一直認為疫苗是引致自閉症大流行「真兇」。醫學界到現時為止都找不到疫苗與自閉症有所關聯。其實,我們可以從醫學界診斷方法的角度,解釋自閉症個案越來越多的原因。 自閉症如何臨床診斷 自閉症一般只需接受臨床觀察疑似患者的行為,不用驗血、腦掃描等較為客觀檢查即可診斷。根據美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 (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 Edition , 簡稱 DSM-5) 》自閉症確診要求為:社交溝通及互動上的缺損,且對有限物件或事情有興趣及有重複性行為。 推斷自閉症患者方法 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估計,現時全美每 68 個兒童就有一個患自閉症,男生與女生患病機率分別為 1/42 與 1/189 ,男女患病比例則為 5:1 。整體患病機率明顯由 2008 年的 1/88 上升,亦接近 2000 年的 2 倍 (1/150) 。 2000 年, CDC 成立「自閉症及發長障礙監察網絡」評估美國本土自閉症問題。而以上數據由 CDC 研究員從 11 個被選中州份 8 歲兒童

詳情

小學雞媽媽:一位自閉症青年給香港家長的話

定格動畫「給(願意和我們溝通的)大人」在網上廣傳,主角Andy(假名)是英國劍橋大學學生兼亞氏保加症患者。這位21歲香港青年去年聖誕和父母一起接受「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網站訪問,談成長、談家庭、談夢想,最後還錄下自白,引領我們一起閱讀自閉症孩子的世界,成為動畫的靈感泉源—— 「我們並非不講道理的人,所以你是要講道理的,但更重要是,你要懂得講。 「你要我們跟從一些規矩,應該說明規矩背後的意義,否則,我們要不不肯跟從,因為不知何解要這樣做,要不就是跟從得好差。 「譬如你告訴我隨街大便是不對的,而我根本不明白為什麼不對,即使我很聽話不隨街大便,也可能在家中大便後,把它(糞便)扔出街。 「所以你應該告訴我,隨街大便的話,人家會覺得臭,經過會不開心,那我就能理解……」 要他聽話 卻沒把話說清楚 我被家中兩小纏住,看了動畫無限次,每次聽到「隨街大便」這個譬喻,兩小都笑翻。不過好笑以外,影片對大人有更重要的信息——很多「問題行為」背後,原來是我們沒把話好好說清楚;我們以為孩子不講道理,殊不知邏輯荒誕的可能是自己。 孩子各有獨特處 更有趣的是,動畫得到不少相似回應﹕「我覺得那裏有我小時候的影子」、「為

詳情

親子路上的障礙賽

社聯和扶貧委員會推出新網站《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一連四期,每月為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孩子的家庭打氣,同時希望更多人看懂SEN世界。第一期專題從評估報告說起。訪問中,媽媽們講述收到報告一刻的心情——困惑、不忿、自責、把前景災難化。而她們不是特例。當爸爸媽媽懷着忐忑心情,拖着小手接受評估,沒想到迎來大堆似懂非懂的字詞,「智齡比年齡慢」、「懷疑自閉症徵狀」、「讀寫障礙」、「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等,腦袋只夠力拋出問號——「那一刻我只能問為什麼,為什麼是她?為什麼是我?」「死啦,我懷着他的時候做了什麼?」「我腦海裏的自閉症小朋友不會跟別人溝通,完全沒交流……究竟怎麼辦?」SEN報告讓家長看清強弱可是慌亂之後,三個受訪家庭都一一為孩子挺過來,努力配合治療和訓練,也目睹了孩子令人訝異的進步。薄薄一紙評估報告,成為某種意義上的「温馨提示」,給大人看清孩子的強弱,集結力量,迎向前面的成長障礙賽。這些爸爸媽媽真厲害。然而,這裏不得不重提另一組數據——「康復服務的提供與需求嚴重脫節,於2015年3月,資助學前康復服務名額總數為6626個,但截至2015年5月31日,輪候申請達8149宗。在2014-15年度,輪候服務的平均時間介乎13至19.6個月,仍未計算幼兒被識別至獲得評估的時間。根據業界反映,幼兒從被識別至獲得編配服務,一般超過2年時間,平白浪費6歲前的黃金復康階段。」這是來自社聯去年中向教育局提交的意見書。輪候治療時間長 教局難卸責《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網站旨在為慌亂中的家庭提供更多資訊,從了解孩子、看清前路開始,站穩陣腳。然而,請當局也別忘記那些輪候中的、心急如焚的家庭。當每一個受訪的醫療專業都告訴我們,SEN孩子的黃金治療期真有其事,平均輪候時間介乎13至19.6個月是何其令人沮喪的數字。在這障礙賽上,請運用公共資源的政府,好好追趕一下爸爸媽媽們的努力。原文載於《明報》副刊Happy Pa Ma版(2016车12月27日) 親子 育兒 Happy Pa Ma 自閉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