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呂麗紅與陳章萍看教育的兩極文化

近日香港教育界最多人討論除了蔡若蓮外,當然是興德學校的陳章萍校長的惡行,前者在有關國教的討論觀點難以明瞭以及感到極左心態和偏頗,後者就見到今天教育者如何利用權力來獲取私利以及非法行為,這些教育工作者對本港未來都是有壞的影響。 這刻我想起呂麗紅校長,教育工作者是應該怎樣呢? 一定要染紅嗎?一定要私利忘義嗎? 認識呂校長並不是在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才知道,而是透過一個港台節目上認識,香港這個充滿功利主義的社會,還有這樣真正為教育著想的人,每次看她的經歷,都深受感動,佩服她的毅力,今天少有。 但是陳章萍這類人物,其實橫看今天社會,其實多不勝數,「影子學生」這種情況其實一直存在,因為很多學校生怕殺校,所以便出現了這種情況,而殺校理由是教局的政策,不推行小班教學,學生不達到一定數量,自然就要被淘汰走,這樣便會有學校走一些偏門方法來保學校,校長作為一校之長自然是帶領者,也是在做影子學生的推手,在其他老師眼中,大家都是打分工時,可能飯碗不保的情況下,便自然會與校長一同合作,因為大家都是坐同一條船,倘若不夠學生,大家會被殺校或者縮班,教席不保,生計成問題,這個理由也使為何該校有這種情況但從沒有提出質

詳情

殷琦﹕寫在興德學校事件之後 – 校政黑暗史? 其實日光底下無新事

近來興德學校事件被傳媒披露,醜聞愈爆愈多,亦勾起我一些以往在校工作的回憶。先自聲明,興德衰到咁,實在少見,但在我看來,其實衰的亦不少,只在乎衰的程度而已。 話說以前我工作的,是一間Band3的中學。 Band 3 學校,自然是三山五嶽,黑社會食煙等都是小事。但學校亦是因為「殺校縮班」呢四隻字揸頸就命,因為呢四隻字… TA都要教書做埋班主任-俾你儲經驗呀,你明咩呀 當時小妹作為一個小小TA,都「有幸」被派做班主任同教書。之前都有寫過文章,講到聘請時的種種問題(有得教,真係唔教?(http://wp.me/p8iPwg-6VV ),而家回想番,其實學校真係要負上幾大的責任。首先,TA的責任範圍就唔應該包括做班主任同教書,咁樣做已經相當唔好。更甚是,我個位的資源其實就更加唔是用黎做教學工作(當時本人的職位是做融合教育)…不過,講到尾都是資源錯配的問題。講番轉頭,當時的校長話就話,「拿你今年就可以儲下經驗嘛」,但事實呢?事實是佢俾左全校最壞果班細路俾我同一位新入職的老師做班主任,而且我教的其他班全部都是差班(一般學校都有分所謂好班同差班)。 通常黎講,老師都會比較平均地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