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不像香港的那麼絕望呢?

上文《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如此討厭保守黨?》提到,保守黨過往七年的執政劣跡斑斑,加上其將黨派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和 Theresa May 在競選期間的可笑口號,令年輕一代其實有很多可以絕望的理由。 那麼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不像香港的那麼絕望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看到了盼望,而他們看到了盼望,因為他們看到了改變的可能。 今次大選勝利是屬於年輕人的 這要由 Theresa May 在四月中宣佈大選時說起。當時民調顯示保守黨即將取得壓倒性勝利時(大選初期,保守黨曾大幅度領先工黨二十四個百分點),但最後保守黨不但沒有大勝而回,反而喪失議席,失落國會大多數的議席。 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年輕人促成這次工黨的勝利。 在過往英國的大選中,年輕人的投票率向來遠低於年老的一群,以至某程度上,年輕一代的聲音往往在國會中得不到充份的代表 (under-represented)。去年的脫歐公投中,在絕大部分年輕人支持留歐的情況下,仍然得出 52:48 支持脫歐的結果,就是其中一個清楚的例子。 但這次的大選拉票期間,卻不斷有不少年輕人登記做選民的新聞。而在大選當日,不少鄰近大學的票站,更見到不少年輕選民

詳情

民調與民意

上星期,英國保守黨再一次在大選中遇上出其意料的挫敗。儘管英國首相文翠珊在大選後強顏歡笑,似乎暫時保得住首相地位,但相信這次大選結果對文翠珊個人及保守黨而言,是極度痛苦的。假如大家把這次保守黨的挫敗,與前任首相卡梅倫在脫歐公投上的放在一起比較,不難發現保守黨在短短兩年間因為錯估形勢而在大選中遇上滑鐵盧。為何會是這樣? 我們不能說保守黨在這次大選中大敗,平心而論,保守黨只是損失了十多個議席,但卻因此需與愛爾蘭政黨合組政府分享權力,無論在政治上或面子上,均是一極為難堪的賽果。那究竟是文翠珊、卡梅倫政治質素有限而錯估形勢,還是妄信民調而忽略了民意? 我們不敢過分批評保守黨的領導人物,但他們肯定是錯估形勢;而錯估形勢之一重要因素,可能是過於依賴不能盡信的民調。究竟現今民調有什麼問題?今天進行民調的方法,某程度上已與社會進步逐漸脫節。新世代社會常態早已脫離了固網電話作為通訊網絡主軸,而難以捉摸的年輕人更增加了自主心態,亦往往是民調未能全面,及找出如何加權處理的一大原因。如果民調是在探討社會一般情况和政治走勢,問題尚可能不會太大,但選舉過程本身會令民意更形繁複,變化更快更大,假若以民調預測選舉,問題

詳情

保守黨輸在選舉制度

上周筆者曾在一個節目提過,英國大選出現懸峙國會機會好大,但就與當時香港傳媒所引述的英國民調結果不同,搞到同事及朋友都覺得我太武斷。查實我也沒有水晶球,也是三分民調,七分直覺而已。電視節目時間往往太短,三言兩語好難詳細道出想法。筆者基於3個直覺,覺得懸峙國會的機會好大: 一年半載就面對選舉 選民「火都嚟」 其一,首相May姐文翠珊公布大選,一般選民會感覺:吓!又嚟?因為自從保守黨卡梅倫連任之後,英國的政治大頭佛,就是政治議題。2014年卡梅倫搞蘇格蘭獨立公投之後,卻間接令蘇獨思潮坐大,蘇格蘭民族黨更坐大。去年卡梅倫搞脫歐公投,又係搞到社會撕裂,最後卻脫歐成功,大家錯愕,現在天天報章頭條就是脫歐。斯時May姐又想借脫歐議題主導大選,選民平均一年半載就要面對選舉或公投,其實真係「火都嚟」。因為現在歐洲問題的始作俑者,就是保守黨。因此,選民不滿,用選票發泄,好有理由。連倫敦肯盛頓選區(可謂保守黨的票倉),又是英國人均最富有的地區,都要泄憤地、歷史上首次選出一個工黨議員,可見選民之火滾程度,連有錢佬也嬲至沸點。當然,倫敦選民出名反叛,地方議會要務實,選市長就往往傾向選出立場極端的政客做市長,卻是

詳情

反算了May姐性命

英國大選塵埃落定,我只有一個感覺:那個「沉迷賭博,等於倒錢落海」的政府廣告、那條排隊倒錢落海的人龍當中,應該加入May姐文翠珊。 May姐去年冷手執個熱煎堆接替卡梅倫登上英揆寶座,當時還誓神劈願不會提前大選,專心搞好脫歐程序;言猶在耳,兩個月前她便突然決定提前大選——無他,當時保守黨的民望罕有地大幅領先工黨達20%,此時大選,保守黨大可把工黨殺個片甲不留,橫掃國會議席,成為國會大多數。表面上是期望在脫歐一事上與歐盟討價還價時更有牙力,實則,是May姐為了名正言順地宣布:「我也是民選的!」增強自己的政治實力罷。 果然,民望如浮雲般變幻莫測,臨近選舉時這個讓May姐雄心滿滿的20%,已經收窄至個位數,最終令保守黨在國會的議席總數不升反跌,落得Hung Parliament(懸峙國會)的下場。是選民太五時花六時變嗎?選民當然有權利一時一樣,但是什麼令選民由讚變嬲?還不是May姐自己一手造成。 有三件事令May姐馬失前蹄:拒絕出席選舉論壇、增加老人福利服務的自費比例(即是減養老服務開支)、被翻出她削減警力的舊帳。除了缺席選舉論壇,她也被年輕選民批評「hea做」選舉工程,大概心裏太認為勝券在握點

詳情

下議院大選:對英國民主制度失效的控訴

雖然憑着意料之外的盟友、北愛的民主統一黨(DUP)的投誠,保守黨得以僥倖保住執政黨的地位,但是本次大選證明了英國首相文翠珊一直掛在口邊的「強大而穩定」的英國,終究不過是保守黨自己的自欺欺人而已。首先,英國近代出現過幾次少數政府,均在大選後不久崩潰重選;即便今次選舉工黨的聲勢回升,以英國目前的選舉制度,極左派的郝爾彬成為首相的機會亦極細,中間派政治力量的消失令各走極端的英國政壇勢必更為混亂。更何况,由於條款的兩年期限倒數,時間是英國在脫歐談判上最大敵人,倫敦政府根本無法承擔更多的混亂。這一次大選敗者除了文翠珊,還有英國在脫歐談判中的說服力。 消失的中間派 各走極端的英國政壇 首相文翠珊挾啓動脫歐條款和工黨頹靡之勢選擇提前大選的時候,本身希望憑勝出新大選讓保守黨不再需要面對原本2020年脫歐程序給予的兩年期限結束後的一年內,擔憂對歐盟談判的成敗而承受的額外風險而繼續執政到2022年,文翠珊更可以重整內閣增加對於黨內的控制,並將原本已有的國會多數擴大,將工黨置諸死地。如今需要組少數政府,文翠珊初時的如意算盤全盤落空。這次大選失敗的原因除了大量原本支持留歐的年輕選民因為脫歐公投的挫敗而蜂擁投唯

詳情

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如此討厭保守黨?

英國大選暫時曲終人散,結果震撼全球。保守黨 (Conservative Party) 雖然仍然維持國會第一大黨,但卻失落國會的大多數。最新的進展是 Theresa May 正和反同、反墮胎、否認全球暖化和支持死刑的北愛爾蘭的民主統一黨(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筆者中譯,下同)磋商,希望能結成一個鬆散的 “Confidence and Supply” 聯盟(註一),以組成政府。 不少評論嘗試剖析保守黨為何輸掉選舉,和英國政局,包括即將展開的脫歐談判,將會如何發展,我卻對如何從今次大選窺探英國年輕一代,並從而對照香港的年輕一代,更感到興趣。 保守黨在英國年輕一代的心中,和香港那些無恥政客在香港年輕人心中的地位大約沒有多大的分別:保守黨執政七年以來(首五年和自由民主黨 (Liberal Democrats) 聯合執政)劣跡斑斑,「本應」令年輕人感到絕望,但現實上他們在現實中並不那麼絕望。為什麼呢? 本文嘗試先回答第一部分: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如此討厭保守黨? 保守黨的劣跡斑斑 要細數保守黨的劣跡,可能要另外寫好幾篇長文才能做到,但主要的也包括下列幾項: 首先,其緊縮

詳情

政治豪賭

英國大選在昨天陸續公布結果,本身被看好、在民調一度大幅領先的保守黨,在大選當中失去獨立執政地位。大家一致認為英國首相文翠珊提前大選的「政治豪賭」失敗,議席數目不升反跌,令保守黨最初的如意算盤打不響。即使保守黨最終有望可以與北愛民主統一黨組成聯合政府,維持執政黨的地位,但政治實力亦下降。 現時英國政府最大問題,就是當前較急的脫歐談判。懸峙國會的情况,隨時令保守黨難以主導整個談判,令最終的脫歐協議更難達到廣泛共識。之前的首相卡梅倫一手推動脫歐公投,希望可以透過公投令英國可以取得更大認受性留歐,可是那次政治豪賭最終失敗,他也辭職下台負責。文翠珊會否為是次豪賭失敗而下台就不得而知,但這樣的結果又再告誡我們一次,即使一開頭手握的籌碼很多,最後還是要看大形勢,豪賭還是有相當風險。 在文翠珊宣布提前大選時,保守黨支持度領先近20%,可是在這段時間,工黨推出政綱力挽狂瀾,推出80多年最靠近左翼的政綱,最終得到不少選民支持,得票率和席位數目同樣上升。保守黨原本希望可以透過今次大選,取得更多議席和政治實力,可是結果最終顯示,選民不滿執政黨的表現,尤其是不滿保守黨提出的緊縮政策,從而將票投往其他黨以制衡執政

詳情

前瞻英國大選:保守黨領先縮窄 或影響文翠珊部署

今年4月中旬,英國首相文翠珊突然宣布會於6月8日舉行大選。國會於是於5月初解散,讓各政黨能進行競選活動,使選民有足夠時間決定投票意向。 動機 一般分析指,首相文翠珊希望透過6月大選去強化自己於下議院內的領導地位,為自己未來脫歐談判製造一個更有利的客觀條件。這是主要因為文翠珊於2016年下半年接任前首相卡梅倫時的背景為卡梅倫的留歐競選工程因失敗而辭職。而保守黨在下議院所佔的議席則只有僅僅多過半數,為自1974年來的最「細小大多數政府」(small majority government)。 文翠珊有感現時議會內保守黨所佔的議席不足夠支持她有效進行脫歐談判,恐怕長此下去,她所領導的脫歐談判會終被議會內其他黨派的爭議和反向動議拖垮,實不利談判成功。她於是看準保守黨大幅領先工黨的民調支持率的時機,提前舉行大選,希望保守黨能於6月大選後增加議會內的議席,成為真正的「大多數政府」。她或會得到更大國會授權,能更自如地進行脫歐談判。 然而,自5月初競選活動開始至今,一反一些預測,主要參選政黨保守黨和工黨沒有熱烈辯論「英國應否脫歐」這議題。這或許有兩個原因。第一,縱使英國一些民調顯示有四成半被訪者認為脫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