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然:漂泊生活

V: 倫敦的郵票加了價。兩年前還在讀碩士,每個星期都寄信給你,寫完信之後就從宿舍走落山去郵局買郵票,那個時候一枚郵票1.33鎊。總覺得要寫信寄信才算是個真正的留學生。100年前,胡適先生在美國留學,單在一年時間,他就寫了1040封信。 剛過去一年,你也來了讀書,一起生活。一年時間很快就過,你也畢業回香港了。我在英國這邊還要多待一會,然後明年1月去台灣做9個月研究,那個時候專欄名稱大概也要改改名,叫「台灣通訊」了。讀書做研究的生活就是漂泊,有朋友今年到德國讀書,女朋友到機場給他送機,他在facebook說了一句「上路了」,讀起來就覺得感傷。人在外面,居無定所,每隔幾個月就要搬家搬竇。每次搬家都頭痛不已,我的家當都是書和酒,都是最重最難搬。 你和我又再分隔兩地,又是那種你睡覺時我吃晚餐、我睡醒時你吃午餐的時差生活。用着之前剩下的幾張信紙,給你寫信。我本來還數好散紙,齊齊整整的1.33鎊,殊不知現在郵票一枚已經要1.4鎊,唯有用卡付錢。倫敦就是這點好,什麼都可以用卡用電話付錢,不像在香港,出街總要帶個裝滿銀紙硬幣的大銀包。 自己一人常常不想煮飯,所以走到唐人街吃個晚飯。給自己煮晚餐,就算是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