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牧師:「一地兩檢」謬論Q & A

為支持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某些人提出一些論點,我覺得荒謬。不過,可能是我無知,民主意識膚淺。 袁國強說:「《基本法》冇define香港範圍。」 湯家驊:2010年說:「一地兩檢,在憲法上根本完全是沒有可能的。」但今天的他說:「如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宣佈將西九部分地方脫離香港的領域,該地區就不受基本法的管轄,亦不存在違反基本法。」 那麼,我們可以隨時將香港土地租給中共管治,也沒有違反《基本法》。《基本法》仍是50年不變,因為只適用於沒有租給中共的土地。 袁國強說:「租客也可以將租地反租給業主(中共)。」 這是合法的,但我想問:「香港政府將地租給我,我可否不實行香港法律,只執行我所主張的法律?」軍營也是租給解放軍,但也沒有執行內地法律,為甚麼仍要執行香港法律。 陳帆說:「可用香港電話卡看facebook。」 看是可看到,但犯了中共法律。而且到時,高鐵車廂內根本用不到香港電話卡,只可轉台至內地網絡。答了等於沒答! 張建宗說:「不用憂慮,也不會出現內地人員跨境執法。」 但當你看到銅鑼灣書店、劉曉波等事件時,你不憂慮嗎?你相信內地人員沒有跨境執法嗎? 他又說:「外國商會及領事對一地兩檢反應正面。

詳情

安徒行傳:革命已死 在荒謬中反抗

今年是香港移交主權20年,也是六七暴動50周年,不過,我們容易忽略的是,今年也是俄國布爾什維克革命100周年。 筆者最近去了天邊外劇場觀賞新晉導演鍾肇熙執導的卡繆著名劇作《義人》。該劇在兩年前以《正義弒者》這另一譯名以讀劇形式演出過。今天正式搬上小劇場,演出十分成功。《義人》創作於1950年,劇的內容取材於1905年俄國第一次革命中發生的刺殺Sergei Alexandrovich大公爵事件。史家公認,發生在這年的連串沒有明確目標的起義、暴動、罷工和刺殺,是一場失敗的革命,但卻是1917年終於推翻了沙皇的革命的先驅。《義人》也可譯作「正義的刺客」,卡繆在這齣戲探討了刺殺和恐怖主義的道德問題,在今時今日壓抑的政治氣氛底下,《義人》的演出特別具有意義。 整套戲分為5幕,由策劃炸彈刺殺、第一次刺殺失敗、第二次刺殺得手、刺客在獄中與公安局長和大公爵夫人周旋,以及最終刺客被問吊共5個環節組成。貫穿在當中的是兩場非常有張力的對辯,其一是發生在「社會革命黨」成員之間,爭論環繞在是否需要,以及如何能令「刺殺」不止是「謀殺」,而是一種「正義」的行為。其二是刺殺得手之後,刺客在拘留所與公安局長和大公爵夫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