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傳媒的視野

最近,美國聯合航空的暴力對待乘客事件,震驚全球。不過,華人傳媒大篇幅報導中,總有意無意之間,提到受害人是華裔,因此引起各方關注。似乎換句說話,如果那位受害人不是華人,便可算不關我們的事了。 後來有消息傳出,受害人是越南人,已定居美國超過二十年,又有人指越南人也是華裔。更有人找來更多資料,甚至說是「大起底」!大佬,人家是個受害人,起甚麼底呀?在外國居住多年,見慣華人媒體的報導方式,卻原來全球的華人媒體都有此偏頗。整個事件重點在航空公司以不公平及不人道的方式處理自己的錯誤,受害人的膚色,年齡,職業等等,絕對沒有關係。 在多倫多,自九十年代初,華人移民漸多,各行各業也有,連帶傳媒行業也蓬勃起來,在明報正式在加拿大出版後,每天岀版的華文報紙多達三、四份,還有電視台和電台,讓本地人傻眼。在多倫多岀版的英文報紙(收費的)只有兩份,但中文報紙在最高峰時有四份,真的有點過分。 這些報章和電台電視台都有自己的新聞採訪,同樣以華人社區為對象,起初自己也不以為意,他們大都分開有加國(包括本省本市和聯邦)新聞,國際新聞和中港台新聞。後來接觸多了,也認識一些記者編輯等,大家交談過後,才留意到在加國新聞中,如果有

詳情

香港華人是我們的身分!

自從「遮打革命」以後,坦言對於「中國人」三個字多了一份厭惡。說我是地球人、亞洲人或香港人也會欣然接受,偏偏就是中國人的身分反而有點抗拒。當然未被洗腦的我也明白黨國分開的道理:對中共政權的反感卻不能否認身為中國人的事實。然而當整個世界逐漸將中共政權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等同於中國、將中國人定位為中共政權下的人民,今天的我寧願選擇一個「香港華人」的身分。中國人不可能全部被包含在中共之下本來中國人的身分是一個有著五千年文化歷史的載體,包含歷世的演變和多元豐富的內容。中共政權只是中國長久歷史的一部份,若說建國只有六十餘年的中共政權因著今天政治上的優勢而足以繼承中國人的一切內容,恐怕那只是政治的部分而已。處於兩岸另一邊的台灣,當地的人民當然不會否認自己是中國人,但是他們也會以台灣人自居,將自己從中共政權下的中國人分別出來。台灣不是中國卻是客觀的事實,台灣人強調自己是身處兩岸一邊的人民,他們雖然認同這個中國人的身分,但也不願被混淆當作「另一邊的中國人」。那麼香港人呢?從百多年前清朝時期香港被割讓給英國開始,香港在歷史上的發展已經不同於其他中國內陸的地方。香港被分別出來成為英國管治殖民地,香港人也多了一個獨特的身分。直到1980年代殖民地政府決定在1997年放棄香港的主權,香港人別無選擇而被移交給1949年才建國的中共政權。「九七」後實行的一國兩制,使香港成為一個特別行政區,香港人同樣被賦予一個特別的身分,與生活在中共政權下其他地方的中國人有所分別。這種從大部份中國人中被分別出來的概念,已慢慢植根在香港人的心中,我們會強調自己是香港人多於是中國人。超越政權和地土國界的華人概念今天當中共政權建立的國家霸氣地站在全世界的前列,中國人的身分廣泛而又狹義地視為中共政權下的人民。我們除了從地域上稱呼自己是香港人、在政治上「被稱為」中國人,還有其他的身分角色嗎?或者從「華人」的概念可以帶來新的啟發。華人(Ethnic Chinese)的概念源於中國古代春秋時代提及的「華夏」並稱。到了唐朝以後華夏文明擴展到東亞各地,華人的概念漸由當初的華夏民族,擴展到受華夏文明影響的周邊其他民族身上。「華夏」中「華」表明文化上的認同,而「夏」則是血源的傳承。當然華人的概念與中國人的概念有相近的部份,但是華人卻不受地域或政權限制,華人更是世界各地中國人的統稱。我們習慣稱呼那些僑遷外地的中國人做華僑,反觀中國人的身分彷彿只有來自中共政權下的人民,但華人的稱呼比中國人有更廣闊的族裔、國籍和身分上的含意。例如新加坡有七成以上的「中國人」居住,我也習慣將他們稱為「新加坡的華人」而不是「新加坡的中國人」,避免與來自內地的中國人有所混淆。香港華人vs.香港中國人主權移交後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成立讓香港人與內地的中國人在身分上有所分別。過去華人可能只是一個約定俗成的稱謂,但如今「香港華人」卻可以成為香港人另一個身分的選擇:這是一個沒有地域或政權限制的中國人稱號,保留了我們延續那五千年中華文化的血脈相連,卻又可以不被局限於與中共政權的連接。其實香港不是中國(Hong Kong is not China)只是一個事實性的陳述,但是惱羞成怒的中共政權卻不願意面對事實的真相,甚至要無情地徹底打壓。面對著一個日漸崩壞和不斷向中共靠攏的香港,當我們要好好守護這個城市時,我們選擇做一個「香港華人」?還是「香港中國人」? 港獨 中國人 身分認同 華人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