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情書:有你跟我共走過 關於那一年,我17的小事

跟香港咫尺之隔的澳門對於人們來說的印象是紙醉金迷的賭城、是慢生活的小城、是沉默的市民,通俗一點的還有:杏仁餅、葡撻、豬扒包……澳門是一個怎樣的城市?她的文化是怎樣的?她有什麼值得記錄的故事?當眾人提到華語電影時,香港、台灣、內地均榜上有名,那麼澳門的電影呢?在過去的日子裏,彷彿是在缺席的狀態裏,而這種現象,在近年來開始有了一點兒微不足道的變化。 要說澳門電影的變化可以從2007年,澳門文化中心所舉辦的「紀錄新勢力」開始(其性質與香港的鮮浪潮相近),至今舉辦了10年的「紀錄新勢力」先後資助了數十套的澳門本地錄像作品出來,而去年更有該機構資助的短片《撞牆》(導演:孔慶輝)入圍金馬影展,成為當地的一時佳話。而劇情片的新起步則可從2008年說起,在澳門電影業界前輩朱佑人的帶領下,先後推出了「堂口故事系列」電影,大膽地嘗試將電影作品帶到澳門本土的院線裏。除了本土製作的電影外,也有80後愛上電影的年輕人外出求學,謀求機會,目前為香港人熟悉的就有《骨妹》的導演徐欣羨。而在這個6月尾,另一套澳門電影《那一年,我17》將會進入香港的市場裏,而筆者我,就是這一套電影的編劇與導演,也是澳門電影發展歷程中的一

詳情

群芳爭艷——李麗華與同時代女星們

半年前夏夢逝世時,我曾在「世紀版」談她在香港電影的獨特地位,文章結束時提到香港電影金像獎錯失了頒終身成就獎給她的機會,十分可惜。如今李麗華逝世,情况卻不同,她在過去兩年間連續獲頒金馬獎和香港電影金像獎的終身成就獎,除了看出兩地電影人都知道尊重她的成就外,吳思遠在推動她獲獎一事上尤其功不可沒。李麗華在得獎時,台灣香港兩地都有不少人寫過她演藝成就的文章,自己也寫過一篇長篇的文章談她的電影演出,這裏避免重複,嘗試以她與其他女星的比較看她的演藝生命特色。 李麗華的處女作是上海孤島時期為藝華公司主演的《三笑》(1940),這是部鬧雙胞的電影,同期有國華公司出品,周璇主演的《三笑》,李麗華一出道便要與其他女星作演相同角色的較量。李麗華最後一部演出的電影也是鬧雙胞,她在金漢導演、凌波主演的《新紅樓夢》(1977)飾演賈母,與李翰祥導演、林青霞主演的《金玉良緣紅樓夢》(1977)在台灣上映時也是打正對台。處女作和息影作都是打對台的雙胞戲,看似巧合又不全是巧合,因為在李麗華的演藝生涯中,這種與其他紅女星演同一角色的情况不斷出現。最著名的兩次是在六十年代,她先是在電懋公司的《梁山伯與祝英台》(1964)演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