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不臣」的從政之路

奶媽未正式上場,能否修補社會撕裂仍未可知,但田二少退黨,與葉劉敵不過「七年之癢」,便意味著新一屆政府未開始,建制陣營便先上演一場「撕裂 2.0」。 筆者家在新界西,是田二少的選民,如今見到他「又」退黨,感到不勝唏噓。 從政路與黃毓民相似 田二少連續兩屆當選新界西立法會議員(同時也是荃灣區議員),早已建立自己的網絡,與不少鄉紳稔熟,再加上隨他退黨的區議員,其班底本身已儼如新界西的政黨,有點像當年劉江華的沙田執政黨公民力量,在新界的關係千絲萬縷,人脈無所不在。 不過鄉事派對他印象最深的,並非其少爺脾氣個性或如何實幹,而是其從政風格與黃毓民有點相似:「無路可捉,要做大佬」。 翻看往績,他擔任九廣鐵路管理局主席期間,曾在傳媒面前聲稱與行政總裁楊啟彥「不是朋友」,引發「九鐵兵變」、在自由黨時因最低工資問題與張宇人鬧得目紅耳熱,憤而退黨;前年政改甩轆「等埋發叔」,自己蝦碌無投票,卻竟然在報章撰文批評哥哥。難怪有人說他與合作六年的葉劉和平分手實屬「難得」,大有進步了。 靠分裂上位 田二少的從政之路,可說是靠分裂上位。先是自由黨,再來新民黨,每次都是理念分歧收場,但每次都有「斬獲」,如今他已是擁有六位

詳情

「飛機易放 本性難移」 特首選舉與基層「斷了線」

「放飛機」,意指爽約。香港老派潮語,近期在特首選戰中頻繁出現。 今屆一眾參選人/候選人的選舉口號,「同行」、「拍住上」、「connect」等建立與普羅大眾「有商有量」形象,市民固然受落,前提是公關形象與現實有多大差距。「放飛機」事件發生了3次,各特首參選人/候選人「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用行動證明,他們的「同行」、「拍住上」、「connect」原來是有優次、有選擇性的。 先說葉劉淑儀。會面前15分鐘才告知身在「撐警大會」現場未能出席,為了保留贏盡兩邊掌聲的機會,在最後一刻權衡機會成本下,選擇放棄劏房居民。 到林鄭月娥。早於數星期前承諾到訪天水圍,結果一再押後,最後以「好攰」、「需要休息」、「天水圍好遠」為由拒絕會面。一眾基層街坊請假犧牲的時薪,都及不上林鄭一分鐘的收入,所以她選擇「休息」。事情發展到最後,林鄭所選擇的「休息」地點是新民黨辦公室,「休息」方法是會見新民黨黨員。 曾俊華本來承諾到訪劏房及天台屋,但後來因為「撐8層樓梯」影響身體健康,所以最後天台屋居民被「放飛機」,可能是「已夠圖呃like」。諷刺的是,天台屋居民同樣有長者,曾俊華可以選擇,但基層無選擇。 選票優先 未來特

詳情

葉劉做了「長毛」的角色

「原則民主派」一直希望透過公民提名去抗衡小圈子選舉,「長毛」(梁國雄)不惜力排眾議,也要入閘揭穿不公義的選舉。 諷刺的是,如今這個踢爆小圈子選舉荒謬的任務,反而由一名建制派參選人葉劉淑儀做到了。那種如刀割肉、深刻見骨的教訓,實非任何一名泛民參選人能夠達到。 葉太力戰而慘敗,正好說明了篩選的邪惡本質。 不問政綱,只問政治,政治風向要集中票源,選委便不敢提名甚至要退縮「彈票」。 泛民選委還可以「提名」不等於「投票」,分開處理,「提住先」。 建制派選委明顯有政治任務,或「谷」林鄭高票提名,或避免兩太入閘分薄票源,所以不能「提住先」,而要直接支持林太。 好奇的是,葉太為何始終得不到中央的信任? 論功績,她推23條立法,「精忠報國」形象深入民心;學成史丹福大學歸來,發表的論文也是提倡香港立法會應行「兩院制」的政體,力保功能組別千秋萬世。這條政治路線完全符合中央的保守政治要求。 她曾經赤膊上陣和陳方安生對撼,兩太激戰,雖敗卻算是建制派敢面對群眾的一員。 結果無功也無勞,始終得不到中央「祝福」。 和林鄭月娥對比,「政改3人組」推動不了政改,更引起佔中事件,論事情嚴重性,林鄭比葉劉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當

詳情

曾俊華搵葉劉做政務司長,有冇得諗?

醉臥沙場君莫笑,浪子回頭金不換。經過77日的選戰,葉劉終於光明磊落地戰死沙場。這次宣佈,沒有哽咽,沒有落淚,只是將滿腔辛酸,埋藏在一堆冷冰冰的數字裡面。但這場選戰給她的覺悟,只怕比當年23條一役還要深刻。 想當年,葉劉只是中共的爛頭卒,問責下台就如黑社會「交人」一樣,願意忍受一時屈辱乃是要換取日後更高的權位。事實上,她自2006年重返政壇,其後參選、組黨亦得到中聯辦大力支持。2003年的挫敗,可能壓滅了她的氣焰、磨平了她的麟角,但她對這個制度的信念,卻依然堅定不移,而民主派市民對她的憎厭,亦無絲毫退減。 相較之下,這次特首選舉才是她真正的政途轉捩點。選戰之初,葉劉是繼梁振英之後最受乞人憎的潛在候選人,「不投葉劉」就是部份民主派選委在ABC以外的首要政綱。其後梁振英棄選,林鄭露出真面貌,加上中央全力支持,令林鄭毫無縣念地繼承了人民公敵的地位。反觀葉劉,雖然一直未能洗脫葡萄之名,但市民對她的態度已漸漸由「討厭 + 恥笑」,變成「純粹恥笑」,而近日更有變成「憐憫 + 恥笑」的趨勢。 淺藍聯盟,互補不足 這些發展,令葉劉在香港政壇的地位變得更加獨特。在中央眼中,她雖然不是特首的最佳人選,對北京

詳情

葉劉還會發什麼夢?香港人發夢冇咁早!

雖然有人話佢敢於追夢,始終覺得佢從未間斷在發她權力夢。今朝特首夢醒,她與香港主流民意,仍然只會是同床異夢。 好難忘記,當年陳方安生還是政務司司長,話公務員要保持政治中立,葉劉藐咀藐舌,話公務員從來都唔係政治中立,亦都唔需要政治中立。之後,終於咪俾董建華搞掂咗嗰個從來不會問責的所謂政治問責制囉。 好難忘記,當年佢話如果唔要求人大釋法,就會有168萬人湧入香港,打開咗人大釋法這一個缺口,仲係唔依基本法規定嘅相關程序添。 好難忘記,當年佢推銷23條,佢對反對意見態度之輕蔑。 好難忘記,近呢幾年,佢做咗議員之後,中聯辦講乜佢就講乜,叫佢哋做乜佢就做乜。佢又冇乜自知之明,經常自吹自擂,講埋啲嘢又反智又低智。 更加唔會忘記,佢對人大831政改框架嘅態度。當時佢嘅說法,同今日一比較,可以睇得出這個人是如何前言不對後語,而且真係冇乜原則,冇乜堅持,任何嘢都係睇頭。 仲記唔記得,政改於2015年投票嗰日,等埋發叔事件?事後,佢上電台節目喊住口,話覺得好對唔住(對唔住邊個?);仲話佢哋建制派個個都好乖,跟住仲去中聯辦道歉。 大家又記唔記得,現屆立法會選舉前及後,政府違法玩DQ,佢採取乜嘢立場? 今次參選,

詳情

葉劉,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葉劉,你當年硬推23條,那嘴臉,人民是不會忘記。七十七日前你還意氣高昂,躊躇滿志,宣佈參選。世事如棋局局新,你終於認輸,但輸得漂亮,輸得有骨氣,輸得光明磊落,讓人刮目相看。 你努力 林鄭一參選,你應知道自己大勢已去,氣數已盡,但你從沒放棄,本來可能是天之驕子,結局落泊得四處乞票,上映吂返香港、放腳上枱、影棺材照、悲從中來,明知死路一條,還是艱險我奮進,堅持努力到最後一刻,雖然仍有不少核突鏡頭,但相比從頭hea 到尾的、飯來張口的林鄭,你是女中豪傑。 你比「好打得」打得 所謂「好打得」其實只是一意孤行,當年你都是一意孤行,但你比「好打得」打得是因為你有擔當,你願意為23條問責辭職下台,比起「好打得」只認叻不認衰,比起一眾壞事做盡、目中無人、無法無天的問責官員、議員中,你絕對可以抬起頭腰板挺直做人。 你比「好打得」更似做了大半生公僕,幾十年歷練,你還有點分寸,你道出辱警罪的危險不可行,相比「好打得」視程序視人如無物,你比較正常。 你沒有賣自己不懂買廁紙,不懂搭地鐵,不懂丐幫,沒老公,沒仔,沒情書,老老實實靠自己,吃盡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這才是好打得。 你開始變回人 你明言不追逐人大高職,新

詳情

從藐咀局長 到敢於追夢的葉劉淑儀

葉劉的選舉工程,結束了。 今早看新聞得悉她在其競選辦開記者招待會,相信大家已心裡有數。不單止網民,就連不少新界人都花生友上身表示「關心」,甚至開盤:「葉劉會唔會又喊?」 結果呢?無。 記者會上,葉劉強悍的樣子沒有了,就算記者追問她入唔到閘係咪好失落/會否過票 /覺唔覺自己輸左俾小師妹/阿爺唔公平等一系列「挑機」問題,她也沒有像《星聲夢裡人》女主角Emma Stone般回答某香港報章記者問題時皺起眉頭,而是坦承自己選舉工程一直落後、不夠票、輸制度,無緣入閘。 由上星期爆 seed 的鐵血葡萄,到今日竟流露出一份隨和與坦然的她,充份演繹那種經歷人生高低起伏後「由內到外,再去返內」的境界。 筆者於2003年時從電視看到她推銷廿三條後,曾與友人一起稱呼葉劉是「掃把頭」,當年的七一,於烈日當空下穿黑衣上街,滿腔怒火,除了政府施政一鑊又一鑊令民怨四起外,多少也因為不屑當時「葉局長」的咀臉而走街頭。 其後葉劉赴美進修,回港重新上路,但不少市民依然對她芥蒂甚深,多年來嘲諷她的聲音,一直沒有停過。當然亦與她本身個性惹火,言論出位,經常提供大量花生不無關係。 但無論大家怎樣嘲笑她,不認同她的立場,甚至說她

詳情

「林鄭月娥,你蝦人!」

特首選戰已到埋身肉搏的階段,今屆選情詭異得來有點奄悶。看著「坐定粒六」等坐正的奶媽政綱發布會,除了一個「悶」字外,實在找不到任何建設性的重點。這不期然令筆者回味上屆選舉高潮迭起,尤以唐唐指著689說:「你呃人!」的一幕,至今仍歷歷在目。 現時四位主要參選人中,有三位已成功入閘 (奶媽一定得),唯獨葉劉仍在奮戰。雖然大家都看淡其選情,或不認同她做特首,但無可否認,她是四位當中最有戲劇性,令網民花生指數急升的參選人。 「酸葡萄」變「鐵血葡萄」 而她隨著受到來自四方八面的壓力,被「強力部門」施壓勸退、傳統建制被逼轉撐奶媽、建制五毛指她向泛民拉票是「魔鬼交易」,民主300+大部分人未敢輕言支持,但仍然堅持不退的情況下,這粒「酸葡萄」已進化成「鐵血葡萄」,其抗壓性及戰鬥力,正邁向其從政生涯前所未有的巔峰。 正當不少為鬍鬚及胡官成功入閘高興之際,大家可有想到假如葉劉也成功入閘,形成四人混戰的局面,這次選舉將會產生甚麼變化? 筆者一直認為,鬍鬚若要勝出,與奶媽 1對1 的PK戰會是最理想的局面,奈何現時胡官也入閘,實在令人擔心早前傳聞「泛民保送胡官入閘,有助林鄭月娥當選,這些已經寫在港澳辦的內參文件

詳情

身不由己的特首選舉

特首選舉提名期下周三便結束。觀乎當前的走勢,4名積極四出拉票的參選人,除了新民黨的葉劉淑儀幾乎肯定入閘無望外,林鄭月娥果然如葉太所言「瞓喺度」也能入閘;至於曾俊華在泛民選委和高民望支撐下,相信取得足夠提名沒大問題;剩下如泛民能妥善分票,胡國興也應能入閘陪跑。 關心這場特首選舉的政圈中人,都很清楚知道,北京確實憂慮會出現沒有一名候選人取得過600票的過半數票而流選,所以才出盡法寶,要為「臨時拉夫上陣」的林鄭月娥全力箍票。 沒法子,特首梁振英在宣布不角逐連任的一刻前,都擺出必選無疑的姿態,而林太就多番發表「臨別宣言」,全城反對梁特連任的人,唯有寄望曾俊華成為可踢走梁特的希望。誰知梁一走,中聯辦大力發功,要求800多名建制派選委乖乖歸邊,令到不少原本支持曾俊華的選委,都大嘆身不由己。 有原本傾向支持曾俊華的建制派選委,在「西環」及中央的壓力下,都不敢公然逆「西環」意旨;但為免曾俊華最後不夠提名票入閘,只好簽署了「以防萬一」提名表,叮囑曾營若然最後差幾票才湊夠150個提名,就拿去用吧,反之如夠票,就將那份提名表放在櫃底好了。 有原本也較傾向支持曾俊華的選委,收到林太陣營的邀請擔任競選辦的某職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