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官,你是鄭家富 2.0 嗎?

今屆特首選舉,雖然未有如汪阿姐名言的「等埋黑材料」出現,但戰況激烈程度不輸上屆,還加添了幾分詭異。筆者覺得直至目前為止,大部分的參選人,都是輸家。 林鄭原本由高民望「好打得」的政務司司長,三個月內民望直插至與地球 disconnect,成為靠欽點上場的 689 2.0。 薯片原本是財政司司長,或可全身而退。現在參選雖入閘在望,但勝出機會仍被看淡,還遭建制陣營不斷放毒箭抹黑。 葉劉最慘,競選工程做到足,落區政綱樣樣親力親為,卻輸在「欽點」,連入閘機會也變得渺茫。 唯獨是胡國興(下稱胡官),參選至今暢所欲言,選舉工程輕鬆,愈跑愈有,已被視為入閘黑馬。 胡官角色 令人打上問號 有人說胡官是薯片炮手;也是球證,有他在的話,這場選舉不會淪落至上屆般醜陋。 但究竟他參選的終極目的是甚麼?筆者一直有留意其選舉工程,他參選至今的言論,令人摸不著頭腦: ‧「如自己出選與曾俊華的票源重疊,造成『不想要的目的』(即梁振英當選),會慎重考慮退選。」2016/10/28 ‧「即使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參選,我也不會退出,因為自己參選是想贏,不是來陪跑,對取得150名選委提名可說是『勝券在握』。」2016年12月4日

詳情

特首選戰提名前後的不同策略

新一屆特首選戰的提名期開始,很多人抱着「剝花生看跑馬仔」的心情對待這次選戰。在不合理的制度下,我也不關心結果,只着重觀察過程,尤其是從回歸前至今的演進過程,希望各方從中得到啟示。基於此,本文分兩個部分。 內地官場傳聞「北京3點希望」 第一部分:圍繞這次選戰的細節橫向觀察。 不妨先看以下假設(也是我到目前為止的一個觀察):北京在提名前和提名結束後可能(實際上也可以)有不同的策略。提名前的策略和目標是阻止泛民或北京不喜歡的人入閘;但提名結束後,只要確定所有候選人都是北京可以接受的人,那「玩法」就不同了,可以相對放手一點,讓各候選人有一定程度的競爭。 事實上,內地官場已出現一個傳聞:除了由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公開的「特首四條件」之外,如果能夠做到下列3點,也是好事;有人理解為「北京的3點希望」:一、候選人之間必須君子之爭,不要像上屆那樣暗箭橫飛,林鄭月娥較早時候已露了口風,也許她與北京的想法不謀而合;二、候選人要「洗乾淨才上台表演(參選)」,不要像上屆那樣,忽然傳出一些醜聞,令北京在「挺」與「不挺」之間也感到尷尬、進退兩難;三、無論有沒有泛民人士成功入閘,也要有建制派候選人之間的競爭(即多於一名

詳情

結束西環治港

民主派選委應有兩個目標,一是打破中央對提名的操控:推行公民提名是一個做法;二是用選票結束西環治港:確保西環屬意者不會成為唯一的候選人,是一個做法。現下,前者有技術問題而未有默契,我希望起碼在後者能達至足夠的共識,並順利實行。 香港過去五年的施政劣迹斑斑,禮崩樂壞,人心惶惶,歸根究柢,是基於西環透過特首治港,大陸政治文化全面污染特區領域。梁振英棄連任,民主選委改口號為「換人換制度」,要換的制度就是西環透過特首治港的制度。林鄭月娥是西環捧出的參選人,她的競選表現,恰恰就是一位「好打得」的政務司長,一人之下,百官之上。若然當選,她也只有能力做西環指揮權貴統領下的大管家。葉劉淑儀更不會對西環治港有異議,她只望能在西環祝福之下做特首。 胡國興和曾俊華都清楚表示了西環沒有治港的地位。胡官倡議《基本法》第22條立法;曾俊華在《信報》專訪中說:「西環應繼續做聯絡工作,管治留番香港政府處理。」若有足夠提名票「入閘」,胡官和曾氏都有可能在暗票之下當選,有可能阻止林鄭勝出,阻止西環繼續治港。 我重視政綱,但更相信一個人的行事作風和品格信念。曾俊華在專訪裏談及拉布時說,若在立法會佔多數就「鋪鋪都去馬」,就會引

詳情

致建制選委們:萬事保重,雖四面受壓,別輕易屈服

一如所料,此刻的葉劉已進入爆seed狀態,地球人雖然已阻止唔到林鄭當選,但亦阻唔到葉劉爆 seed。 不少鄉紳聽完今早(編按:2月21日)葉劉在商台《881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左一句「有參選人依家唔係『三點不露』,係只露三點(政綱),係唔足夠架嘛」、右一句「唔通個個都嚟食殘廢餐咩?」都不約而同說,這是近年聽過的最爽的一個訪問。 漁人得利 奶媽笑到收唔到聲 筆者早前曾撰文提及(〈全城集氣,讓葉劉衝閘〉),從策略性來說應該送葉劉入閘,既幫鬍鬚助攻,又可鎅走奶媽票。可惜泛民選委們堅持要捧胡官入閘,大家可預料到的結果,是讓對手漁人得利。難怪有報章說近日奶媽趾高氣揚,梗係啦,咁多人話埋俾你地聽個遊戲點玩,都仲係要堅持自己人打自己人,畀著我係奶媽,都笑到收唔到聲啦。 假如今次選舉結果,係鬍鬚胡官奶媽三人入閘,而奶媽真係盡擸建制及部分專業界別票高票當選,上場後即時「689 2.0」現形的話,未知當初被寄予厚望的民主300+選委們,如何向選民交代? 不過,筆者是新界人,雖然堅決反對「689 2.0」上場,但始終心繫一眾相識的建制及鄉紳選委,如何在這場選戰風暴之中,安然而退。 大家都明白,作為建制派

詳情

假如我是選委

在各名特首參選人中,林鄭月娥、曾俊華和葉劉淑儀均有豐富的行政經驗。林鄭認為她因接近特首和長期處理具爭議的政策,因此才民望低落,但亦有不少人指出,她長官意志太強,恃才傲物,不聽人言。西九故宮博物館一役,便充分顯現她那種剛愎自用,毋須理會其他凡夫俗子的處事手法。香港目前需要的是將撕裂的社會重新縫合,林鄭對抗式的處事手法和蔑視群眾的心態,剛與這需要背道而馳! 曾俊華任財政司長多年,有人指他無甚功績。在穩定香港金融和經濟方面他是功不可沒;在施政方面,為何他過往沒提出一些他在今次政綱中提出的措施?為何坐擁千億盈餘時他不去投資醫療、老人及教育而選擇派糖?這是他需要解釋的。但他有三方面的優勢,一是民望高企,而高民望對順利施政絕對有利;二是他性格較隨和,願意和各方面溝通,單看多少前下屬願意助他競選已可略見他的為人處事;三是他熟悉金融財經,目前中美關係微妙,香港經濟和金融在未來幾年可能遇上很大考驗,他在這方面的經驗亦正切合香港的需要。 泛民擔心他提23條立法和以8.31為基礎重啟政改,但有哪一個特首可以避開這些問題?真正的考慮是泛民寧願和曾俊華還是和林鄭交手處理這些問題?曾俊華務實提出以白紙草案作諮詢,

詳情

特首選舉主戰場 在民意而非政綱

特首選舉進入提名期,各參選人為了爭取成為候選人,必須得到150名選委的提名票。到底各參選人憑什麼去爭取提名票?各政黨、社團和專業團體的標準答案,通常都說「要先睇政綱」。但政綱真的這樣重要嗎?林鄭月娥的政綱遲遲未出,然而在拜會各社團時已得到正面回應,很多更表明會綑綁提名,一致支持她成為候選人。未有政綱已經得到支持,說明「先睇政綱」並非關鍵因素。 相反,曾俊華、葉劉淑儀和胡國興都草擬好較完整的政綱,但3人仍然「前途未卜」。按目前各選委的表態來看,3人之中可能有一人要出局,拿不足150張提名票。不管誰落敗,他/她也並非輸在政綱。 政綱在現代選舉中作用漸失色 任何選舉,政綱都是重要的,它是參選人和選民之間的「合約」——參選人作出承諾,選民就按政綱日後要求當選者「找數」。得民心者得天下,漢高祖劉邦為安撫民眾,廢秦苛政,與民約法三章:「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僅10個字,卻盡得民心,可見好的「政綱」毋須長篇大論,最重要是抓住要害,解決最能打動人心的問題,就能得到人民擁戴。可是,自從美式民主引入公開辯論之後,現代競選的勝負關鍵往往由政綱轉向參選人的辯才、形象和氣度,普羅大眾多以視覺直觀取代深究政綱

詳情

全城集氣,讓葉劉衝閘

劉業強:「很大機會27票可以綑綁,全數提名予林鄭月娥。和3個參選人見面後,個人十分支持林鄭,『對佢百分之百有信心』,因為她『過去處理新界問題處理得非常之恰當』,又有30多年行政經驗及曾任職發展局局長5年,新界事務無人夠佢熟悉」。 正所謂西瓜靠大邊。果然,太子劉業強最終屈服於阿爺淫威之下,不理新界人民意,吹雞全數提名予奶媽。 當下形勢,奶媽當選已經毫無懸念,之前大家以為習大大與鬍鬚的「曾握手」是明君舉動,完全破滅。 抱歉辜負了新界人期望 筆者只是小村民,雖有幸曾在鄉議局會議上表達意見,但畢竟人微言輕,卻未能影響鄉紳們的決策。在此向一眾追求平等及公義的新界人及朋友致歉,我辜負了你們的期望。 鄉議局是新界權貴集中地,太子反覆一輪後決定公開撐奶媽,箇中必定有比689時代更大的利益交換,才會逆民意作出如此決定。 近日不少新界人的群組中(不包括權貴及既得利益者),已開始籠罩著「689 2.0」陰霾,擔心奶媽上場後,其「走數」及對付新界人的招數,會比她當年出任發展局局長時更辣更狠。有村長引用鬍鬚曾的soundbite,笑言「不想再聽見有香港人話要移民」之前,已有新界人預備搬離新界。 各位新界人,甚至

詳情

我認識的葉劉淑儀

第一次真正與葉劉淑儀交談應該是九○年初期。她當時已是行政署副署長,與她的上司曾蔭權一同負責處理英國和港英政府合作推出的居英權計劃。那次應該是她的女兒四歲或五歲生日,邀請了我們的孩子參加她女兒的生日會。當天沒有太多人出席,我第一個感覺是她有點「霸氣」,住在偌大的飛鵝山別墅,確是氣派不凡。當時我也有涉及她家族的官司,但大家都不好意思談論,只是說說管教兒女的問題。後來得知她的先生於九七年去世,她亦須搬出飛鵝山的大宅,受了不少委屈,但卻進一步鍛煉出她倔強的性格。 ○三年二十三條立法是我首次在政治上與她交鋒。她最近不斷提醒我們她當年處理二十三條立法「表現不佳」,但已接受問責自動離開政府及多次向市民道歉。她說她不是那種「厚顏」或「戀棧權位」的人;相反,她是一個絕對有「擔當」的從政者。我不質疑她這些自辯。事實是她離職後跑到史丹福大學攻讀政治,回流後成立智庫,創黨走民主選舉之路,她的堅定意志和願意接受民主洗禮,確是令人欣賞。進入了立法會,與她共事多年,我發覺她的性格確是變了,她願意聽取不同意見,時刻以簡單直接的方法表達她的看法。但始終,與她共同進退的真正盟友不多。 老是拿出二十三條立法來批評她似是不太

詳情

爭奪話語權

特首激戰已進入大直路。曾俊華以得到過萬名巿民捐款三百萬作公關戰的噱頭,但以二十萬人參與佔中來計,獲一萬人捐款毫不出奇。網民借撐曾來反他們認為是被欽點的林鄭,以眾籌來爭取話語權。其實,全港還有六七百萬人未表態,未來傳媒會不斷做民調,林鄭是否大落後於鬍鬚曾,到時自有分曉。 中央派系鬥爭激烈,當年唐英年被認為是欽點,結果下馬。今天,和中信集團關係密切的于品海旗下媒體《香港01》明顯挺曾,很難知曉中央究竟挺誰。 林鄭已主動提出公開辯論,她覺得與其隔空罵戰,不如正面交鋒來爭奪話語權,遇敵殺敵。四人之中,胡國興最不熟公共政策,但他當選機會不大,可以大開空頭支票。 曾俊華有講稿演說最自在風騷,上次接受無線《講清講楚》訪問時,偶有被問到口啞啞的情况;面對政治爭議問題,太傾向泛民則難得中央信任,太親中央則泛民會轉軚連三百票也泡湯,曾俊華的名句是「永遠聽老闆的話」,泛民豈是他的老闆?葉劉十分熟悉公共政策,應是林鄭的勁敵;不過,公開辯論之時恐已過二月十四日,葉劉未必夠票入閘。 林鄭的優點是硬淨之餘,手腕靈活。無論是與反對皇后碼頭清拆的群眾對話,或與佔中學生領袖面談,正如她兒子林節思所說,她沒有什麼害怕或不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