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林鄭葉劉與Anson

林鄭中式、葉劉港式、Anson英式,三個政界英雌各有聲威。林鄭施政報告,當日藍色旗袍,沒有京官女裝霸氣,也沒有強國大媽俗氣,穿得端莊平實,港人尚可接受。她回應記者,思路清楚自信,對政府事務瞭如指掌,沒有競選期間那生硬笑容以及令人難受的高頻率眨眼。她的英語流利,雖沒有陳方安生的英國口音,但自然順耳。集中談民生事務,顯得進取又實際,政治立場不鮮明的普羅大眾,是會收貨的。林鄭政治落墨雖然不多,但不難發現,她的取態緊貼中央,所用語言,不少大陸官場用語。英國議員被拒入境,林鄭三兩句就打發開去。她口中的愛國情操以及國家底氣,很難想像出自陳太之口。 前後對比,陳太的衣著談吐,其殖民地精英的氣質格外鮮明。林鄭也一直是公務員隊伍中的猛將,但回歸廿年,英式蛻化,港式拼貼中式,公務員將來不必北上考察,在香港公務員學院已可認清國情,知道政治效忠是重中之重。 林鄭與陳太,若加一個葉劉在其中,就對比出一個有趣的中英港鐵三角。葉劉強悍,有掃把頭之稱,早已脫離往日港英時代的內斂慎言,流露出香港婦人的口沒遮攔。「放長雙眼啦」、直斥何君堯「愚蠢」、「隻狗咬你,你會唔會咬番隻狗」,呢啲市井用語,十分貼地,港人會心微笑。她在

詳情

馬家輝:唱吧,唱吧。

葉劉一句「用廣東話唱國歌」引爆了網上的惡搞熱潮,無數粵語版國歌視頻現身,或戲仿或嘲諷,盡情唱盡喜怒哀樂,彷彿皆想趕搭尾班車,趁《國歌法》生效前大唱特唱,安全地。但,萬一,我是說萬一,《國歌法》跟 DQ 釋法一樣具有追溯力,惡搞網民就「大鑊鳥」。凡唱過的,必留痕,有根有據,網民們準備洗淨籮柚去坐監。幸好據目前迹象顯示,法例尚不至於溯及既往,否則內地同樣有無數的普通話版惡搞國歌,公安同志可沒那麼多時間去把所有人緝捕歸案。毫不意外,有許多居港內地人到網上挑機,勢兇夾狼地堅稱國歌只准用普通話唱出,任何方言版本,無論唱得如何正經八百,仍屬「有辱國家尊嚴」,更「深含地域分裂主義成分」,新法生效後,必須抓。葉劉請聽好,今天起趕快練好普通話,十一之後,改弦易轍,知錯能改,嚴管你的舌頭,別再以粵語入曲。是的,嚴管你的舌頭。同時也要嚴管你的態度。對於所有涉及國家的符號與裝置,皆須尊嚴,只能用一種聲音(普通話)去唱去說,更只能用一種態度(嚴肅)去唱去說,你不該有也不准有放肆的權利。一旦越軌,被抓被罰,你活該,或如阿邊個所說,你求仁得仁,完全不值得可憐。唱歌,是娛樂,卻又可以不止是娛樂。中學老師不是說過這樣的古話嗎?「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情發於聲,聲成文謂之音。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音樂以至各類藝術創造,跟國運國勢有著如此緊密的關連,當然要嚴控慎管,豈可等閒視之?中央高官想必都是飽讀詩書之士,深明此理,才有《國歌法》的出現。所以,看見此法,我們應該替國家感到高興,它的訂定是具體而微地展示了立法者的文化深度和厚度,是數千年來中國歷史傳統的精華思想結晶,王政復古,王道行古,中國人真是了不起啊。《國歌法》是重要的,特區政府有責任透過本地立法予以落實,並且應該善體上意,加碼推行,在所有發出的電台和電視牌照裡列明,每天須播國歌廿四遍,一小時播一遍,提升港人的國家意識。擔任主持者更須通過「國歌標準唱法考試」,以便隨時在咪前演唱,親作示範。歌聲頌中華,香港特區,責無旁貸。[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0906/s00205/text/1504634494207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