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樂:報應論

高官喪子,有人拍爛手掌,只差未請小鳳姐出場。我不懂,真的不懂。我不喜歡高官,甚至討厭她,但對於坊間飲得杯落的反應,只覺不寒而慄。吾道不孤。同道者說,禍不及妻兒。也有人說,無論政見多麼南轅北轍,也不能泯滅人性。這些,我都同意。但更重要的是,返回基本步,政見迥異的原因,歸根究柢是什麼?姑且大膽假設,討厭高官的人,說到底並非討厭她,而是討厭欽點她的極權政府。而討厭這個極權,是因為我們都嚮往民主。那麼,民主是什麼?民主貴乎平等。我們支持一人一票,原則不因對方是敵是友而改變。這不但是平等的話語權,更是平等的關懷。哪怕你是敵人,我也不會說,你無選票是抵死。得悉別人喪子,哪怕是陌生人,我們聽了心裏也不舒服。如今,敵人喪子,你頓覺心涼,心想佢都有今日,真抵死,這就不是平等的關懷。民主貴乎公義。眼見社會制度的缺陷,造就種種不公義,我們渴望透過選舉發聲,為受害者抱不平。如今,只因那是敵人,我們看不見年輕人接連輕生的社會問題,看不見抑鬱症已像鼻敏感一樣變成城市通病,只看見──報應。仇恨令我們忘卻追求民主的初衷。民主的背後,是一種一視同仁的文明。文明體現於公義與仁愛,仁愛包括同理心和惻隱之心。沒有了愛,民主不過是一人一票多數暴力的進階版,談何公義?談何人文關懷?我不會幸災樂禍,當事人是敵是友,無關宏旨,而是我們都應該忠於一直相信的終極理想。「咁劉霞點計數先?禍不及妻兒?放咗劉霞先同我講!」對於這個論調,嗯,只能說,我們很清楚敵人的水平,也請別忘記,這麼多年來我們拚命去爭取民主,就是為了不要跟這些人,留在同一水平上。[黃明樂 wong_minglok@yahoo.com.hk]PNS_WEB_TC/20170912/s00196/text/1505153145198pentoy

詳情

黃之鋒:料洗腦工程在教界捲土重來

曾在2013年接受左報專訪,聲稱「在教育局工作十多年……到學校接觸學生,會更有意義……如果我在學校做10年,可以培養過千學生,比較在教育局,做多20萬份文件,最後都是拿到碎紙機碎」的教聯會前副主席蔡若蓮,履新教育局副局長,被傳媒追問其政治聯繫,竟然大言不慚欺騙公眾,聲稱自己「無黨無派」。即使蔡若蓮未曾加入政黨,但早在有上萬會員的教聯會擔當愛國教育重要推手。既然教聯會曾經出版聲稱共產黨「進步無私團結」的洗腦教材,以及發起反佔中大聯盟成立「舉報罷課熱線」等往績,說領導全港最大親中教師組織的蔡若蓮獨立於任何政治派別,也實在說不過去。 瞞得了自己 瞞不了港人 若然愛國愛黨理直氣壯,又何須隱瞞其建制背景和親中立場?也許這跟教聯會過去的言論尺度有關。雨傘運動前夕,為了打擊中學生罷課,教聯會竟把學民思潮形容為黑社會、毒販和伊斯蘭「聖戰」分子,結果引來社會各界甚至是建制派嘩然。恐怕蔡若蓮也深知理虧,若她以教聯會「又紅又狂」的取態擔任官員,繼續發表如此令人心寒的言論,只會為她的從政仕途引來災難。難怪她急於劃清界線,只可惜她作為教聯會前副主席,的確要為過去多年的教聯會立場負責。只能奉勸蔡女士無謂自欺欺人,

詳情

呂秉權:林鄭月娥與教育部黨官的交手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任後的首個訪京之行,拜會10多個中央部委和國家機構,有匯報或合作性質的(港澳辦、發改委、教育部、商務部)、有禮節性的(銀監會、全國婦聯),也有項目性的(亞投行、故宮博物院、中國鐵路總公司等),遍及商務、金融、教育、西九故宮館、一地兩檢、大灣區和「一帶一路」等範疇,格局可謂相當齊全。 在眾多公布中,筆者最留意的,仍然是內地與香港的教育合作問題。 到國家教育部拜會中央黨校副校長出身的國家教育部長陳寶生時,林鄭月娥坦言,自己不是教育專家,工作近37年亦從未做過教育工作,是一個「門外漢」,但深知教育極其重要,教育的支出並不是開支,是一種投資(據《大公報》報道)。 林鄭月娥這種「教育門外漢」的說法十分聰明:第一,這是基本事實,夠坦誠;第二,能夠表示謙遜,讓對方顯官威;第三,可以聽候指示。 畢竟,面前的京官不止是國家教育部長,還是中共教育部黨組書記、國家教材委員會副主任,負責貫徹落實黨的路線、方針、政策以及思想政治工作,以及讓祖國和習主席的「偉大、光明、正確」進入學子腦袋、抵禦西方思想入侵中國教材。 林鄭月娥續說:「我的教育的理念很簡單,就是希望培養的下一代青年人有國家觀念,有香

詳情

吳志森:面對林鄭 泛民進退失據

幾星期前,紅底校長蔡若蓮出任教育局副局長的消息傳出後,泛民又抗議又開記者會,戰鼓擂動,聲言若政府不理民意,泛民與林鄭的互信關係將會破裂,蜜月期也會馬上結束。 泛民與林鄭有蜜月期嗎?客觀上,真的有過。 特首競選期間,泛民曾經發表措詞強硬的聯合聲明,指「民主派與林鄭月娥沒有互信基礎」、「剛愎自用的行事作風……比梁振英有過之而無不及」、「若她當選,只會是另一個五年浩劫的開始」。 但當林鄭當選成為事實,不旋踵,泛民作一百八十度大轉身,認為林鄭與梁振英有所分別,可以聽其言觀其行,彼此更有合作空間。 為林鄭打響頭炮的五十億教育經費撥款,部分泛民議員更赤膊為林鄭拉票,提出修改表決響鐘時間,出盡飲奶力,務求撥款在立法會唞暑前得到通過。 但泛民與林鄭的所謂蜜月期,其實只是單相思的一廂情願,林鄭非但不承認泛民替她拉票,當然也不會投挑報李,在強烈反對聲音下,仍然堅持委任蔡若蓮擔任教育局副局長的重要職位。她曾作為副主席的教聯會,更是洗腦國民教育的推手。 對阿爺交落如此重要的政治任務,林鄭當不敢怠慢,赴湯蹈火準時完成。但林鄭與梁振英最大的不同是:梁振英以鬥爭為綱,強硬到底,火上加油,贏了裏子,更要贏盡面子,以挑

詳情

健吾:一起這麼失敗 分開怎麼安排 這個結尾有幾壞?

朋友有一條很直接的問題,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他答案。 他問,為什麼好像這麼多人反對蔡若蓮做教育局副局長,還是會給她做?真的要與民為敵嗎? 我只能弱弱地回應:其實,有很多人反對嗎? 朋友說:有呀,很多人反對呀。教協有萬七人簽名反對呀,在網上收集的。 我問朋友,你知道教協有幾多會員嗎?他搖搖頭。我在網上一搜,教協現在的會員人數,超過9萬人啊。為什麼只有萬七人反對?連四分之一都不到,他們可以說他們大部分會員都反對嗎? 網絡論政時代 一言堂不再存在 問題的核心,就在這兒。你當然可以質疑任何人是否有能力勝任一份「政治任命」的工作。所謂副局長和政治助理,都不是什麼公開招聘的工作,但很奇怪,我認識的,從事過或有意從事這份職業的朋友們,都好像大概知道要如何做。他們會忽然加入一些智庫,然後着實地做一點事情。最好,他們會在各大報章的論壇版,不論中文或英文寫一些自己對時政的觀點。重點,是報章,而不是網絡。因為,這些人的「伯樂」,應該還是跟網上世界有點距離的。諒你的面書(facebook)專頁有20幾萬人追蹤也好,他們都不會覺得很厲害。但如果你年輕,你可在報章上發表「意見」,你就好像戴上了「青年才俊」的光環。

詳情

袁海文﹕用人唯才和愛國愛港的標準同樣虛偽

日前政府公布了政治問責團隊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人選,教育局副局長人選更是明知有爭議,偏要去委任。 林鄭月娥一直強調任命「用人唯才」,更說蔡若蓮被指「選舉落敗便等於不獲教育界支持」的講法,是沒有邏輯,因選舉總有輸贏。我是同意選舉總有輸贏的。選舉落敗,不代表失敗,古今中外皆有例子。彭定康在1992年英國大選後可能成為財政大臣或外交大臣,保守黨雖然勝出大選但彭定康卻意外落敗,最後彭定康被時任首相馬卓安委任為香港總督。奧巴馬當選總統後,委任黨內初選的落敗對手希拉里擔任國務卿。但這些任命都不是直接與選舉及其界別有關。蔡若蓮在立法會教育界選舉落敗,卻在同一界別執政,人工更高成功當選的業界議員一大截。如果這不是向教育界的選民宣戰,那又是什麼? 好了,退100萬步,就當林鄭月娥和楊潤雄認為蔡若蓮如此有才。那我很想知道,林鄭月娥有否邀請過她公開稱讚過的羅永聰加入問責團隊?她曾於特首選舉電視辯論時向曾俊華說:「我好佩服你,你有個非常叻的政治助理阿聰(羅永聰),我為政府省錢,我無請。他幫你好大忙,阿聰做得非常好。有人話,如果我選到你選不到,不如請阿聰加入我的團隊。」如果沒有邀請過,你還可繼續說你是「用人唯才」嗎

詳情

梁家傑:蔡若蓮的紅與林鄭的灰

抓教育與「法治」,是中共鞏固權力、駕馭人民的工具。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七一在香港致辭,開到口叫特首林鄭月娥未來五年「着力加強對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而習近平口中的愛國與愛黨是同義詞,二○一五年他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九次集體學習時說明「只有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相統一,愛國主義才是鮮活的、真實的,這是當代中國愛國主義精神最重要的體現」。 教育局長楊潤雄接受耶穌會學校教育,是個有獨立思考和仍具良知的人。因此,中共必須安插根正苗紅、紅到赤的蔡若蓮為副局長,才能執行「加強對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這個硬任務。 中共對蔡若蓮的祝福非同凡響,出動中央電視台為她加持,新聞聯播日前播出她的被訪片段,大談她擔任校長的左校福建中學(小西灣)的升國旗儀式如何培養學生「更加有中國心」。 儘管蔡若蓮如何低姿態履新,楊潤雄如何強調會與副局長「相輔相成」,但蔡的紅底與洗腦國教推手的往績實在無法令人信任她。正如任何一位政治立場鮮明的律師,即使他有能耐可以勝任要求政治中立的法官工作,但司法機關都不會任命他,因為公眾觀感直接影響對其信任與否。法治的重要原則,是秉行公義必須有目共睹;這原則放諸任命抓教育政策的副局長,亦完

詳情

葉建源﹕委任蔡若蓮 嚴重破壞教界與政府互信

雖然已有足夠的心理準備,知道壞消息有機會到來,但當政府發稿公布教聯會前副主席蔡若蓮獲委任為教育局副局長之際,心裏仍然滿是不安和遺憾。 筆者懷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委任蔡女士一事上有否猶豫?因為她清楚明白,蔡女士極具爭議,主流的社會意見和教育界都反對這項任命,倘若她一意孤行逆反民意,結果必然會破壞以至摧毁與教育界的合作和互信基礎;但另一邊支持甚或推舉蔡女士的人士,不少來自建制,有權有勢,得罪不了。最後,林鄭選擇了離棄民意,殊甚可惜。 本來,林鄭在選舉期間及當選後在教育界開了一個不錯的局面,包括清楚表明不會續任劣迹斑斑的吳克儉為教育局長、出席由教協會主辦的教育界選舉論壇——這也是唯一一場3名特首選舉候選人參與的業界論壇——以及吸納教育界的意見並兌現選舉承諾,在上場後立即增加教育的經常開支等等。這些舉措,讓教育界對新政府有所盼望,尤其經歷了過去5年的撕裂和分化的痛苦時期。 林鄭在當選後提出「管治新風格」,強調用人唯才、與民共議及釋出善意,給人希望,本來這些都是好的管治準則。可是,蔡女士的委任便徹底與這些原則背道而馳。當有傳媒報道蔡女士有可能獲委任時,教育界即時自發啟動聯署及一人一信方式,表達

詳情

呂秉權﹕給蔡若蓮副局的一條題目

蔡若蓮校長,是信得過的人,將香港教育交託她,黨和國家最放心。美中不足,是她只能任教育局副局長,多了一個「副」字。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原是教聯會副主席,立場、成績有目共睹。不信教聯會,難道信教協?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是福建中學(小西灣)的校長。港英政府1966年的一份機密檔案,已經將福建中學、香島中學和培僑中學等學校列為共產黨控制的學校,且受控制年份始於創校時期(詳見江關生著作《中共在香港》下卷)。 這麼信得過,但政府新聞稿的簡歷卻隱去了她福建中學和教聯會的背景,小編居心叵測。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是接下「紅色傳統」的人。她在中央台香港回歸廿周年的訪問中,談及福建中學創立香港學界第一支升旗隊,而他們很久以前的國旗,是傳承自1949年一面由北京運到香港的五星紅旗,並照此製成圖樣,令第一面國旗在香港問世。 「我們每個禮拜上學的第一天,我們都會舉行升旗儀式,讓我們的孩子,不光對香港有情,有寬廣的世界觀,更加有中國心。」 蔡若蓮對「中國心」是用上「更加有」而不是「還要有」,語氣上比香港情和世界觀更重一些。 「我想這個是我的使命,我也希望我這個接力棒,能夠接得好。」 如今,這個棒已由福建中學(小西灣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