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泉忠:「十九大」之後的兩岸關係何去何從?

事前備受各方關注的蔡英文「雙十演說」,正如筆者所預料的一樣,在論述涉及兩岸關係方面,嚴守了「三不原則」:一、不觸及「九二共識」及「一個中國」問題;二、不就兩岸關係的定位發表新的論述;三、不就如何打開目前兩岸的「冷和平」僵局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建議。因此,無論是評論家評以「了無新意」,又或者對岸慣性地斥為「在台獨的道路上愈走愈遠」等等,都是意料中事。 其實,「三不」所觸及的內容,均是敏感度高、目前在兩岸之間最沒有共識的部分。因而要處理如此高難度的棘手問題,「雙十演說」無論時間上還是場合上,都不是最佳選擇。 首先,在時間上目前並不存在不可不處理的迫切性。儘管去年「5.20」之後兩岸官方對話已全部停止,加上對岸以「推動文化台獨」及「去中國化」冠於蔡英文頭上,蔡自然感受到一定的壓力。但是,今年尤其是下半年,在舉國上下絕對維穩的最高原則下,大陸一切作為都必須讓路給即將於本月18日登場的「十九大」。在此期間,北京既沒有推出新的對台政策,也沒有任何對台灣「地動山搖」的軍事舉措,蔡英文自然沒有必要在此時就難度最高的兩岸議題發表具實質意義的新論述或新建議。 其次,在兩岸停止對話的時空下,蔡英文也不會單方面

詳情

馬家輝:郭總統,好!

台灣民意調查顯示,2020年如果由郭台銘隻揪蔡英文,前者的民意支持率顯著勝出;但若由賴清德代表民進黨,郭台銘則稍稍處於下風,然而差距不大,仍然有力一戰。 2020年的總統選舉,如果郭台銘願意點頭,勢必比上屆更是好看的大片。 郭台銘肯嗎? 或許有個關鍵在於特朗普。這位囂張拔扈的企業家掌握了美國的最高權力,能否做滿四年,又能否做得出色,很能成為「企業家總統」的成敗範例。假如連毫無decency可言且又是所謂政治素人的特朗普都能順利掌舵,向來親美崇美的台灣選民看在眼裡,難免會問:「美國可以,為什麼台灣不可以?」跟美國經濟共生共榮的敦台銘看在眼裡,難免也會問:「特朗普可以,為什麼老子不可以?」 他的去馬機會由此大增。 當然,另一個關鍵在於中國大陸是否會在2018年以武力「解放」台灣。解放軍近期動作頻繁,又潛艇,又飛機,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台澎金馬周圍游來飛去,台灣坊間紛說,開完十九大,皇朝鬥爭成敗落定之後,掌權者或許等不及了,決定下令武力犯台,長痛不如短痛,不惜代價完成統一河山的百年大夢。統一才是「中國夢」的終極體現,每代中國人念茲在茲,就看誰按捺不住性子。儘管小平同志說過「一代人有一代人要解決

詳情

「台港連線」與李倩怡事件——蔡英文政府的兩道難題

過去一星期蔡英文政府恐怕寢食難安。與台灣維持了長久外交關係並且具有關鍵指標意義的中南美洲國家巴拿馬正式與北京建交,承認「一個中國」原則。蔡英文在記者會中除了重複情勢已經有所掌握,並且盡了努力鞏固邦誼以安撫民心,也只能表示遺憾。儘管巴拿馬早有離心,只是在馬英九政府時期北京顧及兩岸關係而未建交,台灣的前副總統呂秀蓮亦認為巴拿馬斷交事件的連鎖效應將帶來深遠的危機。 蔡英文政府強調「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台灣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治下的一省」因此絕對不會接受「一中原則」。早前北京因為蔡英文政府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阻擾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宣稱已經對台灣的衛生「妥善照顧」更是引發不少負面聲浪,特別是世衛涉及台灣民眾的衛生與健康福祉。巴拿馬斷交事件是否會更進一步牽動港台關係值得我們關注,有兩個指標可以幫助我們做判斷。 首先,「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台港連線)早前在台北成立。性質上「台港連線」參照美國國會的中國事務委員會,可舉辦公聽會,並作為港台兩地議會的聯誼會,目前由18名主要來自泛綠陣營的台灣立法委員組成(超過十分之一的立委總數),其重要性在於香港回歸20周年的前夕首次單方面制度化港台兩地議會

詳情

當台灣邦交國歸零 兩岸統一就近了?

蔡英文剛執政一年,隨即遭遇外交上的重大挫折。源自於清末、並延續中華民國整整106年國祚至今的「中華民國──巴拿馬」外交關係,終於在2017年6月13日畫下句點。 如何解讀「台巴斷交」效應? 毋庸置疑,此次「台巴」斷交,對蔡英文上台後所推動的「踏實外交」是一大重挫,未來蔡如何重新思考擴展台灣的外交空間,固然是既繞不過去又難以輕易克服的棘手難題。同時,在藍營炮火對準蔡無力改善兩岸政策,而獨派則藉此呼籲在外交上放棄「中華民國」國號,並正名為「台灣」的兩面夾擊下,蔡會否因此調整兩岸政策,放棄「不搞法理台獨」的「維持現狀」路線,則是未來的另一個觀察焦點。 另一方面,北京此次出重手,其目的自然不會只停留在對蔡英文的「懲罰」上,更希望藉此來「打擊台獨的氣焰」,從而迫使蔡「回到正確的軌道上來」,即承認「九二共識」或「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不難預測,台北面臨的這場「外交危機」很可能引發骨牌效應,事實上失去巴拿馬後,隨即傳出台灣5個外館在北京的壓力下被迫要求改名。 如今台灣社會已在議論未來「邦交國歸零」的可能性。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今年「兩會」期間,曾發出重話,警告「台獨之路走到盡頭就是統一」。不過,倘沿此思

詳情

老吳又出山

一如預料,洪秀柱敗給吳敦義,後者取了十四萬四千票,前者僅得五萬三千票,距離不可謂不遠。 然而「柱柱姐」上回補選取了七萬九千票,對手三人,如今對手增至五人,她卻只流失了大概三成選票,屈居第二,算是保住了顏面,對得起自己了。反而吳老頭得票率僅得百分之五十二,比洪秀柱上屆低了幾個百分點,是國民黨史上最弱的一位當選者,贏雖贏矣,卻面目無光,只能說是慘勝。 勝負之間,各有一盤帳目明細,冷暖自知。 吳敦義就任黨主席後,當務之急,當然是策劃二○一八年的地方選舉大戰,國民黨能否絕地反攻,就看他能否以「弱勢黨主席」之身擺平各路諸侯的利害關係,先把縣市政權搶回,再重新攻陷總統府。 吳敦義這個老奸巨猾,如果用心去做,想必是有機會的。他向來是個百分百的「機會主義者」,精於宮廷權謀,故能從地方一路殺到中央,由縣長到市長到國民黨秘書長以至行政院長和副總統,各等高位統統落入他的口袋。而在國民黨風雨飄搖之際,他明明可以出戰總統,卻不出戰;又明明可以出戰黨主席,卻又不出戰。直到看準了時勢,知道贏面極大,始來撿拾由洪秀柱在蔡英文步步重擊下而暫時穩住的黨政江山,曾有人說宋楚瑜是「大內高手」,其實,吳敦義亦是一個,只不過,老

詳情

從悲情到矯情

二.二八的台灣再現反蔣鬧劇,確是未曾料到的事情。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卻亦不難理解——愈是內政無能的管治者,愈積極於操弄社會的對立情緒,還能做什麼?還懂做什麼?這是綠營的「理性抉擇」行為,他們可懶得去管,對社會來說,這「理」不理性。 蔡英文於二.二八當天出席了幾場向受難者遺屬致敬的活動,據跟隨跑場採訪的台灣朋友說,像一齣老戲碼,台上台下,致敬受敬,皆依劇本演出,但因戲碼實在過時,別說觀眾提不起太熱烈的興趣,連演員亦臉無表情,像返工打卡一樣,只想盡快把八小時的班坐完,再打卡放工,趕回家睇韓劇。 幾個會場雖然都坐滿了人,卻溫度冰冷,悶戲連連。就算蔡英文坐到台上,就算她開口說話,台下仍是交頭接耳的交頭接耳、低頭玩手機的低頭玩手機,只待最後一刻循例鼓個掌,起立目送「空心菜」總統匆忙離場,即告結束。昔日的所謂「二.二八悲情」,似乎再悲不起來了,變成「二.二八矯情」,盡顯台灣式言談的虛偽一面。 當然了,我的老天,陳水扁曾經執政八年,不是早已玩過二.二八了嗎?玩完又玩,玩了這麼久這麼多,誰還悲得起來?像一場持續二十四小時的床戲,誰不會又軟又乾?蔡英文今天再來玩弄陳水扁的口水尾,自己不覺得膩,也不嫌

詳情

國民黨主席選舉與兩岸關係

台灣又有選舉?這裏不是說補選,而是國民黨的黨主席選舉。可能因為當地立法院沒有什麼大事發生,當地媒體近日聚焦國民黨搞「人頭黨員」之事,如有黑道甚至有酒店工作者「被入黨」等奇怪之事,成為了茶餘飯後「吃花生」之話題。 大部分港人,除了是國民黨黨員外,多是隔岸觀火。但實際上,港人作為旁觀者,關心的不應只是八卦事,而是國民黨的新主席,會為兩岸關係帶來怎樣的變化。 特朗普上台 兩岸關係會否有變? 自從蔡英文上台之後,兩岸關係由熱轉冷。這不單是北京的問題,也是台灣民眾的選擇。因為選民在支持她當選後,大抵應預期兩岸關係只會走樣。果然,自蔡上台之後,兩岸熱線不再通話,有媒體指北京國台辦只是收信而不回信。但是,在特朗普上台後,這種冰凍的關係,會否有變化呢? 不少人將兩岸關係之焦點,放在特朗普上台後與蔡英文通電話,於是就判斷特朗普一定是親台,藉「台灣牌」來壓住北京。然而特朗普能否得逞,就要看兩個因素。其一,台灣的相關人士,有沒有認清特朗普打「台灣牌」的本質、會否積極配合。特別是,日本政府(被)自願進一步在亞洲地區發揮其「特朗普代理人」的角色,在比較惡劣的外交壓力下,台灣需不需要進一步向日本或「美帝」靠攏、蔡

詳情

特朗普真打「台灣牌」了?

元宵節前,特朗普作出連串對華示好的動作,包括其長女伊萬卡到中國駐美大使館參加農曆新年活動、孫女阿拉貝拉上載一段用普通話唱《新年好》的短片,而特朗普於農曆正月十三致函習近平,祝元宵節快樂,之後主動與習近平通電話,表明會奉行「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 特朗普突然對中國放軟身段,令中國網民興奮不已,留言稱「特朗普打電話來投降」、「安倍聽了會流淚,蔡英文聽了會沉默」、「肯定離不開大陸了」等。而很多原本不看好中美關係的人也樂觀起來,認定特朗普是「紙老虎」,上任後受制度及輿論掣肘,在限制7國公民入境等議題上多番碰壁,已由當初的理想主義者變成像其他美國總統般現實,放下身段示好中國。 相對於個多月前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話、表明不一定遵守「一個中國」政策,即使年初一他仍拒絕按慣例向華人及習近平拜年,如今主動跟習近平通電話及確認「一中」政策,確是很大轉變。不過,認為特朗普改變對華政策、回歸現實及理性,說中美關係重回正軌,則言過其實矣。 美國在台協會(AIT,美國駐台類似大使館的半官方機構)在台北市內湖區的新大樓今年中將落成,規模相當大(6.5公頃,造價近2億美元)。上周三,AIT台北辦事處前處長楊甦棣透露

詳情

游蕙禎與蔡英文

在宣誓爭議、西環抗爭、人大釋法、高院裁決、眾籌上訴之後,香港政局繼續被一股強烈低氣壓籠罩:習近平在秘魯當面訓勉梁振英繼續綜合施策和凝聚共識、下屆特首真面目尚未明朗、主流傳媒冷處理選舉委員會選情、民建聯天價籌款與涉嫌利益輸送、民政局與華永會極速向青少年軍批錢批地、曾鈺成藉故退出彭定康即將出席的香港論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狠批梁國雄議員在議會內搶走官員文件為不文明及支持以藐視罪起訴。凡此種種事端,足見香港政局已經急速貪腐化、反智化、專制化,完全明目張膽,懶理公關形象,擺明禮崩樂壞。我們不要習以為常,必須保持冷靜,心懷理念,厚培實力,凝聚民意,溫存道義,各施各法,絕對不要被困局與悲情所打倒。話說回頭,我一向對梁頌恆與游蕙禎二人的遭遇寄予同情的理解,同時響應吳靄儀大律師支持他們眾籌上訴。一方面,我不認為他們是鬼,甚至認為成報之類主流輿論把他們跟梁振英、張曉明、張德江「篤魚蛋」式串在一起來燒,根本是捕風捉影,更可能別有用心。另一方面,我認為他們當初根本未想過會引發如此軒然大波,而他們在面對媒體詢問時,的確有進退失據、言不及義、有口難言、知慮淺薄之處,確實令人失望。不過,我不會像某些人般批評他們是「雙面諜、偽港獨、激怒中共、破壞大業」。因為雙面諜對智慧和背景會有很高要求,而且青年新政由始至終都是主張香港民族自決前途,不是本民前及民族黨所直接主張的香港獨立;既非港獨,莫論真偽,更莫論成敗得失。至於「激怒中共導致人大釋法及破壞大業」一說,儼如說「某一位小學生當眾斥責老師導致全班被罰站十小時及記大過」一樣,完全分不清誰是應該負責的罪魁禍首。畢竟,渲染八卦、欺弱畏強、小事化大、格局狹隘,是許多香港人的通病,反而台灣、日本、歐美記者及評論人士雖然身在遠方,但卻比較客觀持平。觀察中國政情如是,現在連觀察香港政情也如是,令人感慨。與其霧裏看花,不如登高望遠。不過,知慮淺薄、引喻失義之事至今依然層出不窮,難以令人眉頭不再猛皺。這件事跟游蕙禎最近企圖寄信給台灣總統蔡英文有關。我雖責之切,惟見其自省,尚勉其精進。游蕙禎一開始就計劃致函台灣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台灣《自由時報》甚至刊出全文。該信的所謂「草稿」可以概括為以下兩點。(一)中共在未經香港立法機關審議的情況下,以「釋法」為名,行「改法」之實,嚴重干預香港自治及司法獨立,顯然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致使衍生《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之虞」,而且《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共「擁有」香港主權的「唯一依據」,「所以」英國應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66條向國際法院提請裁決,確定《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並且考慮恢復香港主權轉移前的地位。(二)根據《南京條約》及《北京公約》,香港島及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的主權是清國永久移交至英國,而新界則是英國向清國根據《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99年,期滿退租,「因此」《中英聯合聲明》理應只能處理港九主權問題,無權決定新界主權歸屬。中華民國政府仍保有對香港主權問題的三份條約,再加上《中英聯合聲明》不再有效,應據此表明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對新界主權地位及屬性的官方立場,反對在新界租期屆滿後中華人民共和國竊據新界長達19年的現狀,因此游蕙禎呼籲「總統閣下(蔡英文)能認真關注新界主權問題」,「例如,港九的主權和新界的主權在中華民國憲法框架下有否分別?而總統閣下會否就此與英國政府進行交涉?」接信後,台灣中華民國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當然不予置評,僅表示香港人期待選擇自己嚮往的生活與制度,而中國大陸政府應該用正面的態度與香港人耐心對話溝通,不應扼殺。很明顯,這只是高高掛起的政治姿態,全在意料之中。畢竟,如果游蕙禎的書信「草稿」曾經真實地呈現了她的想法(先不論它是否真是「其中一個草擬版本」而已),我可以很不客氣地說:那是毫無基本說理邏輯、國際外交常識、台灣主權知識的胡言亂語,很可能是隨便翻開一本《論歸英》之類的坊間小書,然後天馬行空堆砌拼湊出一篇差劣文章。膠質太重,言而無理,人心疏離。其情可憫,其理可商。一、即使《中英聯合聲明》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違反了,為何會導致《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一個行人衝紅燈,為何會導致交通規則失效?二、如果說《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共「擁有」香港主權的「唯一依據」,那麼既然中共政權當年「正當合法地」從英國手上取得了至少香港和九龍的主權,更把一切化約成一樁交易一樣,香港人還有驅除共匪和住民自決的置喙餘地嗎?究竟是主權高於人權,抑或人權高於主權?如屬後者,還談這些所謂主權、條約、交易,有意義嗎?三、如果《中英聯合聲明》真的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違反,為何不去找英國政府,要它直接跟中共政權討個說法?反而偏要走去找根本並非締約一方的台灣中華民國政府?甲把你賣給乙,乙違反了甲乙之間的約定,你不滿,卻去找丙,叫丙跟甲講道理?四、即使《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為何英國政府及香港人都可以想當然地主張「恢復原狀」?為何不是要求恢復1984年的原狀,而是恢復1997年的原狀?甚麼才是原狀?重新由英國委任港督專政?重設兩個市政局?填海地皮及建築物通通拆掉?打個比方,政府簽了批准文件給你蓋房子,你建屋後出售,業主屢次轉手,居民安居樂業,然後突然有人說那份批文失效,「所以」房子當然要通通拆掉,買賣金額當然要通通返還。這樣說得通嗎?歸根結柢,難道香港和香港人只不過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英國政府之間的交易商品而已嗎?五、英國政府與台灣中華民國政府之間有邦交嗎?既無邦交,後者又能如何跟英國政府提出正式交涉?這是公開強人所難,抑或公開貽笑國際?六、台灣中華民國政府保有對香港主權問題的三份條約,就可被視為至今仍然持續承繼清國的國家地位?需知道英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不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才是目前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先是漢賊不兩立,最後賊立漢不立,難道大家不知道嗎?七、信中問及港九主權和新界主權在中華民國憲法框架下有無分別。究竟蔡英文總統可以如何回答呢?有又怎樣?無又怎樣?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官式的答案當然是:港九新界都屬於中華民國大陸地區(非自由地區)的固有疆域,南海十一段線內領海及島礁亦然,外蒙、新疆、西藏亦然,通通都是屬於中華民國。請問大家:當聽過這些完全悖離客觀事實和想入非非的胡說八道之後,你可以怎樣?難道你要走去勸進蔡英文毋忘在莒,反攻大陸?究竟會有多少台灣人支持你?八、更離譜的是,自己一方面主張自主、自治、自決,另一方面卻希望台灣蔡英文政府考慮行使對新界的台主、台治、台決,豈非精神分裂?這是哪門子的香港本土民主運動?九、在要求蔡英文總統去攪和之前,大家有聽過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台灣前途決議文、華山會議嗎?蔡英文總統和台灣主流民意基於國家主權理念,不論是華獨抑或台獨,難道會答應介入,聲稱「新界是台灣的」嗎?十、在缺乏香港住民自決前途的前提下,為何可以憑空主張「分裂」港九及新界:新界歸台灣中華民國政府,港九歸英國政府?香港人的自主、自治、自決,究應從何談起?可幸的是,在《自由時報》刊登游蕙禎信稿後,游蕙禎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澄清該稿只是草擬版本,「如對《自由時報》同廣大巿民造成誤會,本人謹此致歉」。真實原因恐怕是其團隊內部成員意見分歧,無法取得共識,所以否決發出該信稿。游蕙禎重申非常重視和台灣的關係,以後決不會輕率行動。雖未坦承錯誤,至少知恥知止。誠盼汲取教訓,避免重蹈覆轍。今後,梁頌恆及游蕙禎如果真要對目前政局有所突破,短期內大可繼續鼓勵市民支援眾籌上訴至終審法院、支持本土派在未來補選中取回兩個失落議席、參與籌備全港民間公投選特首、如同黃之鋒一樣親身造訪歐、美、台、日政要和傳達香港人的民主自決訴求、繼續跟台灣、亞洲、歐美各個志同道合的公民團體及學生團體加強交流合作、在香港本土大力宣揚住民自決權利。這樣才是正途。走上正途,凝聚民意,度德而處,量力而行,才可以進一步討論未來中長期的奮鬥目標。當然,盡量清晰交代「青年新政」選舉期間資金來源以釋群疑、明確釐清與闡述香港自決的理論根據與未來方略、真心誠意為鴨洲口音等戲言妄語向支持自己而失望的部分選民(非中共政權)致歉等做法,誠有必要。歸根結柢,厚培學養,研討交流,增廣見聞,冷靜思考,按部就班,謀定而動,知錯能改,有勇有謀,方成大器。路一直都在,現在正是考驗他們決心、耐心、恆心的全新開始。無論如何,香港人必須共同迎戰2047年香港二次前途大限。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 台灣 游蕙禎 蔡英文 青年新政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