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護子,歪理可以說到幾盡?

蕭若元之子蕭定一捐了二十萬元給七警家屬,一時間輿論譁然。蕭若元回應蕭定一捐錢事件,歪理有三(https://youtu.be/w5T0I5-Wyr8?t=10m20s): 一、蕭定一已經是成年人,他所做的一切與自己無關; 二、蕭定一捐錢是給面子生意伙伴,所以沒問題; 三、七警家屬是無辜的。 第一,蕭定一已經是成年人,蕭若元不能強迫對方做或不做任何事,這當然沒有爭議。可是,輿論批評蕭若元不阻止兒子捐錢的行為嗎?當然不是。其實,不止是成年子女,其他親戚朋友做任何事,對或不對也好,其他人是無法阻止的。可是,若對方所做有違公義原則,則不應護短。因此,蕭定一捐錢給七警家屬,正常人不會期望蕭若元阻止,但是會期望他批評兒子的行為有否做錯。蕭若元的辯解明顯是「打稻草人」,故意模糊焦點。 另外,蕭若元以往在網台批評過不少人,從沒有說過因為對方是獨立個體,所以與自己無關而不批評。如果因為是獨立個體而與自己無關,世界很多事也與自己無關,根本不再需要時事評論員。 第二,給面子生意伙伴,絕對不能凌駕社會公義。敢問一句:如果蕭定一的生意伙伴要求他捐錢給李偲嫣、周融之流,甚至捐錢給黑社會毆打黃絲,這又是否沒有問題?

詳情

蕭生何「燈」之有?

由網路到主流傳媒,常對蕭若元先生的最新蕭析揶揄,諷刺其逢估必錯為燈神。然而,鄙人有完全不同見解。 其實用律師方法已經可以駁倒燈神論:他係以有限資料下作出合理分析,雖然結果「錯誤」,但合乎邏輯。我們任何人都可以事後孔明馬後砲,但問題當時有沒有「所有」資料判斷? 以梁振英會否連任一事判斷,內情今天相信一些高級政府官員,甚至是中共政委也未必知道,吾人只可以從新聞中以有限資料猜測,而且梁只是「不尋求連任」,以其反口覆舌往績,隨時又可以因為「沒有水晶球」而為「大局」挺身而出。 至於他批評黎智英不懂搞網路生意,有朋友笑言壹傳媒可以上市,而他虧蝕連年,是茶餐廳阿叔笑巴菲特不懂買股票,又是一大誤解。 誠然,黎智英做到上市,但有一個大問題,就是他上市,是在網路普及流行以先,而蕭生是當年毓民大班封咪事件後,便開始搞網台,在網路領域可以說是黎的前輩。 小時候看判詞,領悟出一個道理,就是在有限資料分析下,估中不用沾沾自喜,不可一世,估錯也不用洩氣。至於有估到梁振英不能連任的資深時事評論員,出帖要求人向他道歉,令我想到最近期麥兜電影那個叫怪獸道歉超人。 文:羅永康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