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背後:你所不知道的暗黑

筆者很多朋友都喜歡吃薯片,還有雪糕;不論是讀書、上莊、出來工作、抑或工餘活動,總之一有人建議吃薯片和雪糕,馬上就充滿快樂的空氣。 然而,部份令人歡樂的薯片和雪糕,還有一些我們理所當然用著的日用品背後,包含著印尼棕櫚種植園工人,甚至童工的血淚。 國際特赦組織去年年底發佈《棕櫚油業的驚人醜聞:知名品牌背後的勞工侵權行徑》,揭露全球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商豐益國際(Wilmar)在印尼的棕櫚種植園種種侵犯勞工權利的行為;報告指出,包括FAMSA、ADM、高露潔棕欖、家樂氏、雀巢、寶潔、利潔時、聯合利華等9大國際公司亦有向豐益國際採購棕櫚油進行生產,而涉及的品牌包括港人熟悉的品客薯片、Ben and Jerrys 雪糕,Kitkat 朱古力、潘婷洗頭水、高露潔牙膏等。 報告訪問了120名在豐益國際旗下或其供應商的棕櫚種植園工作的工人,發現一系列人權侵犯現象;例如女工被迫在工資低於最低標準的情況下長時間工作,在某些極端的案例中,她們每天只能掙到2.5美元,即便如此,她們還面臨著工資被扣的威脅,而且工作毫無保障,沒有退休金或醫療保險;而即使歐盟已禁止,但園內仍然使用劇毒化學劑百草枯,危害工人安全。 而園

詳情

解讀「後梁前娥」的「薯片現象」

提到剛剛結束的特首選舉,曾俊華的「薯片效應」無疑令人印象深刻。撇開政治立場,相信大多數人都會認同林鄭月娥的工作能力、務實勤致的態度,反之沒有多少人能說出曾俊華在任財政司長9年有什麼重大功績,反而多會聯想起他多年財案「計錯數」。但為什麼曾俊華的民望就是高於林鄭月娥呢? 常言道「利口不利腹」。理性上清淡的食物對身體好,刺激、口感「過癮」的東西不一定健康,但零食永遠比主食吸引,因為食物不單為了果腹和健康,更是一種心理需要。因此,對大多數人來說,吃香口的薯片比喝一杯鮮奶更吸引。有人把這樣的「薯片現象」訴諸曾俊華競選工程的文宣和公關成功,他在這方面的工作確實有亮點、夠貼地,但這些極其量是外因,不是本質。 另外亦有人會將這解讀成為人們對抗「中央欽點」、「西環干預」的體現,投射在曾俊華身上。我認為這只是反對派的政治議題設置策略,用以打擊最有機會當選的林鄭月娥,將之「抹紅抹黑」,甚至是一種騎劫民意,借用曾的民意向中央施壓,實在不能代表大多數市民的心聲。在支持曾俊華的人當中,我認識不少中間派市民,甚至是當年反佔中、希望社會和諧穩定而傾向建制,政治取向上較保守的市民。當中啟示,值得細味。 選舉就是觀感之戰

詳情

「薯粉集氣」失效 往後會怎樣?

特首選戰告一段落,林鄭月娥當選,輿論隨之轉向她如何籌組新政府,以及如何落實政綱。惟回顧整場特首選戰,仍有一大問號——為何曾俊華可以如此「集氣」?相信大家還記得曾俊華團隊在選前「落區衝刺」的一幕:大批市民夾道歡呼、爭相拍照,聲勢較泛民候選人於5年前、10年前參選時還要厲害。滿城「薯粉」,教部分民主派和抗爭路線中人不勝唏噓,感慨「港豬」當道,竟還讓打着「反對人大8.31」的民主派選委們「all in」一名不會反對人大框架和《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特首選舉候選人。 「薯粉」大「集氣」,由建制高官搖身一變成為香港人一時風頭無兩的精神領袖,最常見的理由是曾俊華團隊超卓的公關策略。感動人心的小品、讓人鼓舞的金句,再加上對手林鄭月娥被冠以「CY 2.0」的標籤,相形見絀下,使曾俊華的臉上閃出了香港政治人物久違了的風采。不過,這類「公關萬能論」似乎把問題過於簡化。其一,難道香港市民就真的只滿足於公關技巧?他們就真的是一頭頭容易滿足的「港豬」?他們就不明白曾俊華也是建制中人?其二,能夠持續地於社交媒體得到正面評價,並在不同地方的街頭得到大批市民支持,而且當中沒有「收錢造勢」的傳聞,相信這不會單純是公關計

詳情

此情難再──為何香港不會再有另一個薯片叔叔

有人說,過去幾個月就像一場夢。可惜要來的總要來,沉醉過後,總要面對夢醒時分。香港從來就是現實,現實從來都是迫人。獅子山下,沒有甚麼逆轉奇跡,金紫荊旁,只餘一片愁雲慘霧。 曾俊華所代表的,不是一個政治派系,不是一套施政理念,甚至不是任何政策立場。由始至終,他代表的其實只是一個簡單的信念──we are still one。不論社會如何四分五裂,我們仍是一個香港。儘管高牆處處,我們還是願意相信圍牆內的人和我們說著同一種語言,有著同一種盼望。只要有一個合適的人走出來,社會始終都可以重修舊好,找一個大家都接受的平衡點重新出發。然而,隨著他的落敗,這僅餘的一絲希望亦告幻滅。當最後的橋樑都已崩裂,甚麼團結、和諧亦變成遙不可及的夢想。 「薯片叔叔」是一個特定時空裡的特定產物。儘管曾俊華擁有世界級的公關團隊,他的成功卻是結合了天時地利。由「守財奴」、「中產財爺」到「薯片叔叔」之路,實在有太多不可或缺的因素。假如在某個平行時空裡,某一個人沒有出現,或是某一件事沒有發生,也許就不會有今天的薯片叔叔。而過了今日,香港亦恐怕難再提供合適的土壤,孕育出另一個曾俊華。在3月26日,香港正式進入了「撕裂2.0」。但

詳情

給曾俊華先生的信

曾先生: 點票結果已經公布,奇蹟沒有出現,夢終於醒了,但對香港仍抱一線希望。這兩個月來你和你的競選團隊work hard 和 work smart,為香港立下一個典範,影響力遠遠超過五年的特首任期。 前晚愛丁堡廣場的場面令人感動。你的演說語調平淡,毫不煽情,從心出發說出絕大部分港人的心聲,引起共鳴,難怪在場市民不停為你歡呼、打氣,高叫「曾俊華加油」。你說不善辭令, 但效果遠勝能言善辯的政客,主要是一個「真」字。這些觸動心弦的片段,將永留歷史。 你也許不是「好打得」,但充份顯示領袖的必備條件:能感召人才加入團隊,信任他們,讓他們發揮所長;尊重他們,虛心聆聽,把他們視作伙伴。支持者為你拍的片段,令人感動不已。都是同一個字:「真」。 面對嚴峻選情,你處變不驚,與團隊同心同德,迎難而上,以高昂戰意,戰至最後一刻。你激勵團隊打「逆境波」的魅力,令人佩服。這種「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鼓勵年青人以不屈不撓的毅力,邁向自己的目標,極具意義。 你當晚說,從來未有將支持者當作「粉絲」,因為你不會把自己定性為偶像。你說自己都會犯錯,請大家不要做你的「粉絲」,邀請大家做你的拍檔,沿路彼此提點,與你拍住上。

詳情

從薯叔造勢晚會看後薯叔年代的政局想像

一套有效的宣傳影片,除了令人感動的光影,令人印象深刻的臺詞,還要注意受眾反應。 薯叔的觀眾,主要有兩類人,一是香港溫和的親建制派及泛民支持者,即湯家驊諸人日思夜想染指的,保守估計約佔全港六成人口的中產中間派。重寫中環價值,甚至龍和道宣言,針對的正是這個族群這些年來渴望療傷的心理需要。 至於第二類,則是未知是否仍然存在的中央鴿派,當然包括最終擁有一人一票的習近平。到底七月一日習大來港是偶像天團騷,還是警匪動作片,昨晚活動最大目的,正是透過畫面引發想像及討論。 昨夜晚會的聰明之處,在於選址。場地不大但聚焦,畫面一定好看,又不易招惹三教九流或左右兩派極端分子。最重要的還是有話題性。你罵我殖民主義餘毒未清?我其實幫黨國重塑佔中2.0!更意想不到的是,畫面一出,洗版的自然會洗版,但「激進派」的朋友,不但馬上割蓆,還要大力狂插,一方面加強網上討論效果,更讓國內鷹派什麼反對勢力總盟主的說法不攻自破⋯⋯我想,這樣顯著的效果,亦非其競選團隊可以事前佈局。 唯一可惜的是,這套宣傳影片可能太遲出爐,即使一人一票要轉身,也要付出一定程度的犧牲。試想像如果宣傳影片早三五天曝光,中央只需要輕鬆出招,例如將小明平調

詳情

特首選舉的怪誕經濟學

近來坊間某些民意領袖提出一種言論,指假若當年 831 方案能夠袋住先,今日全香港市民就有機會從曾俊華和林鄭月娥兩者之間選擇下任特首。事實上,這個組合在 831 方案不可能出現,因為這種說法完全無視 831 方案本身的缺失。筆者可以斷言,假如當年 831方案獲得通過,今天曾俊華和林鄭月娥都未能在提名委員會階段出閘。 此話何解?首先要跟大家重溫一下,831 方案有三個重要部分:第一,每名選委可以選擇二至三人;第二,投票以暗票進行;第三,出閘者需得到 601 票以上。 這個制度建基於一個良好願望,就是選委會選擇心目中最偏愛或民望最高的二至三人,讓這些候選人出閘,最終讓全香港選民一齊投票選出特首。可惜的是,這個理想實際上只是一個帶點幼稚的妄想(用英文 wishful thinking 的意思更準確) ,因為這個想法完全忽視了人性及投票時的博弈心態。 知名經濟學者史蒂芬列維特(Steven Levitt)在其暢銷著作《怪誕經濟學》(Freakonomics)便以芝加哥教師在考試做假及日本相撲手在比賽中讓賽等作為例子,指出誘因(incentive)如何能夠影響人類作出貌似非理性的選擇。831 方案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