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記憶

精神病患者的康復之路是一條石卵路,明知是為了健康而走,第一步卻已痛不欲生。願意幫助自己,勇敢承認自己生病的人不多,自行見醫生並按時服藥,其實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現在我已經習慣大部份的藥物,但我仍然記得開始療程時的副作用。昏昏欲睡、踎低起身見頭暈、口乾、睇嘢朦朦朧朧似有幻影、經常手震、女性經期不準等徵狀,實在帶給生活一堆麻煩,但我認為最大困擾是:失憶。 尤記得那時每晚失眠,醫生開了幾粒安眠藥給我,見藥物未開始見效,便繼續用電腦。到了第二日,家人告訴我昨晚在電腦桌上睡了,將我「抬」回睡房,我沒有印象。然後看一看電腦,發現自己昨晚在facebook洗版,發佈很多奇怪的內容,文字就好像外星語言,完全沒有正常的語法文意,但同樣地,我沒有印象,完全地不記得自己寫過這些內容。服藥後的任何記憶,就好像飲醉了「斷片」。 就這樣,依靠藥物放鬆,晚上好像睡好了,但早上卻無比迷惘,就算到了現在減輕了很多藥物的份量,仍然會分不出「夢境」和「現實」。就算到了今天,我經常發類似的夢,我總是夢到自己身處在中學,上課時忘了做功課、忘了準備測驗、忘了考試日期,結果被老師責罵的情景。然後起床時,我都要定一定神,才記得我已經

詳情

親子筆陣.辣媽CEO:怪獸媽 誓要囡囡確診ADHD?

真沒想過那句古老十八代才會講的「寧生敗家仔,莫生蠢鈍兒」,在今日才真正發揚光大,點止金句咁簡單,簡直是金科玉律。但有in又有out,「虎毒不吃兒」正式被out,我一直以為做父母的即使不理子女快不快樂,最低限度都會望子女健康成長,但原來我徹徹底底的錯了,發幾多次夢都未曾想過,有朝一日「禽獸不如」的竟是為人父母者! 以為ADHD藥提升集中力 為了子女學業成績樣樣要贏要第一,有報道說竟然有父母想盡辦法,希望子女確診ADHD(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可以名正言順食精神科藥物,以為可以集中精神讀好書。要不是有精神科醫生實在睇不過眼挺身而出,實在很難相信這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禽獸父母的存在。 哭求醫生處方「讀書藥」 知道子女沒有病,理應開心才是,難掩失望都已經夠離譜;竟然堅持繼續睇醫生,直到子女被確診才肯罷休。精神科藥物的副作用不是講玩,如果真有病,當然只能衡量輕重,兩害取其輕;但實情竟是眼見成績本來比自己女兒差的同學,被確診並食了藥之後,成績變得比女兒好,於是聲淚俱下求醫生照處方開藥?我憤怒都不知道可以如何怎樣形容! 幼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