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新聞」要變成怎樣?

壹傳媒老闆黎智英上星期有篇鴻文〈新聞的變革〉,說的是手機年代,傳統的編輯室已是不合時宜的一言堂。今天讀者用自己的工具,寫自己的自傳,選擇喜歡看的東西,當中不經人手,不用你們這些一本正經的新聞工作者,煞有介事決定何謂大新聞。 一條小狗望着失戀少女主人在哭的二十秒片段,有幾百萬點擊,這才是大家關心的事,自然就是大新聞。在點擊為王的年代,政府政治那些東西山高皇帝遠,漸漸會被人民揚棄,與人無關。黎老闆稱這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顛覆了傳統文化結構。新聞的定義在大家掃來掃去的彈指之間,個人意識主導,不用知識分子說三道四。 看罷,不禁納悶,難怪壹傳媒要把下屬外判,士氣每况愈下。若以黎老闆的想法,《蘋果日報》也不必存在,既然只需要一個平台,讓人民各自精彩,那facebook、YouTube、baby-kingdom或高登以至其他大小社交平台便已足夠,各人回到自己的聊天室,創造出千奇百趣的內容,繁花似錦,誰還要正規新聞。 真的嗎?網絡時代假新聞處處,幸有認真的記者核實真偽,以正視聽。新聞有監察政府權貴之能,一個重要的報道,可以令政客高官人頭落地,鎯鐺入獄,《蘋果日報》過去也做過不少,贏得敢作敢為的美名。重

詳情

陳帆川:《蘋果日報》罷工15分鐘 其實好可悲

《蘋果日報》外判制激起員工強烈反彈,壹傳媒工會發起罷工15分鐘。觀乎工會的行動宣言,字裏行間充滿無力感,跟《蘋果》報道一貫的銳利筆觸,天壤之別。這可謂傳媒業悲歌。設若今次勞資糾紛發生在其他行業,受害者不是新聞從業員而是楚楚可憐的勞苦階層,再配合傳媒廣泛報道,社會反應未必如此冷淡。 新聞從業員難吸引市民關注 記者經常為他人爭取權益,但說到爭取個人權益卻舉步維艱。要爭取高層關注麼?記者不值錢,公司容易聘請新人生產廉價稿件濫竽充數;要爭取社會關注麼?則面對三大障礙。 第一,記者形象每况愈下。對市民來說,新聞從業員就等於記者,而記者就等於吹噓「老作」的騙子,或者揭人八卦的狗仔隊。雖然不少記者仍致力做好具有社會價值的報道,但有價值不一定多人看,多人看的通常都無價值。有趣的是,讀者又會在無價值的新聞下踴躍留言,炮轟記者「垃圾」,形成一個畸形的惡性循環。而即使讀者發現了好新聞,也僅聚焦新聞主角,急不及待送上咒罵或祝福,絕少會為意到記者在背後的付出。 第二,傳統媒體不得人心。在社交網絡時代,媒體形象比公信力更重要。成功的新媒體皆以KOL(網絡紅人)姿態經營,累積忠實擁躉。《100毛》小編以「毛毛」自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