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外判制 不止藍絲很高興

《蘋果日報》外判工序,業界叫苦連天,勞工團體連番指摘。但有一群人,聽到這消息竟然感覺興奮。他們並非親中人士,而是來自坊間的內容製作團隊,以及一早有意自立門戶的《蘋果》員工。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外判制對於媒體轉型來說,一定是壞事嗎? 「好事,洗走啲垃圾。」《蘋果》外判制的消息傳開後,一位未受波及的《蘋果》記者好友,私下向筆者如是說。按其意思,並非所有離職員工都是「垃圾」,而是認為這制度可促成汰弱留強。如能借助壹傳媒資源自立門戶,並在市場上發光發熱的人,理應是兼具創新思維與商業觸覺的人才;而未能成功轉型的部組或個體,則似乎是較無法適應時代轉變的一群。 讀者選擇什麼 已隨時代改變 競爭帶來進步,但除了林行止先生外,鮮有論者願意拋出如此不近人情的分析。不過對媒體人來說,最無情的,是捨棄了傳統新聞內容的廣大市民。 在互聯網時代以前,副刊娛樂僅屬其次,政經新聞才是王道。這種思維,植根一代又一代傳媒人。所謂好新聞,就是能監察政府、揭露不公、改善社會的報道。直至互聯網出現,資訊爆炸,市民卻紛紛投向副刊娛樂的懷抱,瘋狂地點擊吃喝玩樂與八卦資訊。傳媒人眼裏的好新聞,得不到大眾垂青。 然而,許多記者拒絕接受

詳情

告上法庭

梁振英身邊的打手紅人在專欄為發律師信解畫,稱梁振英不輕易向媒體發律師信,今次是「非不得已」。更稱梁振英「不打沒把握的仗」「據說之前曾諮詢過資深法律專家,覺得贏面非常高才出手。開弓沒有回頭箭」。這又是典型的梁氏式語言偽術。梁特發律師信給媒體可能真的次數不多,但發警告信給傳媒、評論員、專欄作家,就不計其數。不但兇神惡煞,更會喊打喊殺,結尾例牌「會保留一切法律追究的權利」。這不是律師信,而是恐嚇信,分分鐘嚇破膽,其震懾作用,比律師信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紅人打手謂「開弓沒有回頭箭」,實在把話說得太死了。以往發出的律師信警告信,有沒有私下進行的講數調解,我不得而知,但到現時為止,卻沒有一宗見諸法庭。我倒希望就UGL 5000萬港元的貪污醜聞,梁振英為了還自己一個清白,真的把《蘋果》告上法庭,抖出更多鮮為人知的內幕,我相信絕大多數香港市民,包括當事人《蘋果》都求之不得。梁振英發出這些律師信,目的昭然若揭,當然就是要批評者收聲。今次更要《蘋果》不得刊登對梁振英貪污指控的新聞,大大越過新聞自由的底線,把香港推向獨裁社會的邊緣。香港沒有新聞審查,媒體報什麼不報什麼,有完全的編輯自主。錯了,你可以澄清,可以駁斥,可以打筆戰,甚或可以告上法庭控以誹謗,但從未聽過禁止媒體報道某個新聞。廉署發生大地震,可能涉及UGL事件查與不查的激烈角力。但據了解,UGL還未撤案,調查仍未終局。如果調查有任何進展而傳媒又收到可靠獨家消息,難道都不可以報嗎?梁振英多次向媒體發出律師信警告信,目的是要向批評者產生震懾作用,有人說梁振英效法李光耀,想將香港變成新加坡,用誹謗打擊政敵,搞到對手傾家蕩產,喪失參選資格,甚至被迫流亡海外,遠走他方。我不知梁特有沒有這種歪心,只知道他還沒有這種隻手遮天的能力。雖然愈來愈多報紙靠邊轉[車太]成為建制喉舌,但網絡世界無限大,還未被管死,要禁絕異見難若登天。法庭暫時還不是梁特開的,要全面控制法官的判決,仍未可能。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6日) 梁振英 特首跑馬仔 蘋果日報

詳情

政壇低能奇觀

特首梁振英向《蘋果日報》發律師信,連傳媒「報道偏頗」,也要威脅告人誹謗;外國機構不查UGL貪污,就以為已在香港脫罪,兼不容別人再講。689 要記住,曾蔭權被控告,不是直接因為貪污罪名,是因為沒有申報利益,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同理,UGL 五千萬事件,就算沒有貪污證據,但梁振英任期內收錢不申報,以同一標準,為何不告?指人誹謗,論據荒唐,不須再浪費筆墨,卻可見梁振英連任勢危之傳聞有基礎;聰明一世,用到此等奇招,正是狗急跳牆,機關算盡,兵行險著。特首跑馬仔民調第一炮,曾俊華領先幾個身位;頭號種子梁振英戰意甚濃,卻可能連出閘開跑的機會也沒有。看幾位躍躍欲試的人物,特區第二、第三把手、前立法會主席、行政會議成員,都在其中。當朝俊彥,日理萬機,坐埋一枱,卻天天笑裏藏刀,人人有通天上線,每人都有一個靠山,鬥得你死我活,可謂特區政壇奇觀。特首不准有政黨背景,立法會議席零散細碎,沒有一黨獨大,邊個最開心?當然就是躲在西環背後扯綫垂簾聽政再插手干政的人。梁振英被問到會否競選連任,他答「未有消息」,我們已經把滑稽當作日常。自己特首自己選,等甚麼「消息」,等待自己內心澎湃的呼喚?等待天降神諭、維港水域出靈龜?梁振英的律師信,已曲線表明有意競逐連任,一眾公關奇才與梁粉靈童,天天吹噓梁特的豐功偉績;所謂智囊,收納稅人的血汗錢年薪數百萬,卻為梁振英歌功頌德,納稅人心裡苦,要大大聲說︰選管會做嘢,這批靈童,還有一眾梁粉傳媒,你有你的言論自由,但所有開支,由此刻開始,要算進競選經費,唔該。就在此際,又聞有泛民中人想派代表參選特首,他們的政治智慧實在別樹一格,若是策略考慮,作兩手準備,未嘗不可,但確實有不少真心膠,要借勢宣傳泛民訴求云云。這一役,當梁振英在廝殺,泛民若置身度外,積極地旁觀,選委會中兩百多泛民票,就成為食花生的造王者;落場打一仗明知被邊緣化的不公平競賽,只會成為泥漿摔角賽中的泥漿。又有人說,泛民參選可借勢統合訴求,宣示執政準備云云;今時今日的泛民,不具備合作基礎,若建制派中已有競爭,泛民仍派人參選,只會自製分裂,百害而無一利,與其獻醜,不如藏拙。還記得上屆特首選舉,僭建風暴、「酒池肉林」、「課外活動」、「你呃人」,金句連連,奇峰突出。我等草民,五年一度,只能準備一箱花生,看清我們的政壇,一切低能事,源於一個自我催毀的怪圈;整個社會,就在這些奇觀中沉淪,翻身無望。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梁振英 2017行政長官選舉 特首跑馬仔 2017特首選舉 蘋果日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