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羞辱作為教育方法

大學的班房裏,每年總有保良局中學來的學生,保良局領袖訓練營對待學生的嚴苛手法,早已聽聞。2012年《大學線》報道過此題目,營內教練會罰學生站廢人池、要學生跪老師認錯、用水喉射學生的臉,手法令人側目。文章刊出後,收到其他家長來信,感謝我們揭露事件。 子女仍在學,家長明知訓練營有問題,也敢怒而不敢言,怕學校不高興。學生私下討論吐吐苦水,也沒多少人關注。幾年來,訓練營主辦機構沒有收斂,還把活動推銷至其他學校,有更多學生遭受到教練的「特別待遇」。 英華學生揭發,訓練營教練曾把刀交學生,逼他刺破班旗,之後引發如井噴的爆料,逼學生吃草、要他們以臉貼地說侮辱自己的話,以泥土擦面,之後不准擦去。然後再傳來非禮女生的事,警方重案組正着手調查。 教練接受《蘋果》專訪,說這一代學生自以為是、玻璃心,訓練營要他們感受挫折,懂得感謝父母,「我哋都係咁長大」。 我也天天為管教子女操心,氣得七竅生煙時,心中有一秒會彈出spare the rod and spoil the child這句話,當然沒付諸實行。看到學生自殺的新聞,也會想,這一代少年怎麼了,真如草莓一捏就碎?要他們經歷什麼失敗,才能鍛煉抗逆能力?要鼓勵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