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琪:狗牙嶺.薄刀刃

不斷有行山出事新聞,現在天氣清涼適宜行山,意外亦增多,消防處忙於拯救。最嚴重是狗牙嶺「一線生機」、飛鵝山「自殺崖」,相繼發生墮崖死亡。大嶼山的狗牙嶺「一線生機」,著名險峻,但不是很高,攀上不難,難在攀下時浮沙滑石容易失足,必須小心謹慎。除了該段,上狗牙嶺是辛苦多過危險,過了「一線生機」後的光禿斜坡「閻王壁」最費氣力,再上鳳凰山頂便可大休。若從羅漢塔那邊上鳳凰山頂,挑戰程度差不多。其實香港雖細,山頭海邊類似險境頗多。在攀岩家和跑山家眼中,這些可能只是小兒科,但對很多行山者來說就不簡單。政府應與行山界協商,在「一線生機」、馬鞍山「吊手岩」之類熱門險坡設置安全繩索,當可減少傷亡和拯救之苦。上周末我們行山,十多男女老少上大東山爛頭營,完全白霧迷濛,幸而仍能找到翁維銓導演新裝修的小石屋,簡潔有趣。然後一組落南山,另一組往薄刀刃就很考腳力,愈行愈艱苦,又找不到正路落村,在石澗摸黑開電筒才回歸「人間」。事實上,行山隨時會錯摸迷途。數日後和其他朋友行鰂魚涌「蘭亭美澗」就很熟路,優美安全,又鄰近市區。妙在不是很多人知道這條幽徑,保持清靜,不像熱門郊遊徑人頭湧湧,每次前往都行得輕鬆愉快。[石琪 http://kayylay@yahoo.com.hk]PNS_WEB_TC/20171202/s00206/text/1512151369250pentoy

詳情

橫洲登山記:東南西北,官商鄉黑

丫髻山北望,豐樂圍魚塘濕地是日登山,目的地,乃有「官商鄉黑,東南西北,一覽無遺」之橫洲丫髻山。(明報星期日生活陳劍青語)丫髻山只約百米高,比遠處的嘉湖山莊還要矮,有北面盛屋邨出發,不足十分鐘就能登頂,北望豐樂圍的魚塘濕地;向西日落方向則見遠近馳名的「嘉湖山丘」,違例傾倒的泥頭山瘡疤,多了一層草皮,正是聊勝於無的補救措施。聽說,這裏是風水寶地。丫髻山西望,「嘉湖山丘」開始重鋪草坪頑石上作畫,題曰「湖光山色」山頂附近,有人新近在一塊石頭上作畫,題曰「湖光山色」,畫中人泛舟湖上,曲徑通幽,一切只屬美好幻想而已。作畫人甚有幽默感,皆因畫作正對之處,就是「橫洲風雲」的那塊醜陋的棕地。「湖光山色」之下,見貨倉貨櫃一直以來,每次走在元朗至上水一帶山頭,俯瞰元朗大平原,你就會見到,地、平地、一大片平原,誰說香港缺乏土地?當然,平原中,散布村落,無論原居民非原居民也好,拆人祠堂搬人家園,不容易亦不應該;但更大地方,乃荒廢農田,當中一片雜亂,就是眾多廢車場、貨櫃場、露天倉庫、大型機械停車場,而且不少乃遭霸佔的官地。丫髻山東望,橫洲風雲上演之處丫髻山之巔望向東,看清楚那一大片遙遙無期之橫山公屋地,政府不發展,實在說不過去:(1) 土地就在大路邊,西鐵站在不遠處,基建開發已備,那條福喜街其實頗闊,也有擴建空間,所謂交通問題肯定是藉口;(2) 土地早已破壞,成為廢車場貨櫃場,改建公屋,理應方便又快捷,不須搬人也不用砍太多樹;(3) 大片遭霸佔的官地,屬短期租約,收地不應有困難;(4) 若說那些廢車場與露天倉庫也是經濟產業鍊的一部分,我就不相信這些極低端經濟活動,政府找不到善用土地的替代方法;葵涌貨櫃碼頭就有很多多層倉貯與貨櫃交收場,向高空發展,不是甚麼尖端科技登月探險。不過,本人素來寬宏大量,看「橫洲風雲」之官商鄉黑指控,就讓疑點歸於被告。例如,鄉事大佬夥同潮爆金毛飛,到社區會堂踩場力撐梁振英,可視為純粹出自真心的愛慕與欽敬;例如,我們也應相信,梁振英與新界不同社團關係良好,純粹出於識英雄重英雄的俠義;又例如,那次小桃園飯局,都是本着「黑社會也有愛國的」國策,忍辱負重,梁粉們都很偉大;至於針對朱凱廸的死亡恐嚇,只是有些義氣仔女,食飽飯無嘢做,想全世界都知道他們的低調而已。就算相信這些,沒有官商鄉黑「勾結」,只有無間斷「合作」,官員的說辭,仍然充滿破綻。不是先易後難,是欺善怕惡。滅三條村,怎會容易過收回爛地停車場?不是分期發展,根本就是遙遙無期。政府的長遠建屋計劃,計數計到十年廿年後,若認真想發展,不可能無時間表無詳細計劃。不是摸底,根本就是跪低。為何只摸鄉事數人,摸足三次,然後政策大改?最後,狗急跳牆,謂也摸過民主黨,以示「廣泛摸底」,只係補飛;最後政府澄清,只是與民主黨人談過興建第一期的四千個公屋單位,根本同爭議中的橫洲棕土地無關,張炳良局長公然誤導。橫洲地段部分是被佔用官地,面對橫洲地霸,官府不止容忍,還轉為短期租約,不敢動人半條毛。政府盲搶地時,在其他社區見縫插針,地區人士多反對,政府還不是堅持上馬?又不見政府押後三五七期才發展?走到丫髻山之南,近朗屏邨,有一片森林一樣的茂密綠化帶,正是「第一期」公屋計劃選址,將要毀滅三條非原居民村落。霸地者,政府寬容,容許他們繼續賺大錢;蟻民住的小村,就可以隨意宰割,叫你犧牲小我。丫髻山之南,三條非原居民村落在掙扎正是,學生爬牆,佔公民廣場一晚,沒有任何私利,你兇狠追殺覆核判刑;霸佔官地數十年,獲利豐厚,你就純良如羔羊。蟻民不服,大有道理。丫髻山山徑,一小時能走完,山路平緩,但思潮澎湃,土地爭奪戰的張力,東南西北,一望到底。有評論說,這次「橫洲事變」乃「關公災難」,我真係想噴飯。這不叫關公災難,因為不是公眾溝通出問題,是大官心態有問題。講多次,這不只是摸底,是跪低;不是先易後難,是欺善怕惡;不是分期發展,是遙遙無期;這裏也沒有風水寶地,亦無所謂傳統權益,風水早已破壞,廢車場不是傳統。若在丫髻山標桿柱上,掛一幅「官商鄉黑,東南西北」的大幡,你說是多麼的宏偉。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行山 橫洲 遠足

詳情

梧桐長瀑‧最易行的石澗

對體力充沛的遠足初哥而言,有兩個理由,要去大帽山北坡的梧桐石澗。一,它有全港落差最大的瀑布,主瀑落差三十多米,大雨過後,水豐時節,甚有氣勢;二,梧桐石澗高直險峻,因為太難行,變得很易走。是的,難行所以易行。因為一般石澗沒有山徑直達,多沿澗踏水而上,遇上懸崖巨石,則沿澗邊覓路爬石而行,所以溯澗活動危險,不能隨便亂走,也須攀爬經驗。梧桐石澗四大瀑布,瀑長且高,筆直難爬,若非攀瀑高手帶齊裝備,不可能沿瀑而上,只能走旁邊山路,慕名來梧桐賞瀑的遊人眾多,結果,走出了「康莊大道」,山路修葺甚佳,亦有郊野公園清晰路牌指示。不能逾越的梧桐石澗,有山徑直達,是香港石澗之異數。[caption id="attachment_54953" align="alignnone" width="281"] 散髮瀑[/caption]梧洞四瀑,最上游「散髮瀑」,隱於綠樹林蔭後,清幽恬謐;主瀑與中瀑落差最大,隆隆水聲,氣勢懾人。[caption id="attachment_54954" align="alignnone" width="281"] 梧洞主瀑[/caption][caption id="attachment_54955" align="alignnone" width="281"] 梧洞中瀑[/caption]最有驚喜卻是下游「井底瀑」,一般山客路過,未必察覺其妙;盡興玩法,須游水往潭的上游,攀過幾步石坡,才明白「井底」之由來,原來「井底瀑」處於小峽谷中,三面巨壁環抱,蔓枝亂舞,仿如處身幽深井底,別有洞天。[caption id="attachment_54956" align="alignnone" width="500"] 梧桐井底瀑[/caption]是次行梧桐石澗,有高人帶領,先由一山脊之隔的雞公坑上山,再沿梧桐山徑落山,連走兩澗,亦不需走回頭路。雞公坑為一小石澗,澗窄,難度不算高,沿路有水花水潭降溫,可彌補行梧桐石澗而實際上沒有行澗之心理不平衡。[caption id="attachment_54957" align="alignnone" width="375"] 雞公坑主瀑[/caption]潭中嬉水,須留意大石濕滑有青苔,備澗水鞋才落水,較安全;水潭暗藏尖石亂石,切勿跳水,死得人多。盛夏炎熱,注意上山路段消耗大,秋冬季節較適合,無咁辛苦,但河水較少,不夠壯觀;盡量避開雨天,因山背積霧,水氣不散,曾試過站在瀑底而看不見瀑布!訪梧桐石澗,雖云「最易行」,只因攀爬技巧要求近乎零,但梧桐寨上山路陡峭,體力要求高,若到澗頂繼續往大帽山方向走,退路遙遠,需要充足體力。***   ***   ***(本文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文為加長圖片版)原文刊於作者網誌 行山

詳情

鶴岩無限長

(狹窄的支洞)海岸線的長度是如何計算的?我在鶴岩洞內載浮載沉時,想起了數學家Mandelbrot這著名問題。清水灣半島對出,有一個叫青洲的小島,島上的「鶴岩」,有據說是全香港海岸最長最深的海蝕洞穴。洞穴有多長?同行的朋友莫衷一是,最少二,三十米吧。總之很長,洞穴深得漆黑一片;在海浪中游到盡頭,有點累。(狹窄的支洞)鶴岩奇特處,在洞內有洞,主洞內有兩個「支洞」,呈K字型,其中一個海洞,與海浪的衝擊呈相反方向延伸,真不知道是如何侵蝕出來。曲折的海岸線,風高浪急,人迹罕至,永遠都是新世界,轉角就有新天地。迎著廣闊的大海,加上香港盛行風向是偏東風,西貢海岸與鄰近島嶼長年受大浪沖擊,形成延綿的長岩奇洞。香港的海岸線有多長?原來,這個問題不易答。碎形幾何學之父,數學家Mandelbrot提出「英國的海岸線有多長」,簡單的問題,有美麗的答案。量度海岸線長度,立即會遇上具體問題,例如下圖岸邊這狹長海溝,會否算進海岸線的長度?還是只算海口部分那三兩米?又例如,鶴岩洞的幾十米長度,算不算海岸線的一部分,那些更幽深的支洞,又算不算海岸線。再算下去,洞內有洞,越來越窄,人不能走,但蝙蝠能飛、蜉蝣能闖的小隙,又算不算?驚濤拍岸的巖岸,我們一步跨過,算是一米長度,但對於一隻招潮蟹而言,每一條石隙,都是悠長的海岸線;對一隻小螺而言,每一塊石的小彎角,都是一個避風港;藏於暗處的食肉菌,一塊礁石的曲面,就是一個世界。Mandelbrot的答案︰海岸線有多長,視乎你手上的尺。你手上的尺越長,量度出來的海岸線越短;如果你的尺夠精細,海岸線的每個彎道、石隙上的每道裂縫、每一粒沙的孤度,都能量度進去的話,海岸線趨向無限長。香港的海岸線有多長,就看你抱著甚麼心情、代入甚麼角色、看得有多仔細。如果要為這海岸線說一個長度,我會說無限。***   ***   ***相關文章︰大洲眼洞海膽政治化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行山

詳情

不要與大海搏鬥

也許這是山野遠足的演化路線圖,山徑行得多了,開始不甘寂寞,轉為行澗,又試走巖岸邊那些無路之路,沿海岸邊石灘攀爬前行,這種玩法叫「綑邊」;綑邊之餘,又發覺太多岸邊被峭壁巨石攔阻,勉強爬石太危險,於是索性跳進海裡,游過峭壁高崖,探天涯海角的隱秘洞穴,這種玩法叫「泳綑」。第一次在波濤洶湧巖岸邊跳進海裡,雖然已備助浮衣、潛水鏡、厚手套,仍然心驚。眼看浪花飛揚,浪高浪低,如何游到彼岸?很快,悟到一個小道理︰不要與大海搏鬥。巖岸邊,海浪拍擊,波濤或進或退,人在激流中,常覺身不由己,要穩住身軀,無論如何出盡力氣,都不可能。索性一頭栽進海裡,離開澎湃浪聲,欣賞海底崖邊的藤壼海膽小魚群;浪底寂靜,很快就感覺到,海浪拍岸,旋即海水又退回海裡,一來一回,人在水中,懶理驚濤拍岸幾多回,你放鬆身軀,浮浮沉沉,有進必有退,最終不來不去,不增不減,悠然自得。難道這樣隨波逐流,可以到達目的地?當然不會。波濤中載浮載沉時,要感覺水流與浪花的節奏。當大浪與你行進方向一致時,大力划水,借勢加速,如箭離弦,事半功倍,瞬間後,當逆浪把你推回頭,也不致失速太多;若逆流太強,不要與它搏鬥,輕抓住水底大石,堅定不退,抵住一會,下一輪順流,很快會來;若海流把你推離目標地時,則要時刻調校自己的方位,始終迎向目標,看準順流力划的時機,再一鼓作氣。若然逆流真的太強,形勢兇險,當然就不要犯難,渾水不沾,回頭是岸,再到其他地方尋路。如是者,縱使濁流滔天,看似巨浪洶湧,總能慢慢接近目標,完成旅程。***   ***   ***相關文章︰綑邊行海角天涯‧無人之境大洲眼洞註︰踱海綑邊探洞為極高風險活動,須專人帶領,不建議任何人隨便嘗試。安全措施︰備手套,防止巖岸藤壼甲殼尖石割傷;穿助浮衣,防止大浪把你捲進深海;備浮潛泳鏡及吸管,減少大浪中游泳的風險,須熟悉水性、具攀爬技巧。(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圖片版。)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行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