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令人難受

湯家驊由泛民轉入建制,在網上被罵,狗血淋頭,我覺得難受,湯渣前湯渣後,大家唔好咁躁啦好唔好!政見呢家嘢,好鬼死「通識」——多角度吖嘛,要睇吓政見背後嘅理由。泛民建制互睥,見你前面憎你後面,何必呢。一直以來,我對湯兄不妄下定論,轉軚與否,各有因由。母親節當日,參加《鏗鏘集》四十周年分享會,第一次聽湯兄現身說法,才較肯定地說,坐在台上的這位政治家,令人十分難受,廣東土話係——惡頂。萌生反感,主要不是其政見,而是他的double talk。「我唔係領功……」然後就是領功;「我𠵱家好開心……」在場的人都覺得他深深不忿;「我唔係好明白今天的年輕人……」然後就剖析港青抑鬱、憤怒、充滿仇恨……他說要與張曉明等中方的香港代理好好溝通,為什麼又不去與廢青溝通?為什麼不試試明白新一代港人心裏所憂何事?他不停說忠於自己,決定參政,但因此做不成大法官,佢又話難過;一邊話為香港出一分力,卻又不停說,如果唔參政,我做律師可以賺好多錢,再強調,係「賺好多錢」,行會薪金,都唔夠佢交律師樓租金。你忠於自己嘅決定,就唔好兩頭望,錢錢錢掛口邊。最惡頂係,佢話自己代表所有香港核心價值,然後說他以前都係住板間房,如何在獅子山下拼搏而有今日成就,你哋啲年輕人唔好咁灰……唉,救命![馬傑偉]PNS_WEB_TC/20180516/s00192/text/1526408617576pentoy

詳情

謝子祺:自己監察自己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委員會周一舉行第一次會議,會上選舉正副主席。由建制派包攬兩個位置不出奇,比較罕見的是兩位都是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議員。這類條例草案委員會,簡稱法案委員會,和立法會其他事務委員會所扮演的諮詢和監察角色不同,法案委員會處理的是將來的法律條文,每一個討論、修正和投票都對法例有極大影響,是立法會行使立法權力的重要會議。簡單來說,一般事務委員會是吹水會,法案委員會是埋牙的。有人提出質疑,兩位行會成員應否擔任正副主席?這問題是問錯了,或問輕了,真正的問題應該是:立法會議員應否兼任行政會議成員?行政會議是特首的最高顧問,是執政團隊一部分,理論上政府所有重要決定都由行政會議成員共同作出,而立法會就是為了監察這些決定而存在,一聽就知有明顯的身分衝突。實際運作上,兼任兩會的人要麼完全支持政府的決定,那麼就廢了立法會議員的功能。要是不支持政府,例如這個一地兩檢法案委員會的主席,過往曾在設立「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BCA等政策上公開和政府唱反調,我又會問,你在行政會議幹什麼的?更好笑的是,她曾經以議員身分到行政會議請願,轉頭就入內開會,精神分裂嗎?有人說,英國內閣成員也是議員。拜託,他們是首相制,是一種完全不同的制度,內閣成員必定是議員,不要混為一談好嗎?[謝子祺]PNS_WEB_TC/20180214/s00315/text/1518546199158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