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海乜撈

開學前從年輕人嘴裡聽見最多的一句話竟然是:「海乜撈要來香港開分店了!」不聽不知,原來如此深得民心。這間海字頭火鍋店,我在北京和成都先後去過一次,不過不失吧,對年輕人來說應算是不錯的吃食選擇,但對吃了幾十年火鍋如港佬吾輩來說,若有其他選擇,它絕對不在我的十名內。理由很簡單,或因將貨就價,肉質不鮮,味道不純,就是一堆急凍切肉,魚蝦蟹更是「木乃伊」級數的貨色,跟港人向來追求的鮮活口感完全無法相提並論。店名有個「撈」字,頗具港味或廣味,但跟廣式邊爐的期待距離有十萬八千尺,來港開店之後,除非入鄉隨俗,改嫁,否則要在激烈競爭中長期存活,實在極具挑戰性。據說年輕人喜歡它的服務。侍應生鞠躬彎腰,禮貌周周,尤其在等位之際,旁邊有修甲小姐隨時候教,更有卡拉OK小密室,各適其適,不必浪費時間。但我甚懷疑在內地做得到的事情,在寸土尺金的香港能否照辦煮碗,店舖面積有限,哪來這麼大的奢侈空間?侍應生又會否像內地一樣聽教聽話,願意對顧客長擠笑臉?如果失去此等競爭優勢,海乜撈仍算是海乜撈?橘越淮而枳,海乜撈若在香港能夠保持原汁原味並在港式邊爐店裡突圍而出,必成為商戰經典個案,祝其好運,拭目以待。但在迎接香港的挑戰以前,海乜撈先得守住自身老巢,解決它的衛生問題。不久前它有一間北京分店被傳媒踢爆,廚房裡,鼠輩橫行,七八隻肥壯老鼠大模斯樣地在食物之間跳躍啃咬,至於洗碗槽內的積水,浮著又黃又厚的油垢結層,遠看如一片黃土地,在這盆裡洗出來的碗筷,先別論衛生與否,僅就想像而言已極惡心。店舖事後展開公關攻勢,認錯道歉,承諾改過,公開列明各式制度改良方案和負責人名。這可感動了無數網民,紛紛表示支持,又是不說不知,內地老百姓的「愛心」和「包容」可真爆棚。而最有趣也最可悲的是,許多輿論一方面認為食肆廚房百分之九十九不乾不淨,差別只在於有沒有被踢爆;另方面,爭取探討此番所謂「危機處理」的公關策略做得如何出色精彩,令該店的形象由負變正。左右開弓,徹底把焦點轉移,迅即讓人淡忘衛生維繫的核心問題。難怪有人懷疑是店舖出資派遣五毛黨主動搶攻輿論戰場,衛生之「道」不談,只談公關之「術」。人民崩壞,見微知著,足供浮世省思。[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0902/s00205/text/1504287326838pentoy

詳情

小肥波:廚房海棉點洗都多菌 抗菌洗手液未必更健康

清潔是全人類衛生得以改善的主因,但偏偏我們卻生活在充滿細菌的世界——腸胃、皮膚也有不同微生物群系與我們共同生活。而廁所與廚房則是家居細菌培養室,所以我們經常要用肥皂(或洗手液,以下會互換使用)洗手,用海棉洗碗碟,以為可以杜絕細菌,但事實並非這麼簡單。 勤換廚房海棉 最新刊於《科學報告 (Scientific Reports) 》的報告 [1] 指,廚房海棉擁有數之不盡的細菌,當中包括可致肺炎與腦膜炎的細菌近親,其中一種稱為 Moraxella osloensis 的莫拉氏菌,會感染抵抗力弱的人仕;莫拉氏菌亦是衣服霉味來源,這就可以解釋到為何海棉用得久一點就開始有異味。 該團隊從 14 塊用過的廚房海棉抽取細菌 DNA 並將之排序。他們發現,無論是煲滾或是用微波爐加熱海棉都無法完全殺死細菌。更令人驚訝的是,經常消毒的海棉會比無清潔的海棉有更高病原體比例,這是因為病原體抗消毒能力比莫拉氏菌高,並快速地進佔原被莫拉氏菌佔據的位置,情況有如抗生素療程會改變腸胃微生物群系一樣。 團隊又發現,每一立方厘米海棉有逾 5 x 1010 粒細菌,密度與糞便無疑。想要避免海棉有這麼多菌,研究人員建議每星期

詳情

打針想「自決」都有錯?

孩子在家長心目中是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生命。在孩子出生前,持續的產前檢查,儘管結果是滿意的,我們還是擔心著:孩子可如常長成嗎?四肢、五官、內臟……從二維到四維圖像,沒有一張不細察;放心了?還是放心不下。地球好危險:輻射、加工食物……誰可斷定新生命健全健康? 多得醫護悉心照顧,孩子在妻十多小時的陣痛裡順利出生,打了第一支疫苗,才欣喜了一陣子,就得面對產前填寫過「考核表」的結果:出生需立即接種三種疫苗(維他命K、卡介苗、乙肝第一支),為何只選兩支?為什麼不接種卡介苗? 一小時後,醫生再來問,我們回答。她向我們講解卡介苗是什麼,卻沒有提到:卡介苗是活性疫苗,香港說「保護效用並非是百份之一百」,台灣說預防效果約85%。剛出生不到一小時的孩子,要立即捱三針(衛生署網頁寫兩針,最近多了維他命K),於父母言,一針都嫌多。醫生朋友聽後,激動地說「你知道一年有多少人死於肺癆嗎」,於他而言,連卡介苗都不接種,一定是不可理喻了;認定我是「反疫苗人士」的朋友,會指責我於公眾衛生有害、疫情在社區爆發就因為有你這種人、你的決定經不起科學驗證…… 可是,醫生有否檢查孩子免疫力是否可捱過這一針?我們都假設剛出生的孩子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