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同情袁國強

林鄭聯同新舊律政司長見記者,一字不漏照稿讀對袁國強高度評價:「擔任律政司長五年半期間,表現卓越,一直致力維護香港法治,對國家和香港有承擔,對工作充滿熱誠,是我和其他問責官員非常敬重的同事,也深得律政司內外的公務員愛戴。」聽到林鄭這番溢美之辭,一身雞皮疙瘩,腦袋也同步拚命回帶,搜索林鄭口中所說,袁前司長在什麼事情「表現卓越」?在哪方面「維護法治」?五年半來,對香港又有何「承擔」?回帶搜索的結果,看不到任何正面的東西,只剩下憤怒與不堪。政改在立法會被大比數否決,袁國強並非主打,也算非戰之罪。議員宣誓風波,剛開口希望在香港的法律框架內解決,人大就閃電釋法,也可以說是袁國強控制不了的事情。主動入稟連環DQ六名議員,就不能不說有強烈的政治動機。在立法會政治力量失衡,政府全面配合下,建制議員趁機肆無忌憚修改《議事規則》,幾乎廢掉立法會監察政府的功能,袁國強作為始作俑者,實在立了大功。你又可以說人大釋了法,DQ議員是迫不得已的呀!那麼,對十六個社運青年刑期覆核,應屬袁國強的自主範圍吧?為何他會不理負責刑事檢控同事的反對,堅持要把年輕人告到坐牢不可?到底袁國強有何政治考慮?要向誰獻媚?非但沒有看到他有何「卓越」和「承擔」,永久遺留下來的,是一身污點。至於未完成的「一地兩檢」,他提出《基本法》二十條,卻被中央狠狠地摑了一巴。朕即法律,人大至高無上,中央全面管治,何需找什麼法理依據?想到這裏,不禁對袁前司長產生一絲同情。[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108/s00193/text/1515348758506pentoy

詳情

吳志森:朕說了算

人大常委通過了「一地兩檢」合作協議,用哪條《基本法》條文作為法律基礎?文本提過不少,但數來數去,就是沒有袁國強司長所說的第二十條。條文的意思,用比較傳神的演繹,就是「特區政府要求中央政府授權特區政府自己閹咗自己」。袁司長花了幾年時間,挖空心思,想出天下無敵的第二十條,就像金庸筆下的《葵花寶典》,欲練神功,必先自宮。但中央卻不領情,偏偏不用。「一地兩檢」三步走還未完成,袁司長就下堂求去執業搵真銀,不能排除這是主要原因之一。據我的推想,一切都是中央為香港好。一來,「自宮」會令特區政府太難看太難堪;二來,正如李飛所言,人大常委一言九鼎,有無上權威,又何需授權來授權去,太不成體統;三來,不引用具體條文,由人大常委說了算,人大的決定就等於法律,不容挑戰,香港法院必須跟從。由決定到立法到解釋一次過做晒,連釋法都慳番,完全符合新時代牢牢掌握對香港全面管治的精神。中央將「自宮」條文棄而不用,更可能的原因,是中央採取主動,才能顯出權威。還有更可能的原因,香港特區早變成太監了,已經閹了一次,不可能再來一次吧,唯有另覓途徑,於是想出今天的方法來。有記者問袁司長,今天將西九租給內地,他日禮賓府、中環、旺角會否步其後塵,實行社會主義法律?不知是否「人之將走,其言也善」,袁司長答得老實:沒有保證下不為例。那麼二十三條呢?會否同樣用人大「決定」的方式為香港立法?袁司長卻說「風馬牛不相及」。香港已進入「朕說了算」的年代,誰能說得準?[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230/s00193/text/1514570861370pentoy

詳情

吳志森:平反什麼?

林鄭說要為袁國強司長平反,究竟平反什麼呢?林鄭說,袁司長勤力與她不相伯仲,但自己有住家飯食,袁司長卻「孤家寡人」,只顧工作,不重視飲食,希望社會給司長公道評價。前高官譚志源也附和:袁國強工作勤力不錫身,「半夜三更無嘢食,叮公仔麵食,搞到腸胃唔係幾好,間唔中入吓醫院就係咁嘅情况」。在勤力與飲食兜兜轉轉,真是「九唔搭八」。中國人說的「平反」,是受了冤屈,特別是政治上的冤假錯案,被打成反革命。新當權者集體推翻以前的判決,為受冤的幹部百姓平反昭雪。據我所知,從來沒有人說過袁國強懶惰,就是因為袁司長比大嶼山隻牛還要勤力,任內五年半,對香港法治遺害更深。司法覆核DQ泛民六議員,令立法會生態失去平衡,建制議員趁病攞命,在政府配合下大幅修改議事規則,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的能力,造成無可逆轉的禍害。十六位年輕人被判有罪,社會服務令緩刑等懲罰已經完成,律政司內部強烈反對,袁國強仍堅持刑期覆核,非要判他們坐牢不可。即使袁國強沒有破壞司法體制影響司法獨立,刑期覆核有強烈的政治考慮,根本無法抵賴。都是行會成員湯家驊比較坦白,他為袁司長真正平反:「你唔可以單單從表面嗰個結果去睇,因為政治形勢改變得咁緊要,佢喺裏邊擋咗幾多,外人係不得而知。」這也是種最「便宜」的說法。一來外面真係唔知,因此點講都得。如果唔係袁司長頂住,情况可能糟糕百倍,但頂住過什麼?內部可能都不甚了了,又係點講都得。湯家驊比林鄭譚志源都高明,值錢的地方就在於此![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227/s00193/text/1514311229886pentoy

詳情

李柱銘:好人難做

「港獨」從來是一個偽命題,是梁振英為其連任鋪路而特意上綱上線,再加上一些「有心人」的推波助瀾,搞出許多風風雨雨。多間大學校園近期相繼出現「港獨」標語及橫幅,不少人包括十間大學的校長都不得不公開表態。而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也指同學有權自由發表意見,但底線是不可違法、不能鼓吹「港獨」,並強調若校內要討論,就必須以《基本法》不容許「港獨」為基礎。其實,在特區提出不符合《基本法》的政治觀點,並不違法。再說,若討論只允許單一意見,又豈能稱得上是討論呢?假如校園內的辯論比賽,辯題是「港獨」的話,反方當然可以暢所欲言、雄辯滔滔,但正方又可怎麼辦?難道為免瓜田李下,不想被指鼓吹「港獨」,正方的同學就要「放水」,甚至棄權?目前,社會確實充斥着此等含糊、不合邏輯的論調,相信是由於這些人既不敢得罪中共治港者,但又不想講違心之言,故唯有閃爍其詞來「交差」。違法之說雖站不住腳,但以現時特區的執法「標準」,如沒有治港者的「撐腰」,那就會有「以言入罪」、「政治檢控」的風險。近年,我們常看到親共人士在法律面前,往往比其他人更「平等」。以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早前在「反港獨吶喊大會」上的「殺無赦」論為例,明顯有違法之嫌,律政司長袁國強卻回應「不可單憑一兩個字」來決定是否違法。但其部門早前曾稱,重奪公民廣場中的「奪」字已有暴力意味,亦有人因在網上發布「殺一警、捐一萬」的言論而被起訴並入罪。袁司長顯然具雙重標準,難怪何議員毫無悔意、有恃無恐了![李柱銘]PNS_WEB_TC/20170926/s00202/text/1506364780749pentoy

詳情

吳靄儀:為何李柱銘還未坐監

前港督彭定康訪港,記者問他對林鄭特首批評英政界人物不應批評法官有何回應。肥彭說他從未批評過法官,他批評的是律政司長袁國強覆核雙學三子刑期是糟透了的政治決定,因為他沒理由想不到會引起的國際反應;他又說,必定是袁國強給了林鄭錯誤意見,不然以林鄭那麼高質素的官員不可能會做這樣的蠢事。一語中的。是蠢。九七前,李柱銘奔走國際,要求國際關注香港九七後能否續享人權自由,強調不早日實行民主普選,就難保人權法治不會消失。北京官員及親京派抨擊他「危言聳聽」,九七之後,頻頻回應質疑以譏諷:「李柱銘還自由得很呀,天天鼓吹人權自由,反對共產黨,但還沒有人將他打入監牢」——之類的說話。「馬丁(李柱銘)冇坐監」,成了親京派的經典反駁。我們見了李柱銘就開他玩笑埋怨他,一天都是你的錯,怎麼你還未坐監?其實答案清楚得很。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以中共手段,要李柱銘坐監有幾難,但偏偏讓他高調自由,高調反共,他仍未坐監,證明香港的人權自由完整無缺。如今,馬丁仍是自由,可是司長一個決定,打開了監獄大門,啟動了十六名年輕人即時入獄。國際未必很了解東北發展抗爭的因由,但「奪公案」,少年黃之鋒及年輕學生同伴反抗北京、爭取民主,和平抗爭,雨傘運動,卻是影像傳遍全球電視、電子傳媒,觸動人心。這些年輕人為爭取民主理想而被判入獄,信息清楚強烈,不引起國際輿論激烈回應才是出奇。這不是蠢是什麼?袁國強把覆核申請說成是「依足程序」,完全是基於法律需要而不涉及政治的決定,全世界的律政司長都知道是荒謬,如非不明白職能就是說謊。檢控與否,覆核與否,特別是在一件公眾關注的案件上,當然是政治決定——顧及對公義、對人心的影響,社會及國際對香港法治的觀感——全部須慎重思量,這是他的職責所在,也是他要負上個人責任的決定。負面後果還會像野火般燒下去,因為上訴庭的裁決有約束力,抗爭者的案件已涉及百多人被檢控陸續受審,一個一個的新版馬丁鋃鐺入獄,消息會不斷撼動自由世界對大國崛起的中國的觀感與信心,值得麼?[吳靄儀]PNS_WEB_TC/20170925/s00202/text/1506276513280pentoy

詳情

李柱銘:法律打手

據稱,林鄭月娥籌組其管治班子時,曾屬意由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譚允芝來出任律政司長,後因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反對而由袁國強續任,但有消息指他只會留任半年至一年,處理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對此,袁國強並沒有承認或否認,僅稱不論在位時間長短,他「都會盡量做好呢個職責」。究竟北京屬意的律政司長有什麼職責呢?簡而言之,就是充當中聯辦的「法律打手」。一般來說,律政司長的職責就是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以及擔當政府各部門的法律顧問,確保政府所有政策及決定都符合《基本法》和其他法例。然而,筆者過去已曾撰文批評,本應致力維持律政司長中立性的袁國強,卻多次牽涉入利益衝突,如加入政改三人小組這項非其份內事的政治工作,全力協助推銷假普選,間接導致人大常委會作出「八.三一」錯誤決定。基於這項政治工作,而導致律政司其後作出任何牽涉反政改人士的決定,均遭質疑是「政治檢控」,或是「秋後算帳」,就如近日便傳出袁國強推翻高層檢控人員的建議,堅持要申請覆核三名民主運動年輕領袖的刑期,看來具政治考量,嚴重破壞律政司公平、公正的形象和公信力。至於今次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本應是運輸及房屋局負責,但袁國強卻是領導硬銷的工作。不過,「一地兩檢」方案建議將《基本法》及其他香港法律,從特區部分地方抽走,並引入內地法律,肯定會傷害特區的法治和一國兩制,而他身為律政司長非但沒有反對而是力撐。看來治港者要袁國強留任,委實是基於其本分外的政治「職責」吧![李柱銘]PNS_WEB_TC/20170829/s00202/text/1503943509472pentoy

詳情

吳志森:袁國強邏輯

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是邏輯,一種是中國邏輯。在中國邏輯下有很多分支,例如五毛邏輯、《環球時報》邏輯、外交部發言人邏輯。今天,又多了一個,叫「袁國強邏輯」。 袁國強說,「一地兩檢」的法理基礎來自《基本法》第二十條: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享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及中央人民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力。 「可享有……授與的其他權力」,心智稍為正常的人,都會理解為中央授與更多權力給特區政府。但用袁國強邏輯,卻變成割地削權,把西九高鐵總站的部分司法管轄權拱手相讓。 袁國強說,「一地兩檢」是特區需要的,是特區政府向中央要求的。用袁邏輯來解釋,就是特區政府要求中央政府授權特區政府自己閹咗自己。特區政府不但欣然接受,還馬上噗通跪在地上,謝主隆恩。 《基本法》白紙黑字寫明,在香港不能行使內地法律。但根據袁邏輯的解釋,西九高鐵總站10.5萬平方米的土地、月台和車廂已劃入內地管轄範圍,再不屬於香港,既然不屬於香港,《基本法》不能在此應用,內地公安在這裏陀槍執法,就不存在違反《基本法》的問題。你看,袁邏輯想得多麼周延。 扒手打荷包,大賊入屋,強盜打劫,偷來劫來的財物,只要從扒手大賊強盜的口袋找出來,

詳情